季承昊还以为加拿大那边有什么好消息传来,所以语气不由地轻快了许多。

  “承昊……啊,你在哪儿?嗯。”电话那头传来的并不像往常那样是欧阳静清明的声音,这时的她像喝醉了一样。

  事实证明,她确实喝了不少,至少现在发生的事在她清醒的时候绝对干不出来。

  “我在家啊。你怎么了,感觉像喝了不少酒。”季承昊有点担心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现在还在国外,喝醉了酒是最容易被人欺负的时候,语气也急促了不少,“你现在在哪儿?”

  “我啊!我在……我在一个好漂亮的地方,这里……这里有好多树,还有好多水,我好想摸摸它。”

  欧阳静绝对是喝断片了,否则怎么可能大晚上不回家呢。

  “你待在那儿别动,也别去碰那些水,我让人去找你。”季承昊拿起家里的座机往加拿大打了国际长途。

  但还是时刻注意着欧阳静的动静,安抚着她的情绪,“欧阳,你怎么不回家呢,你这样会……”

  “承昊,我没有家,你知不知道,我……我好想你啊。你怎么能把我一个人扔在国外呢!我想……想回来……害怕你生,生气。”

  说着说着,电话那头竟传来欧阳静呜咽的声音,话都不怎么说的清楚了。

  季承昊也是愣住了,平时的她都是女强人的形象,别说哭,连服软都没见过。

  “欧阳,你别哭。我没把你扔在那儿,我只是……”说到这儿,季承昊突然卡壳了,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想了想,“欧阳,如果你累了就回来吧,我让其他人去。”

  “不,不行……承昊,我看见你了,你为什么在水里呢!”欧阳静的声音逐渐变小,到最后就再没传出任何声响。

  “欧阳,喂!喂!欧阳……”

  季承昊是慌了,他不知道欧阳静现在正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下,所以连安慰自己的话都找不出来。

  “喂,你马上带人去多伦多市中心的某一片湖边找欧阳小姐,一刻不许耽误。”季承昊对着早已打通的电话命令到。

  根据欧阳静的状况,既然喝醉了就有酒吧,而她住的酒店也在市中心,所以并不难推出这些数据。

  ;◇酷匠网-首发4

  “季总,没有更多的方向吗?”要在那么大的地方搜寻一个人不容易,更何况现在给自己的信息那么少。

  季承昊突然想起,欧阳静说有很多树,直觉告诉他,他的想法没有错。

  “公园!往酒吧附近的公园找。”

  “好的,季总。”

  半小时后,电话回了过来,季承昊以最快的速度接起电话:“喂,怎么样?”

  “季总,找到了。不过……”那头的声音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说。”季承昊已经处于暴怒边缘了,唯剩一丝理智控制着自己。

  “欧阳小姐溺水了,我们到的时候公园的工作人员已经把她救了起来,现在正在医院里。”

  声音的主人从来没有见过季承昊这样,也被他的气势吓得不轻。

  “有生命危险吗?”或许季承昊也意识到自己的不冷静,现在的声音分贝低了不少。

  “暂时没有了。但是季总……”

  季承昊是真的受够了这个人的婆婆妈妈,“再不说我开了你。”

  “欧阳小姐虽然昏迷着,但她一直都在叫你的名字。”终于一口气说完了重点,他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

  “嗯,你们好好照顾她,有什么事立即给我打电话。”

  其实当季承昊听说欧阳静一直在叫自己的时候突然有一股往加拿大跑的冲动,但好在理性大于感性,终究是把那股子感情压了下去。

  “好的。”挂断电话,季承昊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干嘛。

  原本以为会有好消息传来的,但欧阳静此时正在医院,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除了她,其他人他还真不信任。

  “承昊,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好想你。”欧阳静的声音又魔性地在季承昊的脑海里响起……

  半小时后,原本应该在家里睡觉的季承昊果然出现在了机场,手里握着刚刚订的飞往加拿大的机票。

  按照季承昊的性格,应该不是会做出这么任性的事来的人,但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觉得欧阳静的身边不能没有熟悉的人的照顾,自己是经历过这种事的,所以很清楚那种感受。

  飞机像往常一样起飞,这次却搭载了不一样的感情……

  第二天早上8点,季承昊准时出现在多伦多机场,按理说经过十二个多小时的飞行会非常累,但他却一刻没有耽误地往欧阳静住的医院赶去。

  走进病房,季承昊小心翼翼地走到欧阳静的病床前。

  欧阳静还昏睡着,看着她苍白瘦削的侧脸,季承昊突然感到很内疚。

  “她说得对,如果不是为了我,她何必这么为难自己。”

  坐在一旁的板凳上,季承昊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握住欧阳静软若无骨的右手,“欧阳,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自私,让你一个人在国外。”

  埋头深思的季承昊并没有注意到欧阳静的眼睛动了一下,继而逐渐睁开酸涩无比的眼睛。

  “我这是在哪儿?头好痛啊。”嗓子也干得来声音都沙哑了。

  “你醒了!”听见声音的季承昊抬起头来,愣愣地看着她,眼里却是掩饰不住的惊喜。

  “承昊,你怎么在这儿?发生什么事了。”欧阳静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刚睡醒的样子有多不雅,也顾不得发生了什么事,拉起一旁的被子就往头上盖。

  “你先出去。”

  季承昊被她的行为弄得哭笑不得,“欧阳,你干嘛呢!”

  “你先出去,我还没洗漱,样子好丑。”欧阳静还是说出了原因。

  “你先放下来。”季承昊拉了拉被子,却丝毫不动,只好把语气变得强硬了许多,“我让你放下来。”

  欧阳静在被子拥成的狭小空间里简单整理了一下仪表,很不情愿地放下了手里紧紧不放的被子。

  对着季承昊撇了撇嘴,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好丢脸……”

  季承昊看着欧阳静,虽然此时的她没有平时精致的妆容,却觉得有一股说不出魅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