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季承昊收到季南风秘书的短信,说是让他下班直接回家,季南风有事和他商讨。

  不过季承昊向来清楚,所谓的商讨不过是季南风新一轮的任务布置而已。

  在季承昊的认知里,有些词语经历过季南风的改造,含义就大不相同了。

  处理好手头的工作,季承昊走下公司大楼,坐着自己的爱车,往季家别墅的方向开去……

  "爷爷,加拿大那边的事您放心,如果不出意外,10天左右就能办完。"速度之快的季承昊此时已经站在季南风的书房里报告工作了,不是迫不及待,而是想尽快完成后离开。

  "什么叫不出意外!我要的是万无一失。"虽然目前进展得还不错,但是以季南风的脾性,不是100%的成功就不能高枕无忧。

  所以在所有事情成功之前,季承昊做的都不会令自己满意。

  "是。不过万圣国际的那边……""这不需要你管。承昊,你只需要知道,这是一局连环棋,如果这次不能成功,后面就需要几倍、甚至十几倍的付出来达到相同的效果,或者根本达不到如此好的效果。"季南风不断向季承昊灌输着"我交给你的每次的任务都必须完美完成"的思想。

  D"酷匠\8网hn唯一|"正版_f,其他都~/是F盗、版o

  "我知道了,我不会让您失望的。"看样子是季南风的话起作用了,季承昊竟然第一次做出了保证。

  "爷爷,没什么事我先走了。""那么晚了,住一晚明早再走吧!"季南风毕竟年老了,还是希望唯一的孙子尽可能待在自己的身边。

  "今天不行了,我还要回去处理点事。"季承昊知道只要自己有工作,季南风就不会留他。

  "那回去小心点。""好。"季承昊从季南风的书房里走出来,看着空荡荡的大厅,竟突然想起了季氏夫妇,也就是他那出车祸去世了很久的父母。

  虽然从自己记事开始,他们就是聚少离多,而且争吵多于幸福,但在季承昊自己看来,那时候的他们是有多么幸福……

  然而,一切都被那个人毁了,每每想到这儿,他就会特别恨那个人,连带着恨她女儿,所以从来不会因为叶蕾是自己的妹妹而心软。

  线条分明的手逐渐收拢,原本已经有点动摇的心又变得坚定起来。

  正抱着笔记本处理工作的叶蕾右眼皮突然跳动了几下,她揉了揉眼睛,看了下时间。

  "时间还早啊,是不是最近我太累了!"她自言自语,却还得坚持着处理工作,虽然妈妈的医药费有季家在帮忙,但她还是想尽早脱离他们。

  虽然母亲想她被季家承认,但她很清楚季承昊的态度,即使是自己出色地完成他给出的所有工作他也不会那么轻易地让自己回季家,更何况她还一次又一次地违抗他。

  最近能让叶蕾高兴一点的事不多,其一便是她最近有很多新的想法,所以正筹备着在下一季度能推出新的作品,这样就可以在短时间里不用担心钱的问题了。

  熟悉的电话铃声响起,叶蕾看见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就本能地想挂断,因为每次他来找她都不会是好事。

  但平时很好听的手机铃声在这个夜晚特别尖锐刺耳,以至于她不得不接起电话。

  "干嘛!"语气有点粗鲁,让季承昊都愣了一下。

  "最近注意黎沐歌,如果她表示要去出差或者是要去哪儿,立马通知我。"季承昊并不在意叶蕾心情如何,反正不会伤害他的利益。

  "我不知道你到底想干嘛,但是你这样对得起她吗?"叶蕾想让季承昊认识到真实的一切,尽早停手。却并不是怜惜黎沐歌,而是她不想在再经受心理的折磨了。

  "别装出一副圣母的模样,如果我没记错,你才是那个伤害她最深的人!"季承昊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又或者是不想再和她打太极,这次说的话并没留情。

  "一切都是你逼我的。"声音的分贝突然提高了许多,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无比清晰。

  但好在叶母在医院,家里除了她没有其他人,而邻居住的人都不经常来往,所以她并不担心什么。

  "错,我只是普通的导火索而已,你才是那颗杀伤力最大的炸弹。"鬼魅的声音从那头传来,似提醒又似蛊惑,让刚才还理直气壮的叶蕾突然泄了气。

  叶蕾像中了邪似的,以最快的速度挂掉季承昊的电话。

  眼泪又不自觉地流了下来,她承认,她嫉妒,她自私,其实在美国的时候她就做过很多对不起黎沐歌的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