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沐歌可不会相信他司逸会有这么好心,所以理所当然地认为他是来探听自己的口径,再做出什么对盛联不利的事来,像当初收购盛联的股份一样。

  “这个是司总多虑了,我再怎么不济也不会像某些人一样做出那么卑鄙的事来。”黎沐歌明里暗里地嘲讽着司逸。

  司逸在电话那头无声地笑了笑,他知道,当黎沐歌叫自己司总的时候就已经生气了,所以嘲讽自己都算好的,没有直接开骂算她嘴下留情了,因此再继续用电话谈事非常不明智。

  “只好”提出单独见面的要求:“找个时间,我们聊一下盛联的事。”

  “司总觉得有必要吗?”黎沐歌是真的不想再和他扯上什么关系,因为好像从认识他开始就没遇见过什么好事。

  “今晚7点万圣国际二楼的意面餐厅,你如果不来,那就得麻烦我亲自跑一趟去你公司找你了。”

  经过那么多次交战,如果还不知道该如何对对黎沐歌的脾气,那他司逸岂不是白混了。

  而且这次司逸还先挂断电话,把自己承受过的全数还给了黎沐歌。

  “喂!”留给黎沐歌的只剩下最后的忙音,“wk,竟敢挂我电话。”

  说这话的某人一定不会想到向来只有自己挂别人电话的份儿,今天竟被别人反将了一军。

  有点气恼地取下耳朵上的蓝牙耳机,黎沐歌刚好到公司楼下……

  “黎总,您终于来了,加拿大的公司出事了。”一直等候在盛联门口的王秘书一看见黎沐歌就冲了过去,完全没有了平时的风度翩翩。但好在他说话的声音压低了,只有他们俩听得见。

  “上车再说。”黎沐歌还没有被惊吓到糊涂地把车停在公司大门。

  王瑞以最快的速度坐上驾驶座后方的座位,刚一关上门,黎沐歌就踩着油门向地下车库飞驰而去。

  又是一阵脑仁发疼,黎沐歌觉得油门一踩,就会让自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特别是突然的加速,这种快感让她觉得好像原来经常做这种事?

  反正最近越来越频繁的头疼让她不得不做好去医院做一次检查的准备了,如果有可能,把失忆前的那些事想起来也并不坏,至少能让自己看清一些事。

  但王秘书报告的声音打断了她想继续回想的思路。

  “黎总,今早我刚来公司就接到加拿大负责人的电话,他说原本策划的几个项目全部被叫停,而首付金已经付了,如果不快点查清楚问题出在哪儿,除了首付金,还要赔偿违约金,但以盛联目前的财务情况,根本不允许再经历这种事情……”

  王秘书想以最精简的方式向黎沐歌报告所有的事,奈何这些事一出就是一起,根本不可能太简单地描述。

  “被叫停?怎么回事!”黎沐歌已经能确定有人在和自己作对了,否则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出事。那到底会是谁呢?

  “还不清楚,加拿大那边出事的时候是晚上7-8点的时候。所有相关部门都下班了,想查都查不了。”王秘书的眉头越皱越紧。

  “晚上7-8点?那就是今早的8点左右……”黎沐歌想通过时差的比较来整理思绪。

  到了地下车库,黎沐歌和王秘书乘着电梯上了顶楼,进入办公室。

  “王秘书,通知加拿大那边,密切关注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事情,有消息了立马回复我。”黎沐歌边走边说,这种时候只能尽量与时间赛跑。

  如果解决不了那边的事,那她只能亲自跑一趟了,其实现在最让自己放心不下的是盛联这边看似平静的现状。

  “是。”王瑞认真回答了老板的命令。

  黎沐歌不会想到,至少在真相大白之前,她绝不会相信是自己最信任的朋友背叛了自己。

  也当然不会想到这种都市剧里才会出现的闺蜜和男友勾结起来对付自己的狗血剧情竟然有一天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然而这并不是联合起来对付她,而是最开始就已经算计好的阴谋。

  无论是与季承昊的青梅竹马,还是与叶蕾的相见恨晚,一切都是成于那一人之手。

  所以所谓的加拿大项目被叫停,都是在两小时以前,当季承昊收到叶蕾的短信的那一刻起,他在这段时间里做出来的。

  其实季承昊都已经对叶蕾不抱希望了,但当提示音响起的那一刻,他就知道机会来了。

  “欧阳,立即按照我们之前的计划进行。”季承昊以最快的速度通知了已经在大洋彼岸做好一切准备的欧阳静。

  其实在昨天下午欧阳静见过季承昊过后,就按照原计划连夜乘飞机赶到加拿大,叶蕾一成功,她这边就能立马下手。

  所以才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完成这看起来不可能完成的工作。

  “承昊,你真的要用这种办法来得到她吗?”

  欧阳静犹豫着,她替季承昊不值,既然黎沐歌已经拒绝了他,他就应该收手不是吗?为什么还要想方设法地做这种事呢!

  “爷爷想要盛联。”季承昊难得解释了一番,却没有正面回答欧阳静的问题,只是给了这个对于他来说并不明了的答案。

  “你会后悔吗?”欧阳静还是不想让季承昊冒险做这种事,因为这种事石沉大海很容易,但一旦被揭穿,就是整体覆没的后果。

  季承昊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明显犹豫了一下,但他清楚,他的犹豫只会加重欧阳静办事的效率。

  4E看正k版章、“节-上!v酷}f匠#I网7

  “绝不后悔!”所以“绝不”是为了挽救那一丝犹豫吗?

  “知道了。”听到他这么说,自己还有什么办法?难不成不做。

  一直以来她都十分出色地完成他给出的任务,所以才能成为他最信任的人。现在让自己用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信任被黎沐歌毁掉,是绝不允许的。

  “记住,让监察司那边留一个月时间。”季承昊总是把问题想得特别周到,这一个月足够让他成为黎沐歌的未婚夫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