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提醒or觊觎

  也不知道叶蕾在卫生间里待了多久,直到黎沐歌要去公司了她都还没出来。黎沐歌只好走到卫生间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

  “蕾蕾,我先去公司了,你也快点出来吧!别生气了,我道歉,是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就在黎沐歌以为她依旧不会回答自己的时候,卫生间的门突然开了,叶蕾从里面走出来,眼睛却是红红的。

  “沐歌,对不起。我不该发那么大的火,这几天我妈妈的事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再加上昨晚我没怎么休息好,心情比较急躁,你别怪我。”

  原本黎沐歌还有点气闷,但看见叶蕾这样,只觉得心一下子就软了,她抱了抱叶蕾:“怎么还哭了,你又没做错什么,该道歉的是我,明明知道你很怕那种东西还说出来吓你,那你也别怪我啊。”

  “我觉得特别愧疚,你对我这么好,我还动不动就跟你发脾气,我怕有一天你厌烦我了,讨厌我了,那我该怎么办。”浓重的鼻音从耳后传来。

  “没有的事,你那么好,我怎么会讨厌你呢!你一直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啊。对了,伯母的病最近怎么样了?”黎沐歌注意到叶蕾说的那句话,难道叶母的病恶化了?

  “其实还是老样子,因为控制得比较好,所以癌细胞扩散得不是很严重。只是天天医院和店里两边跑,有点吃不消。”叶蕾实话实说,并没有发觉语气里的那一丝抱怨。

  “那就好,实在不行把店里的事搁一搁,毕竟你妈妈的身体比什么都重要。还有,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我只有知道了,才能够帮到你啊。”

  黎沐歌害怕要强如她,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不会轻易开口求助,但叶母可等不到那时候。黎沐歌从来都是特别看重家庭的,无论是父母去世前还是现在,所以才会让叶蕾以母亲的身体健康为重。

  “嗯,你快去上班吧!我收拾完也要回家一趟,今天还要去店里看看,安排点工作,下午就去我妈那儿,不能陪你了。”叶蕾说出她今天满满的行程。

  “我不用陪,等你哪天有时间了再说。对了,你一个人可以吗?一会儿我让张伯送你回去。”黎沐歌还是很不放心,以叶蕾现在的状态,一个人走那么长一段路去打车真的比较危险。

  “没事的,张伯年纪大了,操心你们家的事都让他够呛,你还给他增加工作量。”叶蕾和原来一样,总是害怕麻烦别人。

  “那我先走了,你到家给我打个电话。”黎沐歌还不忘嘱咐到。

  “知道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叶蕾无奈地笑了笑。

  黎沐歌宠溺地摸了摸叶蕾的头,提脚向门外走去。

  所以没有机会看见身后那冷冰冰的眼神蔓延开在整个客厅。或许当叶蕾被说服背叛的那一刻起,黎沐歌的行为在她看来都是刻意做作,再也没有当初单纯的模样了。

  “张伯,一会儿你开车送一下叶小姐。”黎沐歌还是不怎么放心,她一直把叶蕾当做妹妹一样来照顾。

  )更^9新最快DF上Y/酷匠√V网

  “好的,小姐。”正在花园修剪花草的张伯抬起头来,对着黎沐歌笑了笑,阳光洒在他的背后,蔓延出一地的光彩。

  “辛苦了。”

  “小姐说哪儿的话,这是我的本分。”

  “下个月再招聘点人来帮你和李嫂吧!”她终究还是听进去了叶蕾的话,张伯为黎家做了太多,确实太累了,虽然自己用不了那么多人,但是那么大的家还是需要人来打扫的。

  “小姐,能让我的亲戚他们来吗?我会教他们做好的。”毕竟是自家亲戚,能帮的地方还是要帮的。

  “你决定吧。”

  按理来说,整个家里的佣人最好不要是一个姓,但一直以来,黎沐歌都很放心张伯的为人,所以并不担心。

  黎沐歌拿着车钥匙继续向车库走去,却接到了司逸打来的电话。

  本来不想接,但他似乎下定决心要找到黎沐歌,断了又打过来,所以她也不得不接了起来。

  “干嘛?”对待司逸,黎沐歌从来没想过要好好对待他,无论是言语还是行为上。

  “女人,语气好点成吗?我可是你家的客人。”司逸习惯了黎沐歌这样对待自己,反驳她似乎也是为了多聊两句。

  司逸此时正坐在办公室,手里不断摩挲着盛联的报表,歪斜着身体,那只打电话的手支撑着重量,一副痞痞的模样,不过似乎除了黎沐歌,他不会对谁流露这种慵懒的样子。

  “客人?是我请你来的吗?”黎沐歌坐上驾驶座,点燃发动机,向公司开去,嘴里还不忘说出讽刺他的话。

  “行了,我找你是为了说点正事。”不是司逸甘拜下风,只是他不想在不知觉的争论之下,又被那个女人毫不留情地挂断电话。

  “你说。”听到正事,黎沐歌的语气也正常了不少,没有了那种咄咄逼人的压迫感。

  “这不就对了,好好说话又不会少块肉。”听见黎沐歌正常的语气,司逸竟然有些欢欣,原来不是从不会在意这些的吗?

  “你到底说不说!”黎沐歌压抑住发火的欲望,但她的眼皮一闭一睁之间竟然是在翻白眼。

  可惜电话那头的司逸看不见,否则一直以来都是她黎沐歌把其他人气得半死,今天被司逸给拿捏住的事实还不知道会如何被他笑话。

  “你们公司最近是不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项目在运作?”识时务的司逸在黎沐歌真正炸毛之前抛出了自己的问题。

  “为什么这么问?”黎沐歌知道,司逸作为掌握了盛联近10%股份的股东,能发现公司的暗动作很正常,所以并没有怀疑他是不是在监视自己。

  “我发现财务上有些地方对不上。”司逸从来没有怀疑过是不是黎远或者黎沐歌做了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只是很担心在这样的情况下,盛联会出什么大的岔子,今天的电话也是为了提醒一下黎沐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