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沐歌昨晚休息得很好,之前都和王秘书忙于规划加拿大那边的工作,已经很多天没睡过一个完整的觉了。

  打开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今天是圣诞节,看到这三个字,黎沐歌又想起在美国的那段日子。

  其实在美国的时候,除了叶蕾,还有一个人一直陪伴着自己,然而,在她回国的一个月之前,他便失去了所有消息,当初黎沐歌找了他很久,却一点消息都没有。

  就在她差点报警之前,他一通电话打过来,告诉她,以后别再见面了。所以直到她回国,他俩都没再见过。

  黎沐歌不知道是否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才让他一句话不说地离开了自己。她只知道每年的圣诞节他们都在一起过,但从那以后,黎沐歌便再也没过过圣诞节。

  没再多想,黎沐歌起身洗漱,以最短的时间下了楼。

  而叶蕾早已坐在餐桌旁吃着李嫂准备的早餐,黎沐歌很惊讶:“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平时不都是快中午才起来吗?”

  叶蕾对着她翻了翻白眼:“我还不能做一次规律生活的好宝宝吗?”

  “没有没有,值得鼓励。对了,把钥匙给我,我要拿点东西。”黎沐歌向叶蕾要昨晚给她的书房钥匙。

  叶蕾把手边的钥匙递给她,埋下头继续吃着早饭。

  黎沐歌不会想到,其实是她叶蕾昨晚做了亏心事,才会早早的便睡不着了。

  黎沐歌走进书房,打开保险箱,总觉得看起来有什么不对劲,却并没有多想,拿出几份要用的文件,关上门,向楼下走去。

  “对了,蕾蕾。我今天上午要拿文件给王秘书,你没事的话和我一起吧!下午我们还可以去逛街,看看你的店。”黎沐歌边走边说,向叶蕾发出邀请。

  但叶蕾像没有听见似的,继续埋着头喝着碗里的粥。

  “蕾蕾……”黎沐歌真是无语,这样还可以出神,“叶蕾,你碗里有虫子。”

  她并不介意用这种重口味的东西让她出窍的灵魂回来,毕竟她还是做了一件好事是不。

  “啊!”叶蕾手里的勺子一扬,粥便洒了出来,溅在她的手上和衣服上。

  叶蕾看了看身上的污渍,思绪还停留在刚才,所以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

  “你干嘛啊!”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埋怨,“这样很好玩吗?不过别永远把我当你玩笑的对象行吗?我有我自己的想法,你们永远都是这样,有没有曾经考虑过我的感受。”

  黎沐歌愣在哪儿,她没想到一个对于她们来说很正常的玩笑会引起叶蕾的爆发。

  “蕾蕾,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刚刚叫你你没听见。还有你一直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很在乎你的感受,如果有什么让你不舒服的地方,你给我说,我们一起解决。”

  黎沐歌已经尽可能地表现出自己的低姿态,她一直都很呵护她们这段友情,不想因为一点矛盾就破坏了它。

  别说黎沐歌,叶蕾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其实当她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就后悔了,这种时候怎么能表现自己的不满呢。

  “我去洗手间收拾一下。”这时候让心高气傲的叶蕾立刻承认自己的错误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找一个地方让她们都冷静一下。

  “我去拿干净的衣服给你。”黎沐歌做势转身向房间走去。

  “嗯。”叶蕾本想说不用的,但看着身上的斑驳,如果不换就真的不用出去了。

  黎沐歌拿着衣服敲了敲洗手间的门:“蕾蕾,衣服给你拿来了。”

  一只白藕般的手臂从卫生间里伸了出来,并没有说什么,拿上衣服又进去了。

  黎沐歌只当她还在生气,还在想一会儿她出来该怎么给她道歉,“蕾蕾,我下去客厅等你。”

  叶蕾还是没有回答,黎沐歌原本的好心情瞬间降到冰点。她很想发火,但不行,如果她今天这么做了一定会让这件事雪上加霜。

  黎沐歌走过去的时候李嫂正在收拾桌子,李嫂看着小姐一脸挫败地样子,不住地安慰着她。

  “小姐,你别太自责,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其实叶小姐一早上都是这样,说不定是她昨晚没休息好,一会儿你好好和她聊聊就行了。”

  “李嫂,我没事,一会儿她出来我道个歉就好了。”黎沐歌微微一笑,不知道是在宽慰李嫂还是宽慰她自己。

  *看正M&版_章h}节}上酷%匠S网

  而此时在卫生间里的叶蕾拿着黎沐歌递进来的发愣。

  这件衣服是她设计的,还记得刚开始的时候,她叶蕾只是个没有名气的小女孩,所以没有哪家公司愿意买她的设计稿。

  而心高气傲的她当然不愿意求助季家,她也不知道黎沐歌的真正身份。

  不是黎沐歌的刻意隐瞒,而是她不想因为这重身份让其他人对她有什么不同。

  一次闲聊,黎沐歌了解到她的困难,让盛联的设计部买下了她的作品,所以她叶蕾的品牌才能在A市立足。

  其实当初她只知道盛联买了她的设计稿,从来没想过为什么那么高端的公司会注意到自己。

  直到后来,黎沐歌打电话的时候刚好被叶蕾听见,才了解到原来她是盛联的千金大小姐。

  那时候叶蕾还生了一段时间的气,她觉得黎沐歌隐瞒了自己……也由此引发了她俩的第一次冷战。

  其实如果不是黎沐歌对叶蕾的帮助,她的品牌不会在A市有立足之地。但若干年后的今天,叶蕾似乎已经忘记了黎沐歌当初的知遇之恩。

  今天因为这件衣服,又重新勾起了叶蕾的记忆,她仔细端详了片刻,拿出手机,把犹豫了一晚的照片通通发给了季承昊。

  或许黎沐歌只是单纯地想通过这件衣服告诉叶蕾:“你看,我一直保留着你为我设计的这件衣服,我一直都把你当我最好的朋友。”

  但是很明显的是,叶蕾完完全全曲解了黎沐歌的意思:“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提醒我,我叶蕾是靠你黎沐歌起家的是吗?无论我多么生气,都要看在你帮助我的份儿上原谅你对吗?还真是,不过黎沐歌,从今天起不会了,从今以后,我叶蕾只会过好我自己的生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颖小咩说:

  从第四十三章开始,是日更2000——3000哦,亲们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