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有规律地敲了敲黎沐歌的房门。

  “沐歌,你睡了吗?”叶蕾对着门缝轻声向里面喊到,像生怕吵着她似的。

  但并没有声音回答,叶蕾想了想,依旧没有放弃,举起白嫩的右手,想要继续敲门,门却突然开了。

  “干嘛?”黎沐歌无神地看了叶蕾一眼,转身向房间里面走去。

  “额,我想用一下你的电脑。我要传几份资料给他们。”叶蕾的说谎技能是越来越娴熟,脸不红心不跳。

  “诺,你用,没密码。”黎沐歌指了指沙发旁的笔记本。

  叶蕾突然很想打自己一耳光,来过这么多次了,怎么会忘了她房间里有电脑呢?

  “好。”没办法,自己说的话,总不能收回来吧。

  叶蕾打开黎沐歌的电脑,正想着该用什么办法来弥补这次过失,要不然等到明早就完蛋了。

  她很聪明地没有用黎沐歌的电脑查该如何使电脑死机,而是拿出自己的手机百度了一下。

  按照网上的指引,叶蕾很顺利地使电脑蓝屏了。

  她抬起头,一脸苦逼地望着床上的黎沐歌,“沐歌,电脑坏了。”

  本来快进去梦乡的黎沐歌被她那句坏了给惊了个半醒,“啊?”

  “对不起啊,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刚开机就变成这样了。”叶蕾继续编制着她的谎言,还把蓝屏的界面转过去拿给黎沐歌看了看。

  “哦,没事。那台电脑上没什么重要的文件,明天我让张伯拿去修好就行了。”黎沐歌并没有怪罪叶蕾,说罢又想躺回去继续睡觉。

  “那我的资料怎么办?他们那边催的很紧,今晚10点之前就要要。”叶蕾可怜地望着黎沐歌,尽可能地把事态说得更严重一点。

  “书房还有电脑,去用那台吧!”黎沐歌边说边在包里拿出钥匙,毫不犹豫的把钥匙扔给了叶蕾。“诺,这是钥匙,电脑密码是我生日。”

  黎沐歌丝毫没有防备的就掉进了叶蕾编制的圈套里。

  “那你早点休息,我传完就直接过去睡,不来吵你了。”叶蕾并不敢看黎沐歌的眼睛,而是拿着手机,好像在写着什么。

  “把门带上。”黎沐歌提醒道。

  关上门的一刹那,叶蕾感觉自己的心理防线快被击破了,黎沐歌这么相信自己,自己还这么背叛她。

  其实叶蕾很想立刻打一个电话给季承昊,告诉他,“我不做了,再也不做了。”

  但叶蕾知道,也许季承昊不会说什么,而会用实际行动来回答自己。

  如果自己真的不做了。过不了多久,她的服装店一定会被季家收购,妈妈也被起诉。

  这一切都逼迫着她不断在背叛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拿出钥匙,打开书房的木制门,叶蕾把沉重的脚步踏入这间自己从来没走进过的房间。

  房间的装饰并不复杂,有一种简约的美,却并不像黎沐歌的风格。但叶蕾并没有心情看这一切,她的心里全是找企划书的想法。对于她来说,现在做的这些事都是一步一步地把她往悬崖边上推,直到她掉下去的某一天。

  她坐到电脑旁,打开电脑,插入U盘。她把一切掩饰工作做得很好,这样就算有其他人突然进来也不至于让自己被逼死在这间书房。

  《酷dA匠网%p首●V发,

  坐在真皮座椅上,桌子的左手边是一沓文件夹,想要知道里面到底哪个才是自己需要的,还得进一步搜寻。

  叶蕾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关上书房的门,继续坐回原位,轻轻地拿出每一份文件夹来查看。

  十分钟过后……

  叶蕾发现这些文件都是盛联最近一段时间加盟的新项目。即使不怎么懂金融的她都知道这些已经东西并没有什么大用处,否则黎沐歌也不会这么大胆地放在外面。

  但季承昊想要的那些资料不在这沓资料里,又会在哪儿呢?叶蕾仔细回想着,却发现并没有什么线索。

  叶蕾突然想起,自己每次来都会看见黎沐歌从公司里抱回一堆文件,无一例外。

  按照自己平时的经验,能被带回家的文件一定是特别重要的,除去每天审阅后带回公司的,剩下的一定不止现在看到的这些。

  那剩下的文件在哪儿?要么是这黎家还有自己不知道地方,要么这间书房里有保险柜之类的东西。

  而叶蕾现在能做的,只有在这间书房里好好检查一番。

  她把刚刚的那堆文件整理好,重新环视着这间房间。

  左边是沙发茶几,并不能藏东西。而这又是二楼,地上也不可能……忽然,叶蕾扫视的目光定格在墙上的那幅画上,直觉告诉她,那幅画后面有猫腻。

  叶蕾向那幅画走去,踮起脚取下了它,后面是和墙壁浑然一体的白色,但眼尖的叶蕾一眼便看见了那一丝缝隙。

  从那丝缝隙入手,叶蕾并不费力地打开了那一面看似沉重的“窗”。

  “还真是小心谨慎,如果我不了解黎沐歌,绝对不会想到这一层。”叶蕾默默地想着,眼底是毫不犹豫的决绝。

  打开后,里面果然是一个保险箱,让叶蕾头疼的是,她不知道密码。

  叶蕾站在那儿,用自己的大脑高速运转着:“这原本是黎沐歌父亲黎远的办公室,电脑密码是黎沐歌的生日,黎远那么爱黎夫人,怎么可能忽略她呢!虽然不知道黎夫人的生日,但这种公众人物,生日一查就能出来。”

  叶蕾拿出手机,快速查了一下黎夫人的生日,按照网络上给出的数字输了进去,果然听见了那声密码箱打开的声音。

  此时叶蕾并没有多紧张了,一只手便打开那扇门,如她所想,里面果真是很多文件。

  叶蕾仔细且小心地翻找了一下,并不费力地找到了季承昊需要的那几份文件,打开手机的照相机,用最短的时间拍下所有的照片。

  又把所有的东西归于原位,走到电脑旁,关了电脑,抽出U盘,退出了书房。

  月色从书房的窗户洒进来,一切都如此静谧,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