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黎沐歌是真的对司逸刮目相看,他是怎么了?为什么会那么反常?

  其实不止是黎沐歌诧异,连司逸都无法相信自己竟然会有这种恶趣味。

  似乎看见黎沐歌那副对自己无可奈何的模样会很舒服。

  CD更新\_最a☆快上酷M=匠◇网?x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的是,从那晚开始,两人的心底都有一种情感开始萌芽生长。

  黎沐歌刚走进书房就接到了王秘书的电话,现在正坐在椅子上思考着什么。

  王秘书昨天刚从加拿大回来,因为他在那边的安排,将父亲黎远的突然去世的影响降到了最低。

  毕竟是刚成立的分公司,所以不稳定很正常,黎沐歌也并没有分太多精力在那上面。

  但王秘书说的另一个消息让黎沐歌的心很不安。

  他说警方那边盯得很紧,让解除父亲嫌疑的程序进行的很缓慢,即使想打通一点关系也不行。

  这件事拖得越久对她就越不利,这人一定是想争盛联的掌控权。

  是司逸吗?

  黎沐歌内心很拒绝这种想法。依自己对他目前的了解来看,如果他做了就一定会在自己逼问他的时候承认。

  很明显,自己上一次的怀疑,导致司逸的反应十分激烈。

  但如果不是他,又会是谁呢?

  在A市有这种能力和的除了司逸就只有季家了,会是季承昊吗?

  “黎沐歌,你怎么会怀疑他呢?你忘了季承昊一直以来是怎么帮助你的?”

  黎沐歌对自己的想法感到特别不可思议。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在王秘书查出最终结果之前自己随机应变吧!”黎沐歌安慰着自己。

  季承昊很满意最近取得的成果,首先靠着自己在监察局那边的关系让黎远证明清白的过程变得异常缓慢。

  再者是盛联的几个股东因为欧阳静在背地里的运作快扛不住了,股份也逐渐吐了出来。

  现在只要比黎沐歌快一步,他就能拿下盛联。

  另一边的司逸就没那么轻松了,本来在为了防止其他不怀好意的人拿下盛联的过程中自己做了很多努力。

  但如果在接下来的过程中继续收购股份,会不会将自己好不容易和黎沐歌建立起来的友好关系重新变得脆弱不堪?

  现在似乎想收购也没那么容易了,一切都变得困难起来。

  季南风也收到秘书报告的一些情况,却只说了一句话:“配合少爷,他想做就让他做吧。”充满了无奈。

  此时的季南风完全没有了原本的狠戾,就算有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他都不可能伤害自己这唯一的孙子。

  突然想到什么,季南风叫住快离开的秘书:“让承昊回趟家,别告诉他我病了。”

  “是。”秘书收到命令退了出去。

  其实也不能怪季南风骗季承昊回家,从季家夫妇死后,越来越追求独立的季承昊先是在18岁那年搬出季家老宅。

  后来因为对爷爷在自己身边安插眼线的行为很不满,在每周原本应该回家的日子里也会找出各种各样的借口不回。

  好在爷爷生病在季承昊看来是除了有节日以外的不多的回家的借口,所以季南风不得以这种谎言来骗他回家一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