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蕾直接翻到那几个字所处的页面,映入眼帘的全标题吓了她一跳——关于前总裁黎远先生的股份继承问题。

  “继承?难道沐歌还没有拿到她父亲的股权?”叶蕾心中浮起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一声洗手间玻璃门开门的声音把叶蕾拉回现实,听着黎沐歌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叶蕾匆忙把那部分文件翻回原位。

  拿起刚刚黎沐歌擦文件的纸巾擦起剩下的咖啡液。

  “现在怎么办?就算咖啡干了也会在这些文件上留下印渍。”叶蕾对着刚走进来的黎沐歌一脸惋惜地说到,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那一份紧张。

  “没关系,好在重要的都有备份。”反倒是黎沐歌在安慰着她。

  “我…我去下洗手间,大部分咖啡已经擦干了,你再收拾一下你的文件就OK。”

  “嗯,快去吧。”

  走出书房的叶蕾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刚刚和黎沐歌对话都觉得底气不足。

  走进洗手间,黎沐歌擦过衣服的帕子还放在洗漱台上没有收拾。

  叶蕾并不想管太多,拿出刚刚拍照的手机,安慰着自己:“我没有看内容,现在也只是传递普通信息给他而已,并没有什么好内疚的。”

  把照片什么的一切都准备好,她颤抖的双手却迟迟按不下发送键。

  “叶蕾,你觉得黎沐歌真的把你当朋友吗?那她刚才为什么不让你碰那些文件?”叶蕾不断想出这些荒谬的借口来安慰自己。

  “蕾蕾,我先下楼了,一会儿你记得下来。”

  突然的声音吓得叶蕾放在发送键上的手指猛地按下,那条记载着关键信息的图片就这样被发送了出去。

  “知,知道了。我一会儿下来。”虽然紧张不已,但到这个份儿上就没有回头路了。

  叶蕾重新发了一条短信给季承昊,“到目前沐歌还没有继承她父亲黎远的股份。”

  虽然只有短短几个字,但任谁也知道这条信息的重要性。

  黎远突然去世,他在盛联的股份自然而然应该留给唯一的女儿黎沐歌。

  但既然现在黎沐歌并没有继承到那笔巨大的财富,说明她只凭借手里小小的20%的股份在没开股东大会之前坐上这代理总裁的位置,任三岁小孩儿都知道这名不正言不顺。

  这种关键时期,黎沐歌又怎么会让这种不利于公司管理的消息散播出去呢?

  若让有心人了解到这件事,那么她那20%的股份是绝不能在其他小股东30%的条件下占据任何好处。

  如果那些小股东们全部联合起来在股东大会上让她下台她是没有理由拒绝的,或者如果剩下的30%的股份全被掌握到一个人手里,那在这场战斗里她就一定会输。

  而且盛联财务上出现问题的事也不能被散播出去,第一是不利于前总裁黎远的名声,第二会让盛联的股价大跌,那时候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所以到现在为止,知道这件事的除了黎沐歌就只有她在公司里信任的几个人。

  $T酷¤4匠网i!正#w版&首jR发'x

  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那些蠢蠢欲动的股东不敢冒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