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难道你会狗急跳墙,不过弱肉强食、落井下石的事我司逸做起来还挺得心应手。”如果让司逸承认自己是在帮她是绝不可能的。

  “还有,兴师问罪可以,但让我司逸承认没做过的事还重来没有过。”司逸是从不屑于解释的,现在说了这么多的他已经处于暴怒边缘,别人不理解也就罢了,你黎沐歌竟然还怀疑我。

  黎沐歌也不知道自己是抽了什么风,说了一句让自己后悔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话:“我知道你对我有不一样的情感,但你别指望能通过控制盛联来控制我。”

  司逸想象过任何黎沐歌可能反驳自己的话,但绝对忽略了这方面,但有种被人看破心思的不爽:“不一样的情感?是什么。”

  黎沐歌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但脑袋里总有一种直觉,告诉自己这样做能成功。

  “我的话已经说完了,希望司总能有点男人的风范。”黎沐歌有点落荒而逃的感觉,这种时候还是忽略得好。

  从宏恒开车回家还需要将近20分钟,黎沐歌离开后不久,一直沉寂在沙发上的司逸突然起身。

  “黎沐歌,恭喜你!成功引起我的注意。”司逸像一只盯上猎物的豺狼,眼底的兴趣昭示着他的想法。

  黎沐歌只觉得头脑发涨,敲敲自己的脑袋:“你怎么还在想他,专心点。”

  一路不平静地度过,好不容易回到家,停在大门口,一股清冷扑面而来,让她刚想按喇叭让管家开门的手停在半空。

  落寞地走出汽车,看来自己还是很不适应这种孤独,对父母的思念让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黎沐歌抬起头,迫使眼泪不流出来。

  站在密码锁前,纤细白皙的食指突然顿下,因为她感觉有人注视着自己,难道背后那人又开始动作了?在这种情况下就更加不能轻举妄动。

  I酷匠网j…唯一Z正^C版,其J他都是/盗b版…

  手指虚无地在密码盘上按了几个数字,感觉那人离自己越来越近,黎沐歌握起拳头,只觉得一阵风飘过,一个完美的转身,拳头砸在了背后那人的手掌里。

  没想到那人竟完全了解黎沐歌的手法。

  抬头望去,黎沐歌白皙纤细的手被握在司逸的大掌里,对父母的思念和多日孤身奋战的压力在那一刻突然席卷而来。

  刚刚压抑回去的泪水便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而且愈演愈烈,黎沐歌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反正看到司逸的那一刻有一种突然安心的感觉。

  看到哭得梨花带雨的黎沐歌,司逸竟没有像对其他女人那样生出不耐烦的感觉,只有一种心痛在心底蔓延开来。

  “女人。这可是你先出手的。”司逸冷冰冰的解释让处于崩溃边缘的黎沐歌哭得更加厉害,没有言语的表达却更加让人怜惜。

  司逸何时见过黎沐歌这么小女人的样子,前几次的见面不是剑拔弩张就是唇枪舌战,所以这时他的心里竟然有一丝慌乱。

  他能听到心铸的冰墙正稀里哗啦碎成一地的清脆声响。但却不知该如何安慰这个失去一切,无比哀伤的女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