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张伯又出卖我?”黎沐歌正纳闷,父亲的话让她琢磨不透。看来要好好和张伯谈谈了,必要的时候还得加点动作。

  “黎总,您们在这儿稍等一会儿,我去开车过来。”王秘书适时地出声,并未让人感到被打断的不舒服。

  “不用了,今天我来开车。王秘书先回公司吧!”黎沐歌觉得有必要和父亲好好谈谈,毕竟还不知道张伯说到哪个程度了。

  一家三口坐上车,黎沐歌发动引擎,向家进发。

  “爸爸,那天你在电话里说的话,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是不是加拿大那边出事了?”黎沐歌很想从父亲这儿得到些信息,以便自己查后面的账目。是不是父亲也发现了这些问题?黎沐歌越来越觉得事情不可掌控了。

  “囡囡,我要给你说几件事。”黎远的表情突然变得沉重起来,也不知道这样到底是不是明智之举。“不是说好了再过段时间再告诉沐歌的么?”黎夫人有点紧张,好像生怕出什么事似的。

  酷《0匠网}G永、久◎1免,费g看$小3J说h-

  “没关系,她迟早得知道,现在告诉她让她有点心理准备。”黎远似乎下定决心。“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啊?有什么情况一定要告诉我,我们得一起承担。”黎沐歌听得一头雾水,却也担心不已。

  此时,宝蓝色的车正疾驰在盘山公路上,两面都是险峻的山体。因为父母都在车上,所以黎沐歌并没有把车速提得很高。

  “最近公司的账目被人造了假,电脑上的资料被更改了一部分,其实都不是严重的问题。最严重的是备份也被人做了手脚。如果不是对方有个很厉害的黑客就是我们这边出了内鬼。所以警方正在调查公司,这次去加拿大也是把工作交接好,保证那边的运作不会出什么大问题,过段时间我可能会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如果我被带走,你要安抚好各个股东,在我办公室的那幅画后面有保险箱,记得在里面拿报表来好好确认一遍。”黎远娓娓道来,只希望这段时间别出什么事才好。

  “这件事来的这么突然,像是蓄谋已久。”黎沐歌的脑海里不断地回想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不平常的事。不知为何,司逸那张俊逸的脸竟一闪而过。

  “这样看来,下周的比赛我得去了。司逸,如果真的是你,别怪我。”黎沐歌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前方是个急转,黎沐歌想减速,脚下轻轻地用力---没反应……再逐渐踩到底,糟糕,看来刹车被人做了手脚,难怪今天感觉不对劲,看来有人完全了解她的行踪。你想害我,就不应该从车这边入手,看来你还是不怎么了解我。

  爱车注定要受点伤了,但是不知道爸妈能不能受得住,现在是不行也得行了。逐渐松掉油门,从后视镜里观察到整条道路没有其他车,转动方向盘,开始以S型行车。想通过地面的摩擦来降低车速。

  黎远感觉到不对劲,看向驾驶座:“囡囡,是不是车出事了?”

  “没关系,相信我。您们把安全带系好。”黎沐歌镇定自若,但手心里不断冒出的汗出卖了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