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那次醉酒之后,黎沐歌就没打算再和季承昊有任何纠缠,她觉得这样不仅是对他,也是对自己的尊重。

  然而,现在的情形很显然是季承昊并不打算放弃,她原本清醒的大脑因为纠结变得迟钝了很多:“对不起,我……”

  “对不起,季先生。黎小姐已经答应,她这第一支舞和我跳。”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司逸突然说出这句话,让两人都愣住了。全场的目光也因为这两位优秀男人的行为聚集了过来。

  黎沐歌快速斟酌了一下,对司逸的话不置可否。季承昊尴尬一笑:“没关系,我可以请你跳第二支。”

  “季先生,容我提醒你一下,今天是你家的主场,如果你不跳开场舞,似乎不太合情理。”

  不知道司逸是什么想法,好像故意要和季承昊过不去。从小受人宠爱,没人和自己抢东西的季承昊突然受到这种待遇,自然是特别生气,大家都感觉到他周身的气压突然低了很多。

  “承昊,快来请你表妹去跳舞。”老奸巨猾的季南风自然不想在这个时候和司逸有什么冲突,只好暂时委屈一下自己的爱孙。

  季承昊知道再纠缠下去对自己不会有好处,也只有顺着季南风的话邀请了自己的表妹走向舞池。

  而这边的两人却依旧没有动静,司逸勾起唇角,似笑非笑,突然觉得这样很有趣:“黎小姐,能请你跳支舞吗?”司逸对黎沐歌行了一个绅士礼,伸出手道。

  ^最新18章m节‘上◎1酷\H匠》T网=

  黎沐歌原本想拒绝,但司逸还未等她出声,拉起她的手就滑进了舞池,在她反抗之前凑到她耳边:“这支舞是你当着大家的面承认的,现在反悔有点没风度哦!”司逸亲密的动作使得黎沐歌的脸又不自觉地红起来,只得咽下刚想脱口而出的拒绝。

  “刚刚为什么帮我?”不想气氛这么冷凝的黎沐歌问道,司逸本想说因为不想你尴尬,但偏偏口不对心:“谁说我在帮你。只是我刚好没有舞伴,所以拿你来凑合一下。”

  黎沐歌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和司逸有仇,不然为什么每次见面都会吵起来,即使是单方面的。

  司逸没有想到平时总和自己不对盘的女人竟跳得一手灵巧标准的舞蹈。

  第一次离她这么近,闻着她的发香,看着她的睫毛上下扑闪,竟让司逸有些心神荡漾。但他很快稳住心神,心中暗骂:“该死!不应该这样,她可是你的对手。”

  司逸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很快,一支舞毕,司逸还未放开黎沐歌柔软的玉手,那天的黑衣男子便走了过来,不知道在司逸的耳边说了什么,“告诉他们,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别给我耍花样。还有我会尽快赶过去,让程锐在那边稳住。”

  司逸难得在黎沐歌面前露出了不一样的神情,狠厉果断。“女人,我得走了,看来你不愿意放开我。”司逸似笑非笑地看着黎沐歌,“其实你可以先离开,剩下的我来解决。”

  黎沐歌还在想舞曲结束之后该说些什么,听到司逸的话竟没多想,莫名其妙地很相信他,自动忽略掉他的第一句话:“但我的车还在地下车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