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肠胃好了,又不巧得了重感冒,江阳一连着住了4天院,连平安夜和圣诞节都是在医院里度过的。

  江阳是默默下定决心,要把这几天错过的美食和游戏都补回来。

  而泰铭也暗自琢磨着,一定要帮江阳提高身体抵抗力。

  按照江阳给的清单,从超市买了两袋子零食回家,却看到了在门口哈气暖手的余秋筠。

  “秋筠你怎么来了?”

  “我就不能来吗?”一向温柔可人的余秋筠看起来很生气,好看的柳眉也皱了起来,“不打算让我进去?”

  从她的表情与言语,泰铭已经猜到了她此次来的目地,多半是想谈谈他和江阳的事。

  o`酷匠^√网G$首sp发

  不出所料地,刚在沙发上坐下,余秋筠就一边打量着房子,一边用一种阴阳怪气的语调说道:“看来你们在一起生活得挺好嘛。”

  “秋筠,有话直说。”

  “阿铭哥!你居然还这么淡定?你知道我从江茳那里听到消息有多么震惊吗?”

  “你现在表现得就很震惊,”不知怎么,泰铭很不习惯也不喜欢秋筠妹妹说话的语气,所以说话也不自觉地带上了不满的怒气。

  “你连夏蔓都拒绝了,而他是个男的哎?你们之间的感觉是爱情吗?你喜欢他什么呢?”余秋筠很不能理解,自己引以为傲的哥哥为什么要和一个男生在一起,明明他连夏蔓那样优秀的女生都拒绝了。

  虽然她很喜欢和江茳成为好朋友,但其实说实话,她不是很喜欢江阳这个人,她认为他太过吵闹幼稚,既没头脑也没礼貌,一身纨绔子弟气息,与自己优秀聪明,冷酷果断的泰铭哥完全不是一类人。

  泰铭似乎并不打算回答她,默默不语的整理着刚买回来的零食。

  他这一反应又气到了余秋筠,她伸手挥开泰铭刚拿出来的果物盒子,“你喜欢他的外在?明明和你一样是男性,他还没有你长得帅气!喜欢他的内在?他那种人有什么好品质能吸引你啊!还是因为他家有钱?又或者是因为‘那件事’……”

  “秋筠,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如此伶牙利嘴?”泰铭带着怒气地打断余秋筠接下来的话。

  “阿铭哥……”似乎也反应过来自己失了常态,余秋筠渐渐冷静下来,但仍是不甘心地问道,“难道真的是因为当年……”

  “请你回去。”泰铭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余秋筠,深沉的眼眸里射出冰冷的寒光。

  “我……”余秋筠咬着嘴唇忍住哭泣,扔下一句“我一定会阻止你们的”就跑走了。

  泰铭回到座位,刚闭上眼恢复心情,就听到江阳懒洋洋的声音,“让她就这样哭着跑回去好吗?”

  “你,醒了?”语气里居然有一丝紧张。

  “嗯,你把我吵醒了……”趿拉着棉拖走过来,蹲在茶几边翻着零食寻找百味棒。

  “从哪里开始听的?”

  “啊,我想想,好像从你喜欢我什么开始的吧……”江阳一屁股坐泰铭旁边,眨眨眼咬着百味棒道,“嗯,那说说看吧,你喜欢我什么?”

  “喜欢那个喜欢我的你。”泰铭一本正经地答道,可江阳却不满意了,“好狡猾的回答啊,明明喜欢你的人多了去了,那个夏蔓不就是嘛?”

  “你还在计较那天的事?那天只是她就之前她朋友恶意诋毁我的事而道歉罢了……”

  “那她为什么要抱你?”

  “因为我告诉她我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了,她觉得自己真的没希望了,想和我来个最后的拥抱。”

  泰铭说得一本正经,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江阳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笑道:“你还是一如既往地自恋呢!”

  “还好。”

  “切,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快给本大爷做饭去!”

  “是。”走到厨房的泰铭暗自送了一口气,从未有过今晚这般紧张不安的时候。

  他确实是狡猾,不仅狡猾地回答了江阳的问题,还狡猾地岔开了话题。

  因为他害怕,他不想失去自己所依赖的温暖与快乐,他想要改变原来的自己而变得更好,他想守护江阳的天真与笑容,并继续与他创造和拥有更多美好的回忆。

  而聪明的他并不知道,敏感的江阳不仅注意到他故意岔开了话题,还顺着他的话题继续交谈,却不再追究之前他的回答和余秋筠说的“那件事”。

  因为江阳舍不得,他认为现在两人的关系还不错,他不愿因为一些杂事小事造成更多的误会与疏离,他想知道更多关于那个人的事,并真正走进他冰冷孤寂的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