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江阳发现自己居然又睡在了泰铭的床上,像从未夜不归宿过的黄花闺女一样,条件反射地低头查看自己的衣物…

  「被换上了自己的皮卡丘睡衣……那么,他看了自己的身体?然后应该,没干其他的什么了吧……」

  现在的江阳一脸生无可恋,安静地躺着等智商和记忆重启。

  「恩,我喝醉了,被刘润交给泰铭,让他带我回家,然后我吐了,还迷迷糊糊听到了泰铭的自言自语,又因为被他追着逼着,自己就说了类似告白的话,然后他就吻了自己,再然后自己还反推主动亲了他,最后似乎是他背着自己回家的……」

  “妈的,这都什么呀!之后的记忆怎么都没有啊!”抓狂地大叫,滚了一两圈后又开始自欺欺人,“也许是我记错了,又或许只是在做梦呢?是吧!”

  抱着这种想法,我们阳宝宝又哼着小曲起床了,可当看到餐桌上准备好的早餐和纸条时,他忽然就有想哭的冲动。

  「原来昨晚那些都是真的啊,那岂不意味着自己就变成同性恋了?」

  虽然说平常看日本漫画也接受得了这类设定,并且身边就有楚林川和乔南这一对恩爱夫夫,但一旦事情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确一时还不能接受适应呢。

  「本大爷才不想被压啊!可是,要攻下一米九一的他还真不容易呢!啊不对,我想什么呢!

  「因为知道楚哥和乔南的故事,所以能了解到同志这条路有多不好走,那我们能又能走多远呢?

  「刘莎和刘润大概能接受吧,那我爸我妈和茳茳呢?啊,还有泰铭,他具体又是怎么想的呢?」

  “啊啊,好烦啊!”一到要动脑的时候,就可以知道我们阳宝宝稍稍有些智商不足,“先不管那么多啦!”

  拍拍脸,拿起叉子准备吃蛋卷,忽然记起泰铭留的纸条还没有看,江阳撇撇嘴,略显嫌弃把它拿了起来。

  虽然有些不服气,但不得不承认泰铭的字真的写得很好看,刚劲有力,张扬跋扈,显得丝毫不受束缚,甚至整行一笔而下,有如神仙般的纵逸,侠士般的不羁,都说字如其人,大概泰铭也果真如此吧。

  他写道:「记得吃早饭,别逃课,也别多想,反正就算你怎么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像之前一样相处就好了。」

  “我去,你怎么就断定我想不通啊!”江阳咬着叉子,死要面子嘀咕着。

  不过,江阳很早就发现了,他又不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为什么总能猜出他要说什么,或者是在想什么呢?

  「难不成高智商的人还会读心术?」

  吃过早饭,在房里琢磨好久,最后以一套日系打扮出门了。

  没想到刘莎刘润一见他,就异口同声地问道:“发生什么好事了?”

  “哎?我表现得很开心的样子吗?”

  刘莎指着江阳的左边脸颊,“开心。”

  刘润指着他另一边脸颊,“愉悦。”

  “啊哈哈哈,是吗?也没什么啦,就是早饭吃得很开心哈哈!”江阳摸着脑袋傻笑着解释着,却看到那两兄妹满脸堆笑,一副不相信还认定有奸情的样子。

  “卧槽,笑屁啦!”

  “卧槽,你打我?你完了!”三人在教室后排又开始了小打小闹。

  而泰铭这一边,却不是那么轻松愉悦了。

  没想到,在实习生考核期的最后,上层会派一个新部长来对他们的日常表现进行总评分,并且这分数将以百分之五十算进最后总分。

  站成一排,等着这位一来就摆架子的部长,实习生们开始了小声的议论,说这位部长其实就是老总的儿子,老总家三代单传,又是老来得子,对他溺爱得不行,所以新部长蛮横古怪,常以整人为乐。

  听到这,泰铭心中忽然想到一个人——曲储。

  当初来到这家公司,泰铭其实也做过相关了解,但也只关注了公司情况和老总的人品,并没有去了解老总的家庭情况,也不会想到会和曲姓老总的儿子,也就是自己的冤家曲储,这么有缘。

  或许是双方都早已了解到情况,果然曲储一来,明着是对大伙说话,其实是对泰铭刻意的刁难,“你以为自己是来当模特的吗?实习生就该穿得像实习生,一个打工仔装什么大牌啊!”

  其他实习生都战战兢兢,吓得不敢说话,然后他们听到了身后,那个个头最高,平日里话最少的人,说道:“曲总说过,广告部是时尚创意的产生地,服饰什么的只要不猎奇,随意就好。”

  “现在我就说你穿得很猎奇,你有意见吗?”曲储一脸鄙夷,想着泰铭居然拿对自己十分宠溺的父亲来压自己,这不是鸡蛋碰石头吗。

  泰铭当然不会傻到当众顶撞他,还拿曲总来压这位小曲总,他只是试探一下,曲储到底会因为多大的事来为难自己,现在看来,是什么事他都会为难自己呢。

  要说平时肯定是懒得理他的,但现在不一样,曲储是上司,他只是一名实习生,向来理智的泰铭还是分得清场合与事理的。

  最新《章)0节j上=i酷匠J9网z.

  以免闹出更多好笑或不必要的麻烦,泰铭隐忍道,“没意见,我会改正的。”

  “哈哈哈哈哈哈,这才像样嘛,”曲储大笑着朝办公室走去,擦身而过时还故意嘲笑道,“你泰铭你也有今天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时槿子说:

之后且看泰铭的阳宝宝如何支援,与蛐蛐过招!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