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5岁的时候,父亲就发现泰铭天资聪颖。不长的古诗记过一遍就能倒背如流,超市里的广播听过一遍就能一字不差地叙述,电视节目里主持人有时自己都忘记了的游戏规则,他也能一脸认真地较真“他之前不是这么说的”……

  之后父亲开始有意无意地培养他,让他写字帖,做奥赛类的数学题,给他买有关手工制作的书籍,带他看科学发现类的节目,甚至在自己做饭时,也让他在一旁一边戴着耳机听英语听力一边看着自己忙来忙去……

  在那段黑暗生活中,泰铭不仅坚强地度过了,更是把自己的才能潜力发挥得很好,学会了洗衣做饭,学会了缝纫包扎,学会了隐忍坚强,学会了自立自强……

  “啊,小伙子呀,我要收摊了,这几个胡萝卜就送给你吧!”冬夜菜市场门口,热心的老太对着刚买完菜的泰铭说道。

  泰铭停住脚步,静静地看了一会,没有接过那粗糙的双手递过来的塑料袋,就抬脚离开了,惹得老太有些不满,在他身后抱怨着,“要不是看你人还不错的话,我才不会好心送你啊,居然还嫌弃!”

  其实并不是嫌弃,只是泰铭心里很理智,理智到有些冷酷:「我不能,也不会回报给你什么,所以不会接受你所谓的好意。」

  经过楼下大厅,端着热水杯取暖的保安大叔向他打招呼:“才买菜回来啊?”

  “嗯,”轻轻应了一声,就大步走进电梯按下了21楼的按钮,那里有自己租的房子,也就是江阳的家。

  住在这里已经2周了,白天除了偶尔在学校上课,其余时间都去广告公司实习,傍晚的时候就开始在西餐厅当服务生打工,直到20点再去公车站不远的菜市场买菜回家。

  有条不紊的生活,一向如此,但其实也无聊透顶。

  以前还常去广场池玩滑板,但自从觉得和“蛐蛐”斗得厌烦了,又加上快入冬了,就再也没去那边玩过了。两周间还是有路过一次,那也是因为要去余家给余秋筠送学习资料。两人在一个学校里却很少有交际,少有的联系也是通过电话或柯励来传达,原因的话,就是不想也不愿他人过多关注自己和余家的关系,给双方带来不必要的不方便。

  孤身一人挺好,只是偶尔夜深的时候,还是会感到一个人的夜太安静,太漫长。

  正准备拿钥匙开门,却听到里面有很大的电视机声音传来,第一反应并不是想到进贼了,就算是也是家贼,只是很疑惑:「他怎么回来了?」

  果然,一开门看到的是江阳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一只脚还搭在玻璃茶几上,电视机里放着某个很火的综艺,声音开得很大。

  泰铭从他手里拿过马上就要掉到地上的遥控器,关小了电视机的声音,把菜放在地上时才发现,垃圾桶已经被他吃的零食剩下的垃圾塞满了,低下头凑近看,还可以看到江阳嘴角处仍有薯片渣残留。

  “呵,就知道吃!”轻轻抹掉他嘴角的薯片残渣,迟疑了一下,还是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手指,“又甜又咸的。”

  这两周里,除了第一天入住时,江阳过来告诉了他睡哪间房,还颇有气势地交代了内务卫生后,两人并没有什么联系,江阳因为不放心江茳参加英语角开展的外地旅游活动,硬是临时办了个会员,跟着团队去浙江学习游玩了10天。

  而泰铭因为要上课,要实习打工,很忙。并且他本就不太主动联系别人,或许在某些方面江阳是个例外,但一旦感受到对方没了热情,泰铭的心自然不会有什么热火的情愫冒出来。

  在感情这方面,泰铭真的缺乏自信与主动,就连让他人羡慕不已的高智商也无法帮助到他。因为他把自己的心封闭起来,把自己困在了一座被高墙包围的孤城里。

  “嗯……”或许是冷,江阳吱唔着把自己缩成了一团,也是这声音把发呆的泰铭的又拉回了神,脱下风衣给他盖上,提起塑料袋准备去做饭。

  拿起锅铲的时候,身后又传来江阳说梦话的声音,情不自禁地弯起嘴角,“你活得还真是轻松惬意呢……”

  酷@J匠网首_,发#e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时槿子说:

不好意思,前几天手机坏了≥﹏≤ 今天修好了赶上啦,端午安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