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这天是江阳答应给租客泰铭钥匙,并带他入住的日子。

  但在约定的时间里,一向讨厌失约的江阳却没有出现,泰铭提着简单的行李包,在门口等了半个多小时,也不见他之前一副神气房东的身影。

  准备打电话询问,又忽然想到:「他是否反悔了,又不好意思再当面拒绝?」

  泰铭看似强硬霸道,但在一些事上,他却是十分缺乏自信,也不愿轻易去相信别人的。也不像江阳,有那种死皮赖脸,打破砂锅也要问到底的韧劲。

  有些失落,也有些无奈,轻叹一声,把手机手机收进口袋,就准备抬脚离开,手机被响起了铃声。

  “喂,泰铭,不好意思啊,我今天估计是来不了了,忘记先给你打电话了,是茳茳啊,茳茳生病了,我……”电话一被接起,就传来江阳像没有标点符号一般的说话声,不同的是,这次其中竟然也带上了一些歉意和担心。

  “你别急,慢慢说,”泰铭似乎也忘了自己在透风的走廊里站了半个小时之久,没有抱怨,反倒还先安慰起江阳来。

  “茳茳重感冒了,她平时身体都很好的,可感冒一严重就扁桃体发炎,额头发烧不退,刚刚还在说胡话呢,我很不放心,现在正陪在她身边呢……”另一边的江阳不知怎么地,听到他仍有些冰冷的语调,却觉得无比温暖,思路清楚地解释着。

  “在哪呢?”

  “不用你过来啦,倒是你,你在哪啊?钥匙的话,我让刘润给你送过去吧!”第一次爽别人约,江阳也觉得十分不好意思。

  “在哪?”可泰铭才不管他是害怕自己生气还是真的不好意思呢。

  看%正4版7}章节…e上Y酷!匠网|-

  “嗷!”原本坐在茳茳病床边打着盹的江阳忽然感觉到脸颊上暖暖的,不由得大叫起来,下一秒又怕吵醒睡着了的茳茳,立马闭上了嘴。

  抬起头却发现是泰铭提着黄焖鸡米饭过来了,他高高的站在自己跟前,说道:“给你。”

  “嘿,谢啦,”笑嘻嘻地双手接过,接着还顺势用手肘撞了撞泰铭的腰间,“真够哥们,懂我!”

  “……”

  “哎?不过你怎么直刀我还没吃唔翻啊?”一边吐出一块骨头,一边抬起头问道。

  “你说你只吃了早饭。”

  “哦,酱紫啊,”歪着脑袋想了几秒,还是不记得自己这样说过,又含糊不清地表扬了几句泰铭智商高就是不一样。

  而泰铭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如饿狼一样吃完了那份饭,又回头看看打着点滴睡着了的江茳,轻声问道,“你为什么那么关心在乎江茳啊?”

  “刚说你聪明,你又说什么傻话呢!江茳是我的宝贝妹妹,我不关心在乎她,我关心谁啊?”江阳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忽然又把脸凑近到他的跟前,撇了撇还有些油腻的嘴唇,“别告诉我,秋秋生病了你不会担心?”

  “会担心,但不会想你这般严重。”

  “切,我知道啦,我就是妹控啦,你看不惯你咬我啊!”江阳不知道,其实泰铭说的是实话。

  自从父亲死后,他就不再相信世上还有什么无私的伟大的爱,更别说是和并没有血缘关系的余家。假如余家真的发生什么意外,或是余家人生了病,他都的确会担心,也会想办法帮助他们,但说真的要他尽全力去进行所谓的无私的关爱与奉献,甚至是牺牲与委曲求全,说实话,他泰铭做不到。

  “喂,干嘛忽然又不说话啊?你还真是冰山男勒!”江阳又撇了撇嘴,似乎有些不高兴了。

  “不咬你。”

  “哎?你这个人真奇怪……”

  “茳茳,和你长得一点也不像呢。”听到泰铭近乎是陈述的话语,江阳有些不自然地笑笑道,“怎么可能?谁说长得不像的就不是亲兄妹啦!”

  “我并没有说你们不是亲兄妹。”泰铭定定地看着他,不知怎地他真的很喜欢看江阳表情变化的样子,他很想知道更多关于江阳的事。

  “哎……好吧,”江阳沉默了一会儿,像败下阵一样无奈道,“你猜对了,我和茳茳并不是亲兄妹,她是我捡到的小孩儿。”

  “你捡的?”

  “嗯,我7岁时遭遇了一件事故,被父母带回家时看到她站在路边哭泣,小小的,穿得脏兮兮的,挺惨,也挺可怜的,或许觉得和我自己很像吧,就把她带回家了。后来,我爸查清楚了,她的亲生父母在那天出事故去世了,她成了孤儿……”

  听到“孤儿”一次,泰铭的心忽然一紧,曾以为不会再为此心痛难过,却没想再听到时还是会心痛,会拳头紧握。

  “可是啊!”肩膀忽然被猛地拍了一下,回过神抬起头看到的是江阳大大的笑脸,“现在江茳是我们家最可爱的公主,是我江茳最最宝贝的妹妹,她再也不孤单啦!\^O^/你说这样好不好?”

  那笑容正如他的名字一样,温暖照人,把泰铭心中的气愤与不安都驱散了,他呆了好几秒才回应道,“好。”

  “切,说的这么不情不愿!”

  “我是真的觉得好。”

  “好吧,不为难你了,知道你面瘫!不过啊,你不能再告诉其他人啊,我可是连刘莎刘润都没告诉的呢!而且,也不能在茳茳面前再提起哦!”江阳难得一本正经严肃地叮嘱道。

  “好,”泰铭一边答应着,一边微微笑着用纸巾把他嘴巴上的油渍擦掉。

  “做不到的是小狗哈!”看他微微皱眉,似乎还是不太相信自己的样子,泰铭只觉得可爱极了,伸长脖子在他嘴巴上吧唧一口,“好,这是盖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时槿子说:

我也想要这样的盖章啊!!!求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