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江阳刚起来时似乎还有些忘了昨晚的事情,当看到餐桌上泰铭准备的早餐,才反应过来昨晚自己不仅搭救了他,还把他带回家,给他上药,被他调戏,与他和好,和他吃饭,让他留宿。

  「草(*`へ´*)又被他牵着鼻子走了,不过……他虽然脾气是奇怪了点,智商高了点,但人总得来说也不算坏吧!」

  “嘛,这鸡蛋饼还煎得不错哎!”

  回到学校,对一晚上不知道去哪了又没带手机的自己而担心的好兄弟刘润,江阳解释道自己因为心情不好就回家睡了,刘润见他似乎恢复了精神也就没太在意。

  十一月天气转凉,江阳没有再去学习轮滑,不去了并不是因为和泰铭闹了不愉快,就算有这个因素,那也不比他本人懒的成分大。而且广场池那边,最近被“蛐蛐”那伙人搞得乌烟瘴气,那天晚上泰铭就是中了他们的暗算,才会被打到在地上的。

  1酷●匠U网永H{久/免m费看y小|}说ls

  “那太子您也歇息歇息咯!别玩了咯~”当时江阳如此说道。

  “你担心我?”

  “屁勒!本大爷又不是闲着没事做!还担心你?我只是听茳茳说秋秋她很担心你啊!让妹妹替自己担心的家伙都不是好家伙啊!”

  “那你一定是个好家伙。”

  “那当然!哎……卧槽!你嘲笑我?”

  “哈哈哈……”

  在那之后,两人的交际并没有变得更多,毕竟不在一个学校,不是同一个年纪,而且智商不在同一水平线上。

  江阳每天上上课,和室友朋友一起吃吃喝喝,打打游戏,看看电影,小日子过得很滋润也很愉快。偶尔才在周末,约着泰铭一起去骑车,或者是陪着江茳和余秋筠两人去逛街。

  只是最近,已经大四的泰铭似乎因为实习的事在到处找合适的住宿地。要离学校和公司都比较近,交通方便而且又便宜的房子可不好找,毕竟S大和A大都是h省数一数二的名校,所处位置的房价也是很贵的。

  “你住我那里啊!”江阳从江茳那里听来他的苦恼,主动联系他道。

  “可以吗?”

  “当然不是白白便宜你啦!房租的话,就按楚哥给我的标准的一半来吧!”江阳洋洋得意,又开始任性起来,“卫生什么的都是你来做哦,而且如果我在那留宿了,你得给我做饭洗衣!”

  “……”电话那头沉默好久才传来简短的一声“好。”

  “那就这样吧!哎呀,到底是咱楚哥,还真是有远见,厉害呢!”不自觉地吐槽了一句,没想到泰铭却认真了起来,用有些不同于他往常的语气问道,“那个楚哥到底是谁啊?”

  “哎?”我们江阳宝宝这次及时反应过来,急忙解释道,“我说,你不要再误会了啊!楚哥和乔南才是一对!他俩是弯的!”

  “那你呢?”

  “嗯?我?我,我当时是直的啊!”江阳觉得他问得莫名其妙,但更没想到的是,自己在回答时居然有些犹豫与不确定,为了掩饰心中的不安与羞涩,他又反问了泰铭,“那你呢?”

  “现在弯了。”

  他回答得言简意赅,但就连江阳也察觉理解到这四个字所包含的意思。

  “现在弯”,表示之前一直是直的,再加上一个表结果的“了”,就表明还有了对象。

  好奇心又来了,江阳笑嘻嘻问道:“嘛,对象是谁啊?”

  “呵,”电话那头,泰铭轻轻笑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哟嚯,还害羞了?本大爷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不会介意你是个同志啦!”江阳吐槽着,并且把这些话又用微信发给了泰铭。

  「不是害羞了,是我不想拉低自己的智商与你有过多解释。」

  “哇撒!”江阳惊讶得坐了起来,认认真真地数了那一句话的字数,又快速回复道:「你这次居然一次性发了23个字哎!打破纪录了(^0^)/」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时槿子说:

感觉某只的智商又掉线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