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身上没带很多钱,没办法带受伤的泰铭坐的士去医院,也不方便把他带回宿舍,于是江阳把他带回了从楚乔那里租的房子。

  “嘿咻,”比江阳高出一截的泰铭被随意地在扔沙发上,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时看到了他朝房间走去的背影。

  “棉签,碘酒,创口贴……嗯,还有云南白药,这些应该够了吧……”

  再睁开眼时,却看到江阳坐在地上抿着嘴,一脸认真又紧张的样子,在给自己涂药,嘴里还念念有词:“一圈,两圈,三圈,啊,好了……”

  对他这种小孩子练习急救时一般的言行,泰铭实在忍不住又弯弯嘴角笑了,江阳注意到了,把刚要扔掉的棉签又故意往他的额角用力一压,“再涂一点好了!”

  “嘶……”见他真的痛到眉头都皱起来,江阳撇撇嘴不再玩闹,低下头懒得搭理他,默默收拾着医药箱,不再说话。

  等到医药箱也收拾好了,客厅里就变得异常安静了,果然还是江阳忍耐不住,先开口没好气道,“不是因为是你我才救的,是因为是我,才会救你的!”

  十分拗口难懂的一句话,泰铭却能马上理解他的意思,“嗯,谢谢你。”

  “就没了?”

  “嗯?”泰铭猜不到他会有什么想法与要求,毕竟他的脑回路不是一般的奇怪,何况自己曾经那样对他。

  “本大爷对你的救命之恩啊,‘谢谢你’三个字就报答了?”

  “那你想让我怎么办?我也记得我并没有让你救啊。”

  “你!哼ヽ(‘⌒´メ)ノ和你说话真他妈累!气死我了!”江阳忽然觉得烦躁无比,其实他不知道,泰铭是很少会对人主动道歉和道谢的,但这两件事他对江阳都做过了。

  “你不生气吗?我那天叫你滚……”沉默许久,泰铭才问道。

  看正,版章节#Q上酷‘#匠。网N

  “……”「不是不生气,是很生气!所以懒得理你!」

  “生气的话,你为什么还要搭理我?”

  “……”「都说了本大爷不是为了救你!是因为本大爷有侠义之心!」

  “侠义之心嘛?”

  “……”「是啦!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不要脸,不讲义气哦!现在还厚着脸皮来质问我?没良心的家伙!」

  “你在骂我吧?说我不要脸,没良心?”

  “卧槽!你他妈有读心术啊!”

  “看来是没错了,真让人不爽呢。”泰铭一边说一边一本正经地摇摇头。

  “卧槽!我才不爽好不好!”江阳简直要气炸了,使劲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阿西吧!”

  “呵呵,”伸出大手拍拍他的脑袋,“真的对不起了,也谢谢你。”

  “哼(ノ=Д=)ノ┻━┻”并不想轻易饶过他,一把挥开他的手,却不想又不小心打到他之前被踢伤的胸口。

  看着他捂着胸口,眉头紧锁,江阳又软下心来,伸手戳了戳他的手,“喂,你没事吧……嗯?”

  手忽然被他握住,想抽出却敌不过他的力气,“干嘛!”

  “我啊,之前可能真的错了,我以为要报复一个人就是要让他受到比我更大的伤害,我以为要保护珍惜一个人就是要他远离我自己,但是,是你让我醒悟过来,我太自私,也太愚蠢。”

  “切,你智商不是160嘛,才不信你说自己蠢呢!一定又是在变相骂我!”江阳翻了个大白眼,撅着嘴表示不满。

  “聪明一世也会有糊涂一时的时候嘛,”泰铭用大手握着他的手,好玩似的捏弄起来。

  “我就知道你是夸自己聪明!卧槽!别捏,痒!”

  “那你说,还生我气吗?”

  “当然!啊啊,”感受到他捏弄得越发放肆,我们江阳宝宝马上放软了语气,打算先服软后爆发,“可是你叫我‘滚’哎!长这么大,谁这么对我吼过啊!”

  “是,我错了好不好?阳宝宝?”

  “恶,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泰铭!”

  “那,你认为我应该是怎样的?”

  “不知道啦!放开我!”不知是因为觉得不好意思而爆发了力气,还是泰铭对他放松了,被紧握住的手被抽了出来,江阳刚刚还有些混乱的思绪和加快的心跳,也都随之恢复了常态,“你别以为我好欺负!今天搭救你是我个人意愿,但和我要原谅你没半毛钱关系,你也给我滚!”

  泰铭定定地看了看江阳几秒,见他也是一脸认真,于是面无表情地起身就朝门口走去。

  可就在他和江阳擦身而过时,江阳忽然感觉到,如果自己放弃这次和好的机会,让他真的走掉,那么两个人真的就会变为陌生人了。

  「忽然就觉得,这比他让自己哑口无言还要不爽呢。」

  “喂,叫你滚你就滚?你不是很牛逼吗?看来也没什么了不起嘛,叫‘太渣’好了。”

  手都已经搭上门把手的泰铭听到这些挑衅的话也顿住了动作,在江阳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回过神时却又故意一脸严肃冷漠,“你刚刚说叫我什么?”

  “啊,哈哈,”看到他有所反应,我们江阳宝宝难得机智一次,见好就收,立马狗腿道,“太子,我说叫你太子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时槿子说:

接下来应该会很多甜了吧。。大概吧,哈哈不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