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润看着床上正呼呼大睡的江阳,有些无可奈何。

  「这小子说什么练了一周轮滑,累坏了要补觉,然后就睡了整整一天,再连着一周都找各种理由不去上课,逃社团活动……被江茳和刘莎指责了之后,这几天倒是乖乖去上课了,但除了上课吃饭和上厕所外,他就没怎么下过床……

  整个人都蔫蔫的,没有精神。」

  “喂,阳子,起来一起去吃饭啦!”拍拍他的腿,想把他叫起来,可他只是翻了个身,缩了缩腿,眼睛都懒得睁开,“你帮我在食堂随便打点饭嘛!”

  “你起来自己去,这次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帮你的……”

  “嗯……”还是不想起,任性地赌气道,“那我就不吃了!”

  “不吃拉倒!今天子清生日,请大家去一界唱歌,茳茳也会来,你确定不起来吗?”刘润也是没办法才拿江茳来救急,其实江茳今晚有合唱团的练习,压根去不了聚会,但他不想看到自己的好朋友再如此好吃懒做堕落颓废下去。

  “呜……秦子清的生日聚会邀请茳茳干嘛呀?害我也得去……”缩在被子里的脑袋探了出来,“我诅咒他!”

  见他终于有了些反应,刘润偷笑着,因为他知道,江阳是个十足的妹控没错,但他对朋友也向来都是很仗义的,并不会因为自己的小脾气就不替朋友过生日。只是现在似乎是遇到了烦心事,头脑简单又死心眼的他一时转不过弯想不明白罢了。

  “去不去你自己决定,我先走了。”

  晚饭点的时间,寝室里安静得可怕,已经清醒了的江阳呆呆地数着小图桌上的钟表发出的声音,“458,459,460……”

  江阳没想到从十一月的第一天开始,自己就会因为一个人而生气,而烦心。

  那个身材高大,表情冷漠,说话也常常不带感情的冰山男。

  那个玩滑板很厉害,被人叫做“太子”的跑酷男。

  那个夺走自己初吻,并且亲过自己两次的怪异男。

  那个用香辣炸鸡和自己交朋友,又对自己说“滚”的神经病。

  那个泰铭。

  别看江阳平时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其实他心里小心思挺多的,情感思维也挺敏感纤细的。

  他总是能率先发现老胖又吃胖了并去打击他;他永远都能第一个看出刘润开始谈新的恋爱;他常常在临时抱佛脚啃书猜题时记住最高分值的原题;他甚至能推算出江茳来月经的日子,并提醒她买好所需用品……

  尽管平日里江阳任性妄为,霸道嚣张,但也从未有人叫他“滚”,何况是被他自己其实早已默默认定为朋友的人。

  所以,他很想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惹了泰铭,很想知道为什么泰铭告诉给自己他的故事之后,两人就会变回之前的冷漠的关系与相处模式,准确来说,实际情况要比冷漠更糟。

  「是因为我总是没好态度,不像其他人一样对他毕恭毕敬,叫他“太子”?还是因为我在听了他的故事之后还骂他不要脸?但他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啊!啊不对,我压根就不了解他,怎么能知道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啊?

  大概,也许真的就是个有病的人吧……」

  “502,501,啊,数错了!”猛地坐起身,又伸了个大懒腰,“不想啦!去找子清那小子蹭吃蹭喝去!”

  「本大爷要变会回神龙活虎的江阳!才不管你有没有病呢!关我屁事!」

  就这样暗示自己,其实是选择了逃避的江阳,哼着小曲走在了去刘润他们所在的玩乐场所的路上。

  忽然听到了有打斗的声音,我们的好奇宝宝忍不住,悄悄靠近声源,朝那窄巷里看了去,不看不要紧,一看就愣住了……

  那躺在地上正被三四个人拳打脚踢的人,不就是泰铭嘛。

  「怎么办?他都打不过人家,我上去能干什么呀?不对,我怎么还想着要帮他啊?」

  思绪混乱着,抬起脚准备离开,却还是忍耐不住的回头看了一眼,不料却与他四目相对。

  似乎是猜到江阳要离开,泰铭不在意自己的嘴角开始流血,反倒是弯弯嘴角冲他笑了笑。

  「该死!」江阳从那笑容里并没有看出他对自己的鄙视,也没有看出类似求助的意思,反倒是从中体会到他一丝开心与安心的情感。

  忽然想起,江茳曾经好玩给自己设置了警笛声的闹铃,江阳连忙拿出手机把那铃声放了出来,没想到竟然成功地吓到那几人,他们恶意的再踢了泰铭几下后,就慌乱逃跑了。

  酷匠)网正版,首'G发0k

  怕他们反应过来又折返回来,江阳也迅速上前拖起了地上的泰铭,“谁叫本大爷大人有大量,还有侠义之心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时槿子说:

求支持呀求支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