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我说,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啊?”江阳再一次生无可恋地问道,被泰铭拖着走了有二十几分钟了,中途也想过甩开他的手扭头跑掉,但不是被他发现拉回来,就是自己被溜冰鞋绊倒。

  “到了。”

  环顾四周,别说其他人了,这地方连个亮点的路灯也没有,视野里都是黑黑的,“卧槽,你玩我呢?这什么鬼地方啊?”

  “荒地,我特意带你来的。”

  “啊?哎,泰铭,你丫就是成心玩我是吧?”江阳甩开他的手,他真的有些生气了,十月末的夜晚很是寒冷,被人莫名其妙的带到这种地方,对方还一本正经的说是“特意”的。

  “不然,你期望我带你去哪?对你做什么呢?”

  “我……”一时间的确想不到答案,泰铭似乎总是能让话唠的江阳无话可说。

  i酷匠,网&首(发

  “这里啊,是我小时候住过的地方,最开始住的地方哦,”泰铭踢了踢地上的小石子,有些自顾自地说道,“只是现在已经变成荒地了,但最近好像被什么旅游地产盘下来了吧……”

  “那关我什么……”

  “我啊,是个可怕的人。”泰铭不理会江阳的插话,高大的身子站在黑暗里,看不清表情,用冷冷的声音继续说着,“一出生就害死了母亲,8岁的时候父亲也去世了,因为我没有对伯父伯母露出笑容,就让他们放弃扶养我;因为我发脾气和院里的小朋友打架,没过几天他就发高烧死掉了;因为我不愿意和赞助人的儿子一起玩,之后他们就撤销了对孤儿院的资助……”

  “切,什么啊?你也太自以为是了吧……”

  “嗯?”

  “我说你臭不要脸!自恋也得有限度啊,怎么可能每件事都与你有关哦,你真以为世界是绕着你转的啊!”江阳吸吸鼻,再送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一脸嫌弃,“居然有人的脸皮比我还厚?”

  “啊?”很是吃惊的回头看着江阳,他的眼睛亮亮的,整个人也那般纯真无邪,看着看着泰铭就笑出了声,“你也知道自己脸皮厚啊……”

  “可你不是比我还不要脸吗?”

  “是,”泰铭定定地看着他,深邃的眼睛像是要把江阳吸进去一样。

  极少和人说有关于自己的事,即使是对余秋筠偶尔提到一些,她也是一脸担心,想用家人的爱与关怀来温暖自己,却从没有人像江阳一样骂自己丑不要脸。

  就在江阳以为自己说得很有道理,正洋洋得意准备让他快带自己离开这里时,泰铭忽然又靠了过来,而且靠得很近,近到连呼吸都扑在江阳的脸上。

  “你干嘛?”

  不知是否受环境影响,江阳有些害怕起来,尽管平日里的泰铭都是冰山脸,但即使现在是在黑暗中,也可以感觉到他的冰冷,特别是那双眼睛,里面似乎满是恶毒的刀子,而他还用低冷的声音恶狠狠地一字一句道,“所以,你,不要,再靠近我!”

  “啊?谁想……”

  “滚。”

  “卧槽!你说什么?你他妈有病啊!”

  “是,我有病,所以你快走吧。”

  “我……”很想说“走就走”,然后就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但江阳明显感觉到他说的其实是“不要走”。

  轻叹一声,语气软下来笑着尝试和他继续搭话,“嘿,别逗了,你是不是又玩我呢?”

  “我没开玩笑,”泰铭又靠近了些,语气和态度却没有改变,“不然,小心我发病……”

  “切!本大爷怕你不成?你能干什么……唔。”

  话还没说完,泰铭就忽然亲了上来,速度很快,快到江阳又没有反应过来。

  “我再说一次,滚。”

  “你他妈真奇怪!有病!”使劲擦了擦嘴巴,江阳气呼呼地转过身就走,“再见!哦不,再也不见!”

  看着他慌乱地滑动着轮滑离开,泰铭忽然有了一下安心放松的感觉。但在看到他因为不小心差点摔倒,而直接脱了轮滑鞋跑掉时,又有些担心地自言自语道,“脚啊,要好好保护,才不会再生冻疮啊。”

  不知道在黑乎乎的荒地站了多久,直到口袋里传来手机铃声,大概是秋筠叫他回去吧。

  抬起脚时才觉得发麻,拿起手机看到日期,才反应过来已经过了零点了,“想听你对我说生日快乐啊……不过,再也不会有机会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时槿子说:

章节名叫奇怪,就不要以为真的奇怪哦,这章是对后面的剧情很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