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茳没想到会因为自己没打招呼就去二楼看台看表演了,而让哥哥那么着急与生气。听刘润说他回去之后整个人都气呼呼的,一句话也不说,并且一晚上都翻来覆去的没睡好。

  花了好一番心思认错道歉,逗他开心,本以为他马上就会变回那活力四射的哥哥了,可刘莎姐却告诉她,只有在她面前江阳才会强撑开朗的样子。这可让江茳犯了愁……

  “草!”看着显示的那个号码,江阳把手机一扔,往刘润床上一躺,顺势抢过他的篮球杂志翻了起来。

  “不接啊?”刘润无奈的摇摇头,伸手想要去拿他的手机,他又翻身来抢,但已经晚了,“太渣子?谁啊?”

  “渣子啊!”

  “你不会这两天神经兮兮的都是因为他吧?是那个……”话还没说完,江阳把手机夺过去直接按了关机,“哼!”

  刘润见他这般反应,憋着笑摸摸他的头,又躺下继续看杂志去了。

  “笑屁啦!我去骑车,晚上回!”江阳烦躁的抓抓头发,戴上护腕,拿起水壶,就出门了。

  心情不好的时候,江阳都会选择去骑行,不论目的地,不论时间长短,骑着骑着心情总是能慢慢恢复平静。

  在那晚,他的确失了眠,他气泰铭利用了自己!气自己被人莫名其妙的亲吻了,并且那是他的初吻啊!最重要的是,对方居然是一个男的!一个自己并不怎么喜欢还有些看不惯的男人!还有就是,气自己居然会常常回味起那个吻……

  在茳茳一阵卖萌搞笑之后,其实他心情的确是好了许多,但恰巧那天又和乔南通了电话,自己不知怎么地又提到了那件事,但因为面子上过不去,就自作聪明的把泰铭换成了女生。

  没想到那个他喜欢的小南哥啊,听了后哈哈大笑,逗他道,“阳阳啊,你到底是气哪方面多一点啊?你不会是喜欢上对方了吧?”

  就这样,我们阳宝宝因为亲近之人的一个玩笑,又把自己陷入了思考怪圈,奈何他智商余额天生不足,而且泰铭又一个劲打电话过来,他看了就觉得烦,这一烦躁吧,智商顿时就变为了零……

  不知不觉天就黑了,江阳骑上滨江一桥,准备过了桥就原路返回,感受着秋夜里迎面徐徐而来的江风,江阳心情大好,松开车手把,张开双臂感受着风,“啊——好爽啊!呀——”

  “呲——”极速刹车后,看着对面忽然驶来,此刻还笑得直不起腰来的人,江阳的好心情顿时全部跑没了,咆哮道:“卧槽!你TM有病啊!”

  “是你自己不扶好车把,不好好看路啊!”泰铭放下一只脚,轻轻松松地把自行车支撑在地上,并且完全挡住了江阳的路,“不过,能刹住车说明技术还不赖……”

  “那当然!本大爷可是……卧槽!你能不能别岔开话题啊!”似乎又回到了第一次见面时的样子,郁闷的江阳抓了抓头发,“你是不是给我装了GPS啊?怎么到哪里都能碰到你啊……”

  “没有装GPS,只能说明我们有缘分,而且心有灵犀……”嘴角又不自觉地上扬起来,“并且,这次我是特意来找你的。”

  “找本大爷干嘛?”翻了大大的一个白眼来表达自己的不屑与高冷。

  “道歉。”

  “嗯?”偏要装作不懂的样子,歪着头一脸天真的表示疑惑。

  “我为因为想拒绝那个女生而利用你向你表示歉意,我为忽然亲了你向你表示歉意,哦,还为伸了舌头向你……”

  “停!打住!”他不害臊,可江阳在这方面脸皮薄啊!本想着整他,让他主动认错,可没想到又被他反捉弄了。

  “哼……”心里不爽,平日里厉害的嘴炮模式似乎在他面前就总是失灵,这次居然连启动都不成功。

  见江阳真的变得害羞安静了,泰铭满意地笑了,平日里冷冷的脸部线条顿时都变得柔和。

  他白天就想着江阳要是再不接电话,就亲自去S大找他,可没想到这小子直接关机了。计划赶不上变化,但聪明如他,他并没有直接前往S大,而是通过柯励联系到了江茳,打听到了他平日里最爱去的地方,顺便还问了他最喜欢吃的东西。

  “对不起。”沉默许久,在充满汽车引擎声,还有徐徐江风的桥面上,泰铭一个跨步来到江阳身边,低头在他耳边用浑厚好听的声音说道。

  “切,我还……”给点阳光就灿烂的江阳正准备得寸进尺地摆架子,忽然又被泰铭仗着一米九的身高摸摸头,道,“请你吃饭?”

  “不要总是摸本大爷的头!”才不能因为一顿饭就饶恕他呢!

  “那刘润不也总摸你的头?”

  “他是我好哥们!”

  “我们也当好哥们不就可以了。”

  “谁要和你……”

  “香辣炸鸡,要不要?”

  ;酷匠&》网i?永C(久免E费Zs看)小:说

  “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时槿子说:

嗷,阳宝宝因为炸鸡就把自己卖了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