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灰发老者从天而降,看着这一地呢伤员,瞬间怒道:“这到底是谁干的?竟敢在我九霞峰撒野!”

  那些众多伤员中,有一个尚存多余气力的狐狸,艰难的指着四叔的方向,说道:“六长老,是他们……”

  随着他所指的方向而去,便看见三人气势不凡的站在那里,“我九霞峰的这些小狐狸们,可是你们伤的?”

  四叔刚要接话,金猛却抢先道:“是又怎样?这些小狐狸出言不逊,我正好替你们九霞峰好好修理修理。”听完金猛所言,四叔不禁无奈,又要开打了。

  “哼!好大的口气,我九霞峰的妖,还不需要其他妖来插手。”挥着手中的拐杖便冲了上来,对着金猛就是一顿重击。

  金猛这熊孩子,直接用自己的手臂去硬抗老者的拐杖,结果被震得一阵手麻。六长老冷眸一凝,转换攻击方向,对着下方又是一击,而且还是裆下。看来这六长老,也是阴毒的很。一时间金猛也未反应过来。四叔无奈的用手中的折扇与拐杖碰撞,替金猛拦下了这断子绝孙的一击,顺势将拐杖挑起,再一挥,一阵劲风吹出,直接将六长老吹出数十米之远。

  老者狼狈的稳住脚步,定睛一看,惊道:“逍遥疾风扇?!”稳住自己体内紊乱的气息,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来寻我九霞峰的麻烦?”

  四叔轻摇手中的折扇,抱怨道:“我是有多少年没有出门啊?怎么认的逍遥疾风扇,却不认识我?难道是我的人气降低了吗?”见老者一脸警惕的看着自己,说道:“我们只是想见狐王一面,因言语不合,这才发生了冲突。不知你能否给我们带下路?”

  “相见我大哥?你们先给我把这些小家伙给治好了,我再带你们去见狐王。”

  金猛有些为难的看着这一地的伤员,有的修为薄弱的家伙,已经退回了原形,基本上已经没有力气了。看向四叔,问道:“四叔,你有办法医好他们吗?”

  “憋说话!”

  “你要我吻你?”金猛顿时脸蛋一红,羞道:“四叔,虽然我对你好感挺多的,但我是一个性取向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男人,我还要找小九呢!我们是不可能的。”

  此话一出,听的四叔和江辰琊一头黑线,江辰琊直接上前将金猛拖至一旁,把金猛吓了一跳。他可不是那么轻易的就能被拖动的,可看江辰琊的表情,似乎很轻松的样子。

  不过,在金猛的心里,这并不是主要的。“哎哎哎!你干嘛啊?四叔还需要我的帮助呢!要是非要我吻他才能救妖的话,我就咬咬牙献吻就算了,但是你们要记得我这都是为了寻找我家小九!”一脸的信誓旦旦,看的江辰琊哭笑不得。

  “四叔的意思是让你不要打扰他施法。”

  金猛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应声道:“哦——原来如此,吓死我了,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江辰琊一脸嫌弃呢看着他,继续道:“以为四叔看上你了?你这家伙的脑子里都是些什么思想啊?”

  “这种事,谁说的准呢,指不定哪天四叔就被我的帅气给掰弯了也说不定呢!”

  以四叔的功力,自然是可以听到金猛这些混账话的。此时四叔的表情已是一脸怒状。

  静下心来,只见四叔开始施法,手中泛起绚丽的绿色光芒,一股浓郁的生命气息向四周弥漫。只见原本那些还躺在地上喊着哎呦的小狐狸,身上的创伤正在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愈合着。慢慢的,再次蹦蹦跳跳起来。

  OX酷@4匠网A正c6版qC首4发d$

  这一幕,看的那位灰发老者也是一愣一愣的的,本来就没打算带这三人去见狐王,所以才会故意刁难。岂料这人竟是有着如此大神通,轻而易举的便把这道难题给解决了。要知道,那些小狐狸受得伤可都是伤筋动骨了的,可不是一般的治疗法术所能解决的。但是,四叔却是在引用着这附近的生命气息来治愈的,这与普通的治疗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四叔见治疗的差不多了,便收回了法术,原本正在往此处汇聚的生命气息又消散于自然之中。

  刚施完法的四叔,显得有些疲惫,走路的时候险些一个踉跄摔倒在地。所幸,江辰琊眼疾手快的冲上前去扶住了他,关心道:“没事吧?”

  四叔点了点头,示意他不用担心。

  “你最近这是怎么了??身体真的没有什么异样吗?”江辰琊眉头紧锁,他总感觉四叔似乎有着什么事情在瞒着他。

  “放心,我又没有肾透支,能有什么异样?”

  一听四叔还能开玩笑,江辰琊松了口气,白了四叔一眼道:“没个正经的家伙。”

  而江辰琊不知道的是,四叔的视野在那一瞬间模糊了一下。因为时间太短,四叔也就没太在意。

  “喂!那边那个老头,我们已经救了这群小狐狸,你是不是也该兑现你的承诺啊?”金猛叫嚣道。

  六长老瞟了金猛一眼,没有理会他,而是向四叔走去,深表歉意的说道:“这位小哥,刚刚是老夫眼拙了,不知道您有如此的大神通,先前若是发生了什么,老夫在这里替那群小的向您赔个不是。”

  其实按照年龄,这位六长老相比四叔要差的远了,只不过四叔的样子看起来也就才二十左右的样子,这才让老者无意之中在口头上占了点便宜。

  四叔也不愿和他再多扯什么,直截了当道:“既然我已经完成了你的要求,那你就快点带我们去见狐王吧!”

  “嗯,对对对!我这就带你们去见我们的王。”

  “嗖!”

  一柄长剑从茂密的丛林中冒出,直接刺向四叔。一旁的江辰琊单手一抬,一道光屏突现,那长剑刺在光屏之上,传来磨耳的摩擦声。江辰琊冷哼一声,将力往里一收,顺势一转,便直接向原方向飞了回去。

  这时,丛林中又窜出一道身影,抓住了那柄长剑,再次向四叔冲了过来。弄得江辰琊一阵火大,还没完没了了是吧?直接拔剑,挥动着剑刃,开干!

  那人一看,顿时兴致大发,舞动着长剑斩向了江辰琊。却见江辰琊一扛,再顺势向下一转,想要直接挑飞对方的剑刃。

  但会如他所愿吗?答案是否定的。右掌发力,直接轰向了江辰琊的心口之处,暗道不好。连忙轻身一翻,这才避过了那一掌,都说要讲究礼尚往来。江辰琊也是纵剑一斩,使出一招天谕之寂,一道霸道的气息散发开来,惹得周遭人除了四叔以外皆是一惊,这人的实力,绝对不简单。

  江辰琊有留心过,自那偷袭之人冲出来以后,那位六长老便一直处于观察状态,很明显是想看看自己的本事。而且他们之间,很有可能相识,只要能够使出一招能够危及生命的一招,必定会要求他收手,从而结束这场在江辰琊看来毫无意义的战斗。

  果不其然,当江辰琊祭出天谕之寂这一大杀招时,那位位灰发老者终于开始发急了,“手下留情!”

  江辰琊见目的已经达到,默默一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