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叔走上前去,叩了叩大门,问道:“老金呐,有老朋友来了。快给我准备上好的酒菜,我要喝个痛快。”一旁的江辰琊,无奈的扶额,一脸我不认识这家伙的样子。

  良久,房门打开,“谁啊?”一个金发壮汉出现在了江辰琊和四叔的视野里,那浑身的疙瘩肉,无不充满着强悍的爆发力。这身材,若是放到当今的健身房里,得羡慕死多少人,便是那些自认为身材不错的人恐怕也只能自卑。江辰琊看着这么壮硕的汉子,不由得怀疑他浑身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肌肉。

  四叔但是不觉得眼前这位壮汉的身材有什么惊奇的,笑道:“金萌,你可还记得我?”

  “四叔,我都说多少遍了,是金猛,不是金萌!嗯?四叔?四叔……”说着,便是直接向四叔那相比他来说绝对瘦弱的身躯扑了过去。

  此时的江辰琊严重怀疑这位兽皇的肌肉把大脑的神经给压迫了,不然他的反应弧怎么会这么长?

  “说吧!又闯什么祸了?”

  “四叔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像是那种闯祸的人吗?”嘴上虽然倔得很,但是头已经不好意思的低了下来,小声嘀咕道:“我只是不小心把天冥卷轴给弄丢了。”

  “什么?”四叔和江辰琊两人被金猛这样一枚重磅炸弹给炸了起来。

  “我只是不小心的,又不是故意的,你们有必要这么大反应吗?”

  此时的四叔,恨不得直接把金猛这倒霉孩子给五花大绑吊起来,让后抽他个几十鞭子,好让他长长记性,竟然还敢怪我反应大?

  天冥卷轴是什么?可以说是三十六天翎器和七十二地冥器的使用说明书及修理手册。这次前来万兽之界,本就是想借用天冥卷轴一观,好找出使用万灵争鸣书的使用方法,现在倒好,被告知天冥卷轴丢失的二人,犹如当头一棒,难不成只能就此打道回府不成?不行,不能就此放弃。

  倒是金猛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着四叔不肯放手,哭喊道:“四叔,你可一定要帮帮我,不然我爹他……”

  “嗯?怎么?你爹他还不知道吗?”一听,四叔便来了兴趣,早在几百年前四叔就有向金城(亦金猛他爹)。借用天冥卷轴,但金城一直以此物由祖传,故不便借于外人为由而拒绝了四叔。

  如今,金萌这倒霉孩子把天冥卷轴弄丢了,若是能帮其找回来。届时,再向金城借用,恐怕他也无法拒绝。

  “爹爹他若是知道了,我早就被关禁闭了。怎么可能还站在这里?四叔,你可一定要帮帮我。”

  四叔转念一想,计上心来,道:“萌娃子,帮你呢,也不是不可。只不过,事后你要将天冥卷轴借四叔我一观,如何?”

  酷匠wY网P正版首G发?i

  “这……”金猛对于四叔所提到的要求感到有些为难。

  “不答应就算了。琊,我们走!”

  金猛看了看四叔准备离开的身影,权衡利弊,在他眼里,找不回来是要被关禁闭的,他可受不了那份束缚,若是找回来了借给四叔看看又不会怀孕。索性,一咬牙,狠下心来,“成,只要四叔帮我找回天冥卷轴,可以借给四叔一观,只不过我也有个条件。”

  “说!”

  “四叔你不许将这件事告我我爹。”

  四叔一听,正合他意,若是被金城知道了,还不一定能够借到天冥卷轴呢!金猛这孩子,可真是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见四叔沉思这么久都没有回答,金猛再次狠下心来,道:“四叔若是答应我,这天冥卷轴,借给四叔使用三天。这要是去向我爹借,他还不一定借呢!”

  这一点,四叔可是深有体会,看来金猛这孩子,对自己的爹还是很了解的。当然,这孩子也不是一般的坑爹。

  “成交!”

  一旁的江辰琊觉得,四叔这是在诱骗小孩子,虽然这孩子块头特别大。

  ……

  “你的意思是说,是那只九尾狐偷走了天冥卷轴?”

  一听“偷”这个字眼,金猛立马反驳:“不是偷,小九只是借走玩玩。”

  这一番话,气的四叔恨不得抽他一顿,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袒护妹子。

  按照金猛的说法呢!就是一个月前遇到了一只九尾狐,那妩媚的妹子,直接让这土娃仔跌入所谓的爱河。然后呢,那只狐狸精又说想借天冥卷轴一观,金猛二话不说就给偷了出来。结果,那只狐狸精在得到卷轴之后就跑路了,剩下金猛傻了吧唧的哭天喊地。

  “撩妹撩到坑爹的程度,你也是够6。”

  “四叔你就别开我玩笑了,你快帮我吧小九找回来吧?”

  “不是说找天冥卷轴的吗?”

  “嗯!对对对!找卷轴!”金猛连忙改口道。

  见这倒霉孩子被骗成这样还想着妹子,四叔也是被气的一头黑线,扶额问道:“琊,你怎么看这件事?”

  “不太清楚,若只是想借去玩玩,那自然是最好。但若是有目的地话,只怕是有点麻烦。”又转问金猛:“你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哪?”

  “在我家里……”

  “你也不怕你老爹发现。”四叔无语道,这孩子,胆子真是肥的狠。

  “没事,她来我家的时候,我爹不在。”说着,还很自豪的拍了拍胸脯。话说你自豪个什么劲啊?妹子都跑了。

  都说偷腥的猫最滋润,今日一见金猛,四叔突然觉得这话一点都没错,只是这偷到了腥味,却不一定偷到了鱼。

  “那你知不知道她住哪?”江辰琊问道。

  “不清楚,平时都是她来找我的。”

  一听,四叔再次黑线,说道:“别人对你知根知底,你却连别人住哪都不知道。难道你被别人玷污了,还打算替她守身如玉吗?”

  “我倒是希望她玷污我,可是我们现在都还很纯洁呢!”

  四叔和江辰琊皆是一脸迷茫,感情这孩子还不清楚什么是重点呢!

  四叔突然想起了一个法子,问道:“你有没有她用过的东西?”

  “她用过的东西?好像没有……”

  见金猛那一脸不情不愿的样子,肯定有鬼。对江辰琊说道:“琊,没办法了,我们走吧!”

  见四叔准备离开,金猛急忙留道:“四叔,别走啊!我再去找找!”

  停下脚步,翻了金猛一个白眼,就知道你小子不老实。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在外面等了一会儿,待金猛从屋内出来时,只看见他躲躲藏藏。不由得令四叔二人好奇,这小子到底是藏着什么宝贝呢?这么遮遮掩掩的。

  “四叔,给,你要的。”

  定睛一看,不只是四叔傻眼了,就连江辰琊也是差点惊掉了下巴。四叔破骂道:“你小子拿一条内裤我是几个意思?还是男士的,你当我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还是几个意思?今天你不给我解释清楚就别想走了。”

  “四叔你别误会啊!”金猛见四叔这么大反应,便立马后悔将这视若珍宝的东西拿出来了,只好一五一十道:“那天下了大雨,她跑到我家来,湿了身子,便向我借了一套衣服去洗澡。事后我就把衣服给留下做纪念了。”

  “一套的衣服就只剩下这一件?”

  “嗯!其他的我都给洗了,就剩下这一件打算留下来珍藏。”

  顿时,四叔二人被金猛这孩子的做法雷的不要不要的,猛然发觉已经没有词能来形容他的行为了,直接甩猥琐这次几条街啊!

  四叔相当嫌弃的接过这条内裤,一个字——忍,快速施法,能少点折磨就少点。

  ……

  “找到了!九霞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