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叔坐在店内,慢慢翻阅着桌上那本残破的古籍,自言自语:“到底是不如当年呢!”

  “怎么?没用吗?”江辰琊问道。

  只见四叔手中微芒泛起,那本残破的古籍慢慢随着四叔的呼应,从桌上飘了起来。不只是错觉还是如何,隐约间似乎听到书中传来奇怪的吼叫声。慢慢的,光芒散去,古籍又重新回到了桌上。四叔无奈的看着江辰琊:“就是现在这样,无论我怎么使用,都无法唤出万灵争鸣书里的奇珍异兽。”

  “方法不对?”

  四叔拿起那本不给面子的万灵争鸣书,翻阅道:“希望如此吧!要是少了什么,以现在的环境,我都不一定有办法可以修补。现在只能寄托于兽皇了,这可是他祖上的宝贝,若是连他都没有办法,我这辛辛苦苦淘来的万灵争鸣书只怕是要废了。”

  ……

  四叔盯着江辰琊,却又不做声,就那么看着,看的江辰琊浑身不自然。

  “你老盯着我干嘛?”实在是受不了了,这才问道。

  “我就是好奇,平日这个时候,你个死宅早就跑里间去了,今天怎么有闲情在外面给我帮忙?”四叔调侃道。

  没有直接回答,良久,江辰琊叹了一口气,这才慢慢说道:“凌霄说想向我学剑。”

  .酷匠1J网/唯¤一正版,其他Q都是'盗NN版{t

  “凌霄?那小子不是号称黑带,打的妖怪哭爹叫娘吗?怎么脑子突然开窍了?难不成你对人家使用了什么高压政策?”转念一想,又说:“我还以为你是良心发现,看我老人家无聊了几千年,想陪我多待会解解闷呢!谁知道是为了凌霄那小子,我心好累!”

  四叔这一番话,听的江辰琊一头黑线,抱怨了一声:“四叔,你老人家的思维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跳脱……”

  “你要想教他学剑的话,我倒是没什么好反对的,毕竟你们星凌门的东西也还是要传承下去的。既然他想学,把那些绝学交给他,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有一点要注意,你最好还是在葬仙绝尘图里把那些绝学传给他,现在这个世界的灵气实在是太少了。并且要提醒他,这些东西,绝对不可以轻易曝光。”

  “嗯!我会注意的,只不过,该如何向他解释呢?”

  “不用刻意向他解释,若是他真的想要学剑,就不能在意这些,你只需告诉他,时间到了,所有的一切都会明白的就行了。”

  四叔忧虑的翻着万灵争鸣书,道:“我有预感,那些余孽,不出百年,便可突破封印,对人间界发动全面性的攻击。仙界已经破灭,光凭我们两个,是不可能抵御他们的侵略的,所能指望的,只有葬仙绝尘图里的历练者。他们修炼的功法是适合所有人的,他们的战技则看他们的自己选择了。若是运气好,得到葬仙绝尘图里某些隐藏的传承,得到传承的这些人,很有可能会是我们的一大助力。”

  “所以你才会让我去《绝迹》里去寻找那些遗迹?”

  “没错!我这里的都是属于仙术,能够适合凡人学习的招式并不多,当年游戏人间的时候并没有在意这些,也就没有去搜集那些强势的功法和战技。而现在,那些东西已经湮灭在了历史的长河中,这才造成了今天这般囧境。”回忆一下,已是几千年,这几千年来结识了不少人,但最终留下来的,只有他和江辰琊的,其他的人……

  江辰琊见四叔陷入了沉思,淡然打断道:“你为什么不问我能否将星凌门的绝学传授出去?”

  听到这话,四叔先是一激动,然后又想到了什么,便翻了他个白眼,道:“你是寻我开心呢?你那个驴脾气,我这都几千年了我还不了解?”自己给自己倒上一杯茶水,品上一口,继续道:“你们星凌门的规矩,非本门弟子不可传授,这一点我可是相当的清楚。当年,因为你们有个厨子偷学了那么一招半式,便被你们满门追杀。那次,可是载入了神话时代的史册,也正是那次,再也没有人敢打星凌绝学的主意。我知道你想帮我,虽然现在星凌门不在了,但是你确定可以抛弃那些你们老祖宗定下的规矩?”

  或许是早就有这个想法,江辰琊很明确的告诉四叔:“或许我无法违背老祖宗的规矩,但如果我如果将一些人收入星凌门门下,再将这些绝学传给他们,这样,应该不算违反了规矩吧?”

  “你的意思是?!”

  江辰琊双眼明光闪烁,斩钉截铁道:“重建星凌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