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在吗?”江筱筱问道。

  最近因为家里出了点事情,急需用钱,只好将家中的一些古玩拿来典当些钱应急。当她推开这家名为仙迹的大门时,印入眼帘的场景,不似传统古董店那般古香韵味,却也不能说很现代化,因为她连盏电灯都没看见,也没有那种故作玄虚的油灯或者蜡烛什么的。所以,江筱筱很好奇这家店到底是靠什么来照明的。四周的摆设则是几套红木桌椅,看样子,估计不是古董。若是古董的话,一般老板们都会视若珍宝,哪会这样大方摆出来待客的?江筱筱一边诽腹着,一边走向柜台。明明在这里,却连个声都不吭,服务态度真差。

  “喂!你们老板呢?”

  ……

  坐在对面的男子没有回话,“我说你们老板呢?我这里可是有笔大买卖,若是我走了,当心你老板炒了你。”

  ……

  还是没有回话,男子只是静静地坐在那翻阅着手中的古籍。一旁的江筱筱却不乐意了,叫道:“不理我是吧?想安静的做个美男子是吧?本小姐今天还就跟你杠上了,看我怎么让你老板炒了你。”

  或许是觉着江筱筱有些吵闹,男子拿着书走向里间。而江筱筱却认为是自己的恐吓起了作用,员工听话去找老板了。“既然你这么懂得悔改,那本小姐就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老板提事了。”江筱筱这样心想。殊不知人家根本就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良久,江筱筱还没有见到这家店的老板,她等的有些不耐烦了。都说人要学会自力更生,别人是靠不住的。所以,她站起身来,走向里间。

  正在这时,仙迹的大门打开了,一个温和却带有戏谑的声音传来。“姑娘,私闯民宅可是违法的。”

  正是这个声音阻止了江筱筱进去了里间的步伐,她转身一看,看见一位身着白色长袍,留着一头秀美的长发,观容颜,那是相当的俊俏,对比当红偶像也是毫不谦让,看样子似乎也才二十出头。只见他右手拿着一把折扇,左手拿着一本残破的书卷慢慢向江筱筱走来。害得江筱筱心中小鹿一顿乱撞,花痴模式险些开启。

  “你也是来当东西的吗?这家店的老板不在,员工的态度都不能用差评来说明了。而且这家店连灯都舍不得点,虽然不知道他们是通过什么来照明的,但连灯都舍不得点的古董店,想来也出不起什么好价位。”此时的江筱筱简直就像一个深闺怨妇,脸上的表情岂是一个幽怨了得?

  “看来这位姑娘对本店的怨念颇深啊?”

  “怨念?怎么可能!本小姐从来都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吗?”遇到帅哥,一定要留下一个好印象,指不定哪天就勾搭上了呢?这一点是江筱筱一直以来都深信不疑的钓凯子法则。

  “呵呵!我就是这家店的老板。”四叔笑着将手中的书卷放到了柜台之上。

  一听,江筱筱顿时傻眼了。有道是卖家永远也不要去得罪买家,特别是送上门的买卖。否则,那价格,必定会一跌再跌。想到这里,江筱筱只能叹息一声,帅哥没勾搭上,生意估计还做不成,当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无奈的她只好准备移步走人了。

  “姑娘可是想做买卖?”四叔叫住了她。

  闻言,江筱筱已是一头黑线。心想,买卖是有,只是现在不能跟你做罢了,只怪我搬起石头砸脚,偏偏还是自己的脚。无奈道:“不了,我另寻买家吧!”

  “你现在应该很缺钱吧?”四叔一语道破。

  江筱筱被说中了心事,瞬间变得面容涨红,但嘴上却不承认,反驳道:“缺钱?我江筱筱会缺钱?本小姐缺朋友,缺凯子,什么都缺,但是本小姐缺的就只剩下钱了。你说我缺钱?你看我这包,LV(路易威登)的,你再看我这钻戒,21克拉的。本小姐会缺钱?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四叔笑容不改道:“你这包,似乎还是前些年的款式吧?再看你这钻戒,虽说21克拉的分量不少,但它的纯度似乎并不过关呢!”

  “你!”此时的江筱筱恨不得直接上前抽这个男人一个嘴巴子。

  女人嘛,心里总会藏着一些小秘密,而当某一天这些秘密被曝光的时候,你就只剩下一个身份——仇人,亦为眼中钉,肉中刺。

  想着继续争下去受气的还是自己,只好自认倒霉,启歩离开这家令自己生烦的店铺。离开的时候,还不忘回头留下一句:“不识货的家伙!”

  看着江筱筱渐渐离去的身影,四叔自言自语道:“还真是久违呢!那种熟悉到令人作呕的气息。我倒是很想知道,到底是哪方势力的余孽,竟敢在我附近兴风作浪。”

  听闻外面没了动静,江辰琊这才慢慢从里间走了出来,望了一眼四周,问道:“走了?”

  “废话,还不都是被你气走的!”四叔脸不红心不跳的说:“若非你给人家摆脸色看,这买卖会黄吗?虽然我极力的挽留,但是最后……”

  江辰琊面无表情的看着四叔,早已看穿一切的他,只说了一句:“我听见你们的谈话了。”

  话还没说完的四叔,突转话锋,道:“那啥哈!她也没什么好买卖可做的,都没啥有价值的东西,不做也罢!”

  永远都不要在一个弄清一切前因后果的人面前撒谎,因为你是在作死。

  江辰琊也并没有抓着这个话题不放,而是问了四叔另外一件事,道:“他们回来了,是吗?”

  “或许吧!”四叔大大咧咧的回答,拍了拍江辰琊的肩膀,安抚道:“别担心,也可能是哪只妖孽运气好,从裂缝中溜出去了,没有大碍的。”

  “改天还是亲自去看看吧!现在的世道不同,不适合修仙。而当年的强者都已经不在了,如果再来一次神话时代末期的那种浩劫,可不是我们两个就能挡住的。”江辰琊神色凝重的看着四叔,回想几千年前的那场浩劫,至今还有些后怕。

  “我们这个位面不适合修仙,不代表他们就能修仙啊?当年一直攻打到那个未知的位面,在那里的终极之战也是令那里千疮百孔。现在想想,那里的灵气估计也消耗的差不多了,如今应该也没有当年那么大的力量了。再说了,我是谁,我可是仙,会怕那么一群妖孽吗?”

  “你还是多留心一下封印那边的情况吧!”话完,便又是回到了里间。

  A酷6匠Kr网d^唯pB一1正P?版P、,其他¤》都Uj是盗版。G

  当年那场诛仙之战,所有的仙,除了四叔最终存活下来,其他的仙皆是埋葬在了那片战场之中。江辰琊清楚,四叔也清楚,诛仙之战的那群妖孽是何等的恐怖,便是仙也不敢轻易托大。而如今四叔表现的这般轻松,并不是他的实力有很大的精进,相对的,在诛仙之战后,四叔的身体里留下了不少的隐疾,实力大减。所以,他的轻松只是表现给江辰琊看的,为的只是不想给他造成太大的心里压力。

  四叔翻阅着柜台上的那本残破的古籍,喃喃自语道:“万灵争鸣书,你的出现,会不会让我有所惊喜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