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转瞬千年

  凌霄看着眼前的男人,神情很着急的说道:“四叔,怎么突然停下来了?快继续讲啊!那个江辰枫最后到底逃出去了没有?白衣公子有没有为难他?还有那个小师弟,他应该是江辰枫的亲弟弟吧?他们最后有没有光复星凌门啊?灭门的幕后主使到底是谁啊?”

  I酷匠g网\z唯/一/.正_+版,H其ZW他都ws是q盗*\版Q

  四叔轻轻地扇动着手中的折扇,略有玩味的似得看着凌霄,在凌霄期待N久的目光注视下,四叔长吁了一口气,说道:“今天的故事就到这儿了,明天再来吧!而且,你该回家了。”

  看了看时间,额……都七点了,的确有些晚了。凌霄极不情愿的离开,就在踏出门槛的那一刻,凌霄极其幽怨的说了一句:“四叔,故事讲一半会太监的。”

  “咳!咳!”四叔听到这话,险些将刚入口的茶水喷出来。“这小鬼!”四叔笑骂了一声,却发觉后方有人出来了,便立马调整了下状态,品了一口茶水,又拿起了扇子,装的一手好13。

  “他走了?“一个森冷的声音响起,而这个声音的主人却是一位俊俏的男子,只是整个人十分的阴沉,给人一种很不好招惹的感觉。倒是白费了那一张俊俏的小脸,还有那健美的身材。而他,是那神话时代星凌门最后的传承——江辰琊!

  四叔看了看门口的方向,笑道:“走了,怎么?不出去送送他吗?”

  江辰琊轻叹一声,索性陪四叔一起坐了下来,略有悠闲的倒上一杯茶,回道:“不了,他能照顾好自己。”

  四叔对江辰琊的话不以为然,似乎早已看穿江辰琊的想法。未过多久,江辰琊将茶杯放下,说道:“我出去逛逛。”话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死傲娇!”

  江辰琊走了还未多久,又有一群人拥门而入。四叔皱了皱眉头,头也不抬,就那么坐那,说道:“今天本店打烊了,想做生意的明天再来。”

  “回四叔的话,我们是奉了张董的命令来向您问好的。”

  “哦?问好?”四叔将杯子放下,看了他们几眼,旋即问道:“问好?我怎么觉得你们这架势,更像是来拆店的呢?”

  “四叔说笑了,我们哪有那个胆子啊?只是张董想和您老人家说下生意上的事宜。”

  “生意上的事宜?”四叔笑了笑,继续道:“这种事情,他自己不来,派你们过来,意欲何为呢?”

  “四叔莫要误会了,张董的意思是让我们通知你,而不是商量。”

  四叔一听,怒了,手中的茶杯离手,直接飞出。对方轻笑,白光一闪,原先的一身西装变换成了一套铠甲。手中大剑一挥,茶杯破碎落地,大笑:“怎么样?没想到吧?”这说话的语气,岂是一个嚣张了得?

  四叔向他身后望去,说道:“剑武者、魔术师、挽弓者、神谕祭司、愈灵医者、隐杀者、金戈铁骑,不错的阵容。”

  那个为首的剑武者看见四叔的反应,略有奇怪,问道:“看来四叔对于《绝迹》也有所了解。不过,你就不好奇我们是怎么将游戏中的力量转换到现实的吗?”

  四叔拿起桌上的折扇,扇动,道:“张泽他果然忍不住了,我给了他那么多机会,但他却从不领情。既然他一昧求死,我若不成全他,岂不是不近人情了?”看着对方,却发现隐杀者已经隐去了身形,笑道:“你们这群年轻人啊!干嘛非要急着送死呢?”话完,便是用扇子在身前一挥……

  张氏集团大楼——“人还没回来吗?”张泽问道。

  对面穿着十分妖娆的女子,用她那媚到骨子里的声音回答说:“张董~那些家伙,真是慢死了,要不要人家帮你催催呢?”

  张泽笑了笑,招了招手,将女子唤到自己身边,往怀中一拉,挑逗道:“催什么催?我还想做点好事呢!”说着,还将双手在女子的身体上游走着。

  “张董,你好坏哦~”女子脸色羞红的回道。

  张泽哈哈大笑:“我就是坏人,特别喜欢欺负人的坏人。”手上的力度随着声音又大了几分。

  “我说张泽,你可真是好雅兴啊!”

  衣衫褪去大半,正准备持枪而入的张泽,听到这个声音,立马停止了接下来的动作,问道:“谁在说话?快给老子出来!”

  “呵呵!怎么?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不知是什么时候,四叔已经站在了室中心看着张泽。此时的他披头散发,十分飘逸,是不是出场前还去用了下飘柔就不得而知了。身上穿着一套白袍,简直无法一个帅字了得。手中,嗯……还是那把折扇,还是装的那个熟悉的13。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四叔您老人家啊!”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是在不停的犯着嘀咕:“他怎么来了?难道李真他们失败了?所以这家伙是来报复的?真是一群废物!”

  “我也不跟你转弯抹角了,今儿个若是不把话挑明了,恐怕以后我老人家是没有安分的日子了。”

  “四叔请说,若能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提,张泽定当全力去办。”

  四叔笑言:“这件事倒也只有你能办到。”

  “哦?”

  手中折扇微动,脚下生风。刹那间,折扇便已经架在了张泽的脖颈之间,隐约间,仿佛能感受到来自扇面的锋利,惹得张泽一阵哆嗦,道:“四叔,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就是想请你去阎罗殿喝盏茶。”

  “四叔说笑了,阎罗殿那种地方,我一个凡人怎么能去的了,还是别为难晚辈了。”

  四叔就那么看着他,扇子也没有收回的打算。倒是先前那女子受惊不轻,和上司偷情,还没步入正题便闯入一人扬言杀生,甚是倒霉。

  “你倒是还知道你是晚辈,想当年,连你父亲张远也不曾敢来招惹我。倒是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兔崽子,掌握点东西就敢来扰我清净,当真以为我是软柿子不成?”

  张泽阴睛不定,回想当年父亲临终嘱咐,切不可去打四叔的念头。否则,必招杀生之祸。

  “我说过,不要去打葬仙绝尘图的主意,你却擅自动用,莫要以为我真不敢杀你,不过是看在你父亲的几分薄面罢了。”将扇子收回,换来的,却是凌厉一脚。张泽吃痛,直接撞飞在墙角。四叔说道:“明日,将你旗下的股份转到千盛集团名下,我想万盛元对这样一笔横财,一定会很感兴趣。”

  “四叔,这……”要知道张泽手中所持有股份的价值,那可是能够掀起一场金融危机的数量。

  “放心,我不会赶尽杀绝的,我只要《绝迹》股份,至于张氏的股份,看在你老爹的份上就不要了,”

  “嗖!”的一声,一枚箭矢飞出,张泽所发出的必死一击,却停在了四叔的身前。

  张泽看着眼前一幕自知已无生路,却又十分的不甘心。又射几箭。

  四叔轻轻一挥,身前的箭矢全部在一瞬间爆为粉末。道:“虽然你窥探了绝尘图的秘密,做到了能力具实化,但是现在的你,太弱了!”蔑视一眼,一个意念,“嘭!”的一声巨响,张泽便化为了一团血雾。

  一旁的女子显然是吓坏了,不断的后退,却不知逃向哪里。

  “你走吧!”

  女子感到不可思议,望向四叔,也不知是哪儿来的勇气,问了一声:“为什么?”话一出口,女子马上后悔了,能有一条生路已是不易,瞎问什么?若是他改了念头,恐怕自己和张泽的下场没两样。想到这些,女子不等四叔回答,便立马冲出门外。

  四叔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为什么?”又将视线转向窗外,喃喃自语道:“作为一个仙,我所沾染的鲜血已经够多了。”

  江辰琊回到店内的时候,一如既往,四叔依然坐在那儿装的一手好13。

  江辰琊眉头微皱,问:“你又杀人了?”

  四叔抿嘴一笑,回道:“你现在的感知倒是越来越敏锐了。”

  他一边向里间走,一边说道:“再这样下去,你会堕仙的,那意味着什么,你比我明白。”

  “你今日的话比往日多了不少,要是你一直都这样,这几千年来,我也不用那么无聊了。”

  江辰琊没有接话,只是步入里间,留下四叔一人,看着杯中的茶水,自言自语道:“堕仙吗?我倒是很想知道,那是怎样一种滋味。”慢慢品上一口茶水,突然冒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那滋味会不会有点咸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