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铿!”的一声,只见一柄金色长剑斩出,直接落在了谪仙无尘伞之上,竟是硬生生的将无尘伞劈开了?!这柄金色长剑,很有可能是一件地冥器。而眼前的少年,修为显然是要高上江辰枫不少。正这样想着,后方又传来一声娇喝。只见一名蓝发少女袖中飞出一条青蓝仙绫。刹那间,青蓝仙绫急速扩大,化为一道屏障,欲挡住那来势汹汹的焚血针。

  只不过,强如焚血,那焚血针竟是视青蓝仙绫如空气,直接霸道的贯穿而过,速度不减。蓝发少女倒也未花容失色,只是立在空气中。手中青蓝仙绫突然狂舞起来,听闻少女口中轻声道:“青绫壁!”只见那青蓝仙绫自少女袖中无线伸长,仿佛无穷无尽一般。青蓝仙绫自身前万般交错成形,一道壁垒生成。

  焚血针也是毫不客气,直接扎入壁中。少女微微一笑,单指对空一点,朱唇轻启:“束!”刹那间,青绫壁化为一个巨大的球体,并且散发着强烈的青蓝色光芒,而那中心之处,却存在着一点不和谐的金芒,而那,正是焚血针的存在。显然,少女这是想要强行将焚血针炼化收为己用啊!

  “我的东西,你这丫头可还没有资格收下。”空中多出的这一道身影,正是焚血针的操纵者。只见他抬手一扬,那原本还在少女控制之下的焚血针,便是破障而出回到了他的手中。心生郁闷,怎么这焚血针老是有人想要强行夺去呢?要是一些大能之辈也就认栽了,可偏偏是一些晚辈,越想越郁闷。

  空中少年少女皆是一笑,齐声道:“玉灵宫——北辰双星,前来讨教!”

  白衣公子闻言,瞳孔微缩,道:“我道是哪家势力这么大架势,原来是玉灵宫的人。”旋即,手中无尘伞的光芒又盛了几分,继续道:“只不过,那群掌事的竟敢派你们两个来插手此事,不怕过早夭折吗?”

  少年十分警惕的看着白衣公子,回道:“能不能插手此事,公子方才在交手时,不是已经试过了吗?”

  白衣公子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面前的一男一女,道:“湚天剑,珠云琉仙绫,玉灵宫的人还真是大方,这份厚礼我今日姑且就收下了。”

  “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白衣公子倒也不恼,继续保持着微笑,道:“莫要以为你们有了两件地冥器,我便奈何不了你们。”无尘伞飘出,所散发出的气机更加沉重了,“那两件地冥器,对你们而言,不过是催命符罢了。”

  “休得猖狂!”金光一闪,湚天剑急速斩下,一道剑气飞出,身形也在刹那间消失不见。再出现,便是化出成千上万道的身影,手中的湚天剑皆是光芒大盛。脱手,转瞬间,那千道金光便是刺向了白衣公子。

  面对如此繁密的攻势,白衣公子却是未显出一丝困扰之色,只是静静的立在那儿,倒是谪仙无尘伞所散发出的光芒越来越盛。最后竟是无法再看到他的身影,只能看见一个光团。光剑刺中光团,没有强烈的碰撞,而是直接融入其中。

  “吞了?!”少年看着光团,却发现有不少金线在光团表面不停的游走着,正当少年不解时,白衣公子玉唇轻启:“为何要如此凶狠呢?”话完,原本已经融入了光团的金剑,竟是在这一刻再次展现向四周爆发开来。少年见状,连忙后退,身后的少女却是上前再次唤出了青绫壁,免于一击。而其他人就没这么好运了,即便是白衣公子那一方人,面对如此无差别攻击,也只能暂避锋芒而有些反应相对较慢的人,便是直接死于剑下。不由得让人一阵唏嘘,这位公子,敌我不分,着实肆意了些。

  少年冷哼一声:“想不到你连自己人都不放过。”湚天剑朝天一指,顿时天地变色,一道巨型长剑成形,少年大喝,挥剑砍下。

  “那是他们无能,又怎么能来怪我呢?我这也是在清除一些废物而已。”说着,便是拂袖一挥。看碰撞,却是巨剑斩,光屏阻。只是白衣公子显然不想这样僵持下去。只见他,手势变换,空中那光屏慢慢弯曲,竟是有将那巨剑包围吞噬之势。少年见状,不由得脸色一寒,正欲抽剑脱身。但那包围之势却骤然加快,少年此时脱身已晚。

  “哥哥!”外围,那蓝发少女也是自己,催动着身上的珠云琉仙绫连忙击打着光屏,想要从外围将之救出。但奈何珠云琉仙绫虽属地冥器,却更长于用来控制,在这攻击上相对其他地冥器自然是弱了些。少年在里面也是一顿乱砍,不过并无大用。这光屏诡异的狠,砍在上面就像是砍在空气上一样,明明剑出了光屏,但偏偏阻碍了人的行动。所谓的攻击最终变成了无用之举,不过少女的攻击却是对光屏造成了一次次重击。想来,此招唯有外围能解,在这里面也只能干着急了。

  江辰枫见状,倒吸一口冷气。手中渝冰剑微动,刹那间,身形闪动,直接劈向了光屏。或许,渝冰剑并不擅长于强攻,但也不单单是控制,更多的也是侵蚀。而渝冰剑落在了光屏上,却没有直接劈开,江辰枫倒也丝毫不着急。“这位仁兄,请忍耐一番。”

  还没弄明白江辰枫的意思,少年便感觉到一股寒冰之气自渝冰剑弥漫开来。这股寒冰之气自外向内渗入,害得少年一阵哆嗦,连忙催动体内真气御寒。

  另外一边的白衣公子看着这一幕,却没有去阻止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嘴角挂着一抹笑容,让人难以捉摸。倒是他的手下们有些耐不住了,道:“公子,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啊?”

  白衣公子并未做声,视线丝毫不移,就好像没有听见似的,他是不急,可是他的手下却急了,又大声唤了一声:“公子!”

  白衣公子这才回头,只见他眉头微皱。看的手下心中一惊,暗骂一声:“遭了!”

  果不其然,白衣公子直接拂袖一挥,便是将这名手下扇出老远。“什么时候出手还轮不到你来教我。”话完,便继续看着前方,丝毫不将先前发生的插曲放在心上。那名手下也是气急,却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里咽。

  视线转换,只见光屏已经在江辰枫的刻意为之下,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冰球。江辰枫微微一笑,心想时机已到,嘴唇嗡动:“碎!”霎时间,冰球破碎,同时破碎的还有那诡异的光屏。

  倒是对面的白衣公子瞳孔微缩,道:“以化有形而破无形?!有意思!”

  被解救出来的少年脸色并不太好看,显然是被冻得不轻。但这礼数还是不曾忘记,说道:“多谢兄台!”

  江辰枫回敬道:“是我感谢你们才对,今日若非各位前来救援,只怕我们是要葬身于此了。”

  “公子,你又心急了。待我解决一切,还望公子跟我走一趟。”

  ,q看8…正版I》章:=节上☆酷e;匠网

  寻声而视,却见白衣公子正一脸笑意的看着他们,手中谪仙无尘伞暗藏杀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