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风猎猎,吹得人脸颊生疼,也为这夜景增添了一种凄凉。“嗖!嗖!嗖!”三道身影奔向了三个不同的方向。却不料,一道赤练光屏从天而降。口中一道精气吐出,轰在光屏之上,却未能撼动分毫。

  一道优雅的身影从天而降,却不染尘,一身白衣宛若谪仙。“阁下确实聪明,知道我们来了,便化出两道分身混淆视听。只是可惜,你碰到的是我。”说着,手中仙伞白光大盛,散发出万千气机,让一切都为之沉重。

  江辰枫不做回应,当机立断,三道身影齐奔白衣公子。渝冰挥动,齐斩白衣。白衣公子淡定从然,舞动仙伞,与之抗击。“铿!铿!铿!”接连三声,白衣公子身形未动分毫,脸上那一抹微笑,却未惊变。

  倒是江辰枫直接被震退数步,两道分身直接消散。而江辰枫也是一惊,嘴角溢出一角血迹。渝冰剑是什么?那是七十二地冥器之一,时间少有的利器,可破山河,碎苍穹的存在。却奈何不了一把白伞,反倒险些被其伤着。

  V酷l匠。D网!%唯一:正B版。●,2&其G(他f^都8R是盗qo版"

  白衣公子笑容不变,道:“倒是有几分能耐。”

  江辰枫冷哼一声,故技重施,渝冰斩,冰棘生。

  白衣公子身形不动,手中仙伞垂下缕缕光辉,硬是将身下的冰棘压碎。“在我面前还想走?”瞬间,脚踏清风,独然飘落,却是正好拦在了江辰枫的身前。白衣公子笑言:“公子这是要上哪儿去啊?”

  江辰枫眸光一冷,不由分说的直接纵剑一斩。只见白衣公子双指发力,便制住了渝冰,右手仙伞转动。见此,江辰枫剑刃一转,欲挣脱白衣公子的钳制。

  而白衣公子却是十分淡定从容的松开双指,飘然后退,手中仙伞向前一挡。下一瞬,渝冰斩落,与伞面碰撞的瞬间,迸发出无限的气机。

  江辰枫一惊,连连后退。看了看手中的渝冰剑,又看了看手中的白衣公子手中的仙伞,若有所思的问道:“可撼渝冰,又蕴有万法气机。质若璞玉,不染凡尘。敢问阁下手中可是气若谪仙,形不染尘的谪仙无尘伞?”

  白衣公子步浮虚空,微微笑道:“正是!”

  得到回答,江辰枫无奈一笑,倘若自己现在能够完全发挥渝冰剑的威力,自然可以于无人之境般冲杀出去。但此时,似乎有些麻烦了。

  白衣公子笑言:“不知公子可有妙法解此困局?”

  拂袖一笑,道:“妙法倒是称不上,但是想要留下我,恐怕没那么简单!”

  白衣公子眉角轻挑,微微笑道:“公子谦言了!”

  江辰枫收起渝冰剑,身形渐渐虚化,笑道:“后会无期!”

  当江辰枫带着江辰琊一起消失在了白衣公子的眼前时,白衣公子先是一惊,接着便无奈的笑了起来,自言自语:“浮虚幻境?!呵!竟是漏算了这一点。”单手一扬,眼前场景皆为虚幻。接着,便化为了一片混沌右手对空一划,一道光刃暴射而出。结果却是陷入泥泞一般,化为了幻境的一部分力量。白衣公子见状,柳眉一挑,蔑笑道:“竟然想借用我的力量来困住我?”手中无尘伞射出万千光芒,宛若白昼。“那就看看,你能吃下我多少招。”

  另一边,江辰枫与江辰琊继续逃亡,眼看便要踏出千星峰,脱离星凌门的范围。岂料,前方早已被重兵围得水泄不通。江辰枫见状,立马隐于一旁,藏匿于一个巨树之上。今日这般情况,只怕是没那么容易走了。御剑飞天的话,目标太过明显。否则,之前早就充上天际了,何须行于林木之间?他倒也不怕对方灵识搜索,因为他的身上还藏着第三件地冥器——浮虚镜。

  “嘭!”的一声轰鸣,一道幽影慢慢从虚空之中飘了下来,一位形不染尘的翩翩公子看着四周的空寂,无奈笑道:“失算,竟是让你溜了呢。”渐渐的,他的身形开始虚化,隐匿于虚空之中。

  天色渐渐亮了,江辰枫深知,拖得越久,只怕这危险更大。为今之计,恐怕也只能是硬闯了。抚摸着手中的渝冰剑,无奈叹息一声。回想往昔,星凌门历属当世三大正派宗门之一,那是何等的辉煌。可现如今星凌故任掌门及数位太上长老接连仙逝,宗门实际大损。常言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已无至尊者坐镇,却拥有着数件天翎器及地冥器的星凌门,无疑成为了众矢之的,招来灭门之祸。

  江辰枫看了眼江辰琊那张小脸,眉头不由得一皱,喃喃道:“不知道师父的沉香散还有几分效用,琊小鬼这时候若是醒来,定会大闹起来,那可真的是麻烦了。”手中拿出一面古镜,此镜镜面模糊,无法映射出镜外之物,镜框十分简朴,没有一丝花哨,与普通的铜镜无异。但只有真正掌握这面古镜才知道,它的外表只是它的伪装,它的内在却是无法复制的独一无二。作为七十二地冥器之一的浮虚镜,岂能一般?

  江辰枫无奈叹息一声:“到底是无法完全发挥浮虚镜的能力,否则以它那以假乱真的能力,又岂用担心大能之辈灵识的搜索?”

  小心的将自己和江辰琊的气息隐匿起来,若有大能在此,江辰枫这般自是无用之举。但是面对眼前的这些人,自然可以搏上一搏。

  脚踏星罗疾影步,轻轻一跃,落在另一颗大树上,看了看敌方并无异常,便大胆的继续向前跃去。此时额江辰枫只能祈祷那些大人物还在星凌门寻找天翎器,无暇关心他的存在。

  只是往往世违人愿,当江辰枫即将越过敌方封锁线时。一道劲风吹来,吹的身上衣衫猎猎作响,江辰枫立马亮出渝冰剑,挥剑上前大吼一声:“挡我者,卒!”

  前方那人笑而不语,只是慢慢打开一把白伞,利用伞面挡在身前,“铿!”的一声却是正好挡住了渝冰剑的攻击,这才轻轻笑道:“公子走的未免也太着急了点,更何况公子将我困在了浮虚幻境中,我若是出不来,不知公子可会内疚。”不错,来者正是先前使用谪仙无尘伞的白衣公子。

  江辰枫剑锋一转,侧向立斩,口中问道:“你这不是已经出来了吗?看样子,还挺轻松的。”对于浮虚幻境,江辰枫再了解不过了,以敌之力,滋养幻镜之阵,除非对方的攻击已经超过了幻境所能承受的限度。

  等等,他既然出现在这里,也就是说,他的攻击已经超过了幻境,麻烦了……想到这点,手中渝冰剑的力度又大了几分。

  白衣公子御气一躲,飘然而离,远远的看着江辰枫,似乎是在打量着什么。手中仙伞脱手而去,带着一股奇异的气机飞向了江辰枫。

  江辰枫一看,暗惊不好,脚踏星罗疾影步连忙躲闪,奈何无尘伞已将江辰枫锁定。眼看无法摆脱,只好握紧手中的渝冰剑,转身一斩。“铿!”的一声清响,震得江辰枫一阵手麻。而在这时,一枚金针突然出现,并射向江辰枫,此物正是焚血针。

  眼看将至,前方谪仙无尘伞又攻击不断。江辰枫自知若是被焚血针刺中,定会毙命。因为对方很精明的冰明甲无法防御的地方——头部,但此时江辰枫也只能寄托于冰明甲了。运集一身全部真气,全力催动冰明甲。一股冰蓝色的光芒自江辰枫衣服下的冰明甲发出。以虚化实,以光化盾,御之所敌。至于,能否挡住这一劫色江辰枫也不清楚。

  “铿!”只见一名俊俏少年,一剑劈开了无尘伞。后方一位蓝发少女袖中飞出一条青蓝仙绫,化为一道屏障,欲挡住来势汹汹的焚血针。

  只闻二人齐声道:“玉灵宫——北辰双星,前来讨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