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虫小技,能奈我何?”对方一阵狂笑,随手向外一推,光屏便化为一阵波纹,扩散出去。顿时,原本融入光屏的冰锥重新显现出来,单手一指,大喝一声:“去!”

  “嗖!嗖!嗖!”所有的冰锥都攻向江辰枫,而这些冰锥的表面上都附有一层淡淡的紫雾,显然与之前有所不同。江辰枫眼神一凝,这渝冰剑嗯攻击可不是闹着玩的,更何况对方还做了不知名的手脚。渝冰一立,汇聚天地之寒元,瞬间,一个若隐若现的六棱锥初显成。江辰枫大喝一声:“冰凌封!”六棱锥瞬间由虚化实,而江辰枫则藏匿于其中。冰晶内,江辰枫双目紧闭,双手自然下垂。整块冰晶浑然天成,似乎他本就生于此。

  “嘭!嘭!嘭!”无数次的撞击接连而来,但那块冰晶却是纹丝不动,只是多个冰锥反复撞击处,而留下了一些淡淡的残痕。由此可见,江辰枫这一招冰棱封的防御力相当强悍。

  “哼!固地自封!当真以为我奈何不了你吗?”脸色一沉,手中现出一枚金针。此针看起来十分光滑,没有一丝凸起或者凹陷,但只有真正了解的人才知道并非如此。它的外表雕刻着天地间最复杂的法纹之一,但这种纹路却小到连修仙者都无法完全看清,更别提普通的凡夫俗子了。而这枚金针并非绣花针,也不是什么缩小后的金箍棒。而是三十六天翎器之一的锁神棘的其中一部分,也就是以单点攻击而闻名整个神话时代的焚血针。

  运法催动焚血针,顿时,天地精元汇向焚血针,风云一阵翻涌。一时间,四周杀意浓重,犹如存有实体一般。这便是天翎器的独到之处,远胜地冥器的地方。地冥器的强大不可置否,但天翎器内蕴天地法则,可引动天地元力相助。试问?如何与天相争?作为天翎器,强大是无可争议的。更重要的是对使用者的消耗要比地冥器要小得多,这便是天地法则的力量,即便是一部分,也是不容小觑的。

  “去!”一声令下,焚血针化为一条金线,划破虚空刺向江辰枫的眉心之处。“哼!此番定让你万劫不复!”

  只是一个瞬间,焚血针便贯穿了冰晶,来到了江辰枫的眉心之前。眉心,元神的所在之处,破灭元神,此招着实恶毒。

  正当众人都以为江辰枫必死无疑之时,却未料眉心之处亮起一道白光射向焚血针,竟是想要强制收为己有。

  施法相唤,想要将焚血针收回,谁料那白光如此难缠,焚血针内留下的元神印记却也是出现了消磨的迹象。“难怪面对焚血针能够持恐无慌,原来还有这等逆天宝物伴身。不过,我的焚血针也不是那么好收的。”

  冰晶碎,化被动为主动。眉心光芒大盛,耀若白昼,所有视线内只有白色。片刻后,光线逐渐暗淡,而江辰枫早已不见踪影,连同江辰琊一起消失了。

  焚血针回到施法者手中,唯一庆幸的便是焚血针还在自己的手上。因为他清晰的感到刚刚那道来自江辰枫眉心处的牵引,还有那种压迫的无法呼吸的强大威压,险些令焚血针脱离了自己的掌控。那种强大的力量,很有可能是不亚于天翎器的存在。越想越火大,吼道:“都给我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黑夜下,某处树林内一道黑影窜过。稀疏的身影若隐若现,林中的动静越来越大,野兽皆惊,四处乱窜。刀光剑影闪现,全部攻向一个方向。“轰!”的一声碰撞,强烈的寒冰之意肆虐而来,所过之处皆为冰霜。

  “哼!果然在这儿,看我如何收了你!”

  剑意浓重,周围一片沉寂。突然剑锋一转,横斩一式。一道巨大的剑气肆虐而出,所过之处皆为飞沙走石。顷刻间,冰棱丛生,周遭一片狼藉,寒冰之意竟是令那道剑气直接消弭于天地间。

  急忙一跃,意想避过这些冰棱。原地已生出一块异常粗大的冰晶,庆幸避过。下一秒,数声惨叫传来,正当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时,下方的冰棱碎裂,从中飞出一块冰锥。脸色微微一变,惊道:“冰中生冰,出其不意,当真是好手段。”说着,手中的长剑向前一横,“铿!”一阵剑的铮鸣传来。奇怪?这冰锥上的力量,怎么感觉和之前不太一样了?似乎……多了点什么?

  另一个方向,江辰枫背着江辰琊奔于山路间,不时的回头望了望星凌门的方向,心中暗下决心,他日必会重建星凌,光复门派,名震天下。

  “琊小鬼,我们一定会回来的,一定……”说着,江辰枫眼中的光芒又坚定了几分。

  前方,数人出现,皆为黑衣,暗纱遮面,与先前那些人装束无异。为首者,剑尖垂地,阴森道:“这位小兄弟,是不是走的有点急啊?要不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

  江辰枫渝冰一挥,十分厌恶的看着对方,喝道:“要战便战!”

  “好!好一个要战便战!”长剑一指,“那便如你所愿!”

  杀意涌动,江辰枫不禁汗颜。今日形式显然大大不利,对方对于擒拿他似乎是势在必得,而他却因还要护住江辰琊的周全,而无法展开手脚。心中暗骂一声该死,手上的动作却不敢慢下来。

  渝冰剑芒大盛,剑身萦绕着一股浓郁的寒冰之意。渝冰一斩,绝冰丛生。突然出现的冰棱,虽然没有伤到对方,但也令对方一滞,而这短短片刻,便已足矣。

  S酷匠4网●首#发}

  “嗖!”一道身影袭来。江辰枫连忙使出玄冰天罡,怎料对方早有准备,竟是如入无人之境一般手中现出的是一把暗黑色的匕首,直接破开了玄冰天罡,没入了江辰枫胸口心脏之处,手段狠毒可见一斑。还未完,当匕首进入江辰枫身中的第一刻,便涌出一股残暴的吞噬之力,这股力量在江辰枫体内一阵肆虐,使之在肉眼可见的情况下快速老化。

  “哼!死在噬仙匕下,你也该自豪了。”对方眼中杀机不减,十分凌厉,直到江辰枫化为无数星光消弭于天地之间,这才微微一愣,继续挥动噬仙匕,扎在江辰琊身上,现实老化,最后也是化为无数星光,而噬仙匕却没有反馈丝毫能量给使用者。

  “真是想不到啊!竟然连你都失手了。”

  收起噬仙匕,拂袖绝尘,淡道:“哼!少在那说风凉话,你有焚血针在手,却也未见到你有所作为。”

  “你!”想了想,有继续说道:“是吗?那你的噬仙匕可是完整的天翎器,怎么也没能留下他呢?”

  二人皆是一气,便率领手下继续追击。

  一次,两次,三次……连续三次,噬仙匕都扎入了江辰枫的心脉之处,若是一般的修真者,在噬仙匕的吞噬下,早已灰飞烟灭,命赴黄泉。而江辰枫却成了一个异数,明明被噬仙匕吞噬至衰老,却在最后关头化为无数星光,而非一抔尘土,着实不符合常理。

  “这些都是分身吗?”

  “如果是分身,那他身后的那个孩子又如何解释?而且,这些并非分身那么简单。我肯定我们每次追上他的时候必定是其真身,只不过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溜了而已。”

  “你料想的不错!”

  二人听闻其音,皆是一惊,恭敬道:”恭迎公子!”

  来者一袭白衣,长发飘逸。其面若冠玉,一双深邃的清眸耐人寻味。整个人宛如谪仙一般降临尘世,让世间的一切都为之黯淡。他的手中,握着一把仙伞,伞骨如玉,晶莹剔透,伞面洁白如雪。他,打着这把仙伞,从天而降,似乎此伞就是为他所制,使得周围的一切都成为了他绽放的陪衬。

  “二位长老客气了,我不过是一介小辈,受不起长老们行如此大礼。”话虽如此,但是他却不曾屈身了不曾改变姿态,骨子里流露着说不出的傲气。

  看向远方,嘴角扬起一丝清秀的微笑,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的身上应该有着浮虚镜这等宝器。”

  “公子是指那面名震上古,可以完全复制真身,一人可当千军的浮虚镜?!”

  白衣公子摇了摇头,淡然道:“千军倒算不上,至少,他没有那个能力。不然,别说留下他了,便是我们也危险了。”脚踏虚空,步如流星,留下一道余音,“继续追击!这次,他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