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且不要说我们欺负你赤手空拳。”说话者当即冲了上来,其实他早就手痒了,若不是之前不好插手,他早就动手了。

  看着先后不一的人,江辰枫不由得感叹,这配合,虽然从表面上来看十分混乱,倒是细心的话就会发现他们的间隔完全一致。抬手横剑一挡,并没有想象中的对峙,对方只是一击之后便转换方位。第二剑,另一个人,力度与第一剑相差无几。但这时间的间隔却是短之又短。勉强挡住第二剑后,不等第三剑,身后便传来一股寒意,心惊一声:“不好!”

  起身一跃,侧身空翻,顺势将剑劈下,“铿!”在力道上,显然江辰枫更胜一筹,对方顺势向后一退,尽量减少江辰枫的攻击所带来的影响,纵然如此,也是一阵手麻。小小的扳回一成,但麻烦依然不断。数道剑刃向江辰枫袭来,但江辰枫此时仍在空中滞留,并无发力点。危及之下,江辰枫左手手势变幻,一点淡淡看光从江辰枫指尖泛起,口中轻声道:“玄冰天罡。”一股浓郁的寒冰之气随着那点光芒散发开来,护在江辰枫四周。刹那间,剑刃落下,“砰!”的一声,却未伤及江辰枫分毫,而是尽数斩在了一道无形的护盾之上。但盾内江辰枫也并不好过,多方面的重击,也让得施法者脸色一阵苍白。眼眸凌厉一挑,大喝道:“乾坤有道——震!”

  转瞬间,一股强烈的震荡之势以江辰枫为中心散开。那些攻击之人,皆是一惊,连忙收剑,奈何却是慢了一步,尽数被震开,连退数步,体内气血更是一阵翻涌。

  目光交错会意,不给江辰枫丝毫喘息的时间,再度奔上前来。却未近身,而是在江辰枫四周,围成一圈。正当江辰枫以为又是一次无间隔围杀时,对方的反应却是大大出乎江辰枫的意料!”

  众人身形旋转一周,脚下步伐随心而动,执剑落地,眼中杀意涌动,口中齐声念道:“幻化绝杀,封迹灭陨,天道亡存,地冥烬燎。”

  数道赤色虹光随剑刃落向地面,毫不犹豫的直接袭向江辰枫。江辰枫看了一眼那些急速的攻击,笑道:“雕虫小技。”脚尖轻盈一跃,滞留空中,本想让这些攻击相互冲撞而抵消,却未料竟是小看了几分。

  只见那数道虹光正要碰撞之际,却是出人意料灵敏的拐了个弯,形成环绕之势。还没完,环绕之势一成,赤光大盛,一凶兽光影闪现其中,一阵阵兽吟威鸣四方。

  江辰枫一惊,立马御气纵身离去,谁知对方早已万事俱备。单是用眼睛去看自然是无法发现什么端倪,直到临近边缘,一道赤色光屏阻断了他的去路。

  拦住去路,围杀其中。想要困杀我?想得美,挥剑一斩,没有任何声响,宛如斩入泥泞一般,但仔细一看,江辰枫手中长剑,只剩下短短一截,其他的,竟是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准确的说,应该是化为了一滩铁水。江辰枫看了看手中的残剑,心中为之大惊:“好高的温度,幸好我留了个心眼。否则,这若是让我鲁莽的闯了过去,即便我有冰明甲护体,恐怕不死也得脱层皮。这些人,倒真是好生毒辣。”不过,又是笑了笑,“可惜遇到的是我。”

  而在他人看来,江辰枫此时只能束手就擒,毫无反抗之力。但往往,事出意料。只见光屏内,一阵寒意涌动,纵然是这合力之技也大受影响,而这股寒意的源头则来自于江辰枫手中的一柄水晶长剑。此剑全身呈冰蓝色,剑身晶莹剔透,其剑上刻纹虽略显繁复,却宛若天成。

  见此剑都是为之一惊,毕竟,谁会料到一柄长剑会有如此威能呢?而一旁还在恢复的头领也是为之动容,嘴唇嗡动:“渝冰剑!想不到竟是渝冰剑!”心中念头一横,好一柄渝冰剑啊!又是一件地冥器,算上先前那件冰明甲,此人竟是有两件地冥器!要知道,且不论那天翎器,单是一件地冥器,不论类型,都足以令人成为一方英豪,更何况是两件了,由此看来,这小子在星凌门的地位定然不低。此子今日必须留下,纵然是他赢了,恐怕自己也只能背弃诺言将之强行留下了,今日这张老脸定是不保喽!

  江辰枫怎知对方心中所想的改变?纵然知晓,也是无法选择。要知道,现在所要承受的合击之技绝对不是江辰枫所能承受的。且不提那屏障的高温,单是这阵内的威压,便有些令人喘不过气来,更何况,这还只是前兆,接下来会如何,难以预料。所幸这技能应是属火,而江辰枫自身属性为冰,略有克制。但若是,双方实际相差太大,即便是克制,也回天乏术。以一己之力硬捍众人合力,江辰枫还未傻到这种地步。于是乎,渝冰出鞘,而这渝冰剑也就成为了江辰枫最大的凭借。

  一见江辰枫气势大增,脸色皆是一变。左手滑过剑刃,鲜血残留剑身,而那数道虹光,也是越显鲜红,光芒大盛,大有阵成之势。

  江辰枫自然看得出,对方这是在以自身精血催阵,而逼得他们这般肯下血本的原因,只是因他手中的那件地冥器——渝冰剑。而这渝冰剑也是这阵法之中最大的变数。

  看着身前的屏障,江辰枫呼出一口浊气,心中计策已成,渝冰轻挥,眼中厉光一现,轻喝道:“舞刃回旋!”渝冰斩出,身随剑动。只见,这渝冰剑直接落在屏障之上屏障微微颤动。一剑尚是如此,那么,接连几剑呢?舞刃回旋,招如其名。只见江辰枫身形旋转手中长剑一次又一次的斩在光屏上,“咔擦!”一道裂纹出现在光屏上,还未结束,又是一剑斩落,那道裂纹越发明显,沿着这道裂纹,衍生出了不少的新裂纹。江辰枫嘴角扬起一丝笑意,下一秒,清脆的声响,传入众人耳中。

  光屏破碎,施法者皆是吐出一口鲜血。江辰枫也是一惊,这阵法的强度超出了他的料想,要知道,这渝冰剑可是上古神兵。虽然以江辰枫现在的修为难以激发它五分之一的力量,也可以碎山河,破苍穹。而这光屏竟是未被一剑击破,更是在属性相克的情况下。如此,可想而知这阵法的厉害之处,实在是令人汗颜!

  “吼!”兽影由虚化实,一只巨大的兽头张开狰狞的兽口向江辰枫咬去。

  一股热浪迎面而来,江辰枫着实一惊,未料这攻势还没完没了了。御气轻身,脚下偏锋一转,渝冰一斩一阵震鸣传来,心中暗惊。江辰枫虽有一剑之击,却也是险葬兽口。

  “该死的!”江辰枫暗骂一声,手中动作却不慢。只见渝冰剑芒大盛,蓝芒闪耀,令周围一片通明,渝冰凌空斩下,剑身拖着一道虹光。“轰!”一道蓝虹射出,落在那个兽头之上,直接贯穿。异兽痛苦一吼,顷刻间便化为了无数星芒消散于天地间。

  施法者皆惊不好,急忙收法,却有几人反应稍慢,便化为了一道湮粉。

  “啪!啪!啪!”一片掌声响起,“渝冰剑果然名不虚传,真不愧为地冥器之一。”

  江辰枫飘然落地,淡然道:“阁下过誉了,还望阁下能够兑现承诺,放任我二人离去。”

  对方阴冷一笑,手中泛起妖异的紫色光芒,说道:“本来是可以的。”

  江辰枫一听,便知事有变故。果不其然,对方化为一道残影。江辰枫冷哼一声,脚踏星罗疾影步,几个呼吸间便传来数十次碰撞的声响。另外几人倒也不闲着,纷纷亮出法宝相竞插手。江辰枫眼神一厉,凌空一跃,手中渝冰剑芒一凝,大喝道:“千蓝冰散!”

  只见渝冰剑化出一个巨大的光团,四周寒意涌动,在江辰枫意念的牵引之下,由一化千,化为上千光芒爆射而出。仔细一看,并非普通光芒那么简单,而是由一枚枚晶莹剔透的冰凌锥所致。

  面对的漫天冰雨,对方反应急速。首饰变换,身前便升起一片光屏,这光屏着实诡异,所有冰锥宛若牛入泥潭一般。

  酷jF匠6网唯0,一m#正h版,?{其他都s是盗c版n|

  “今日,你就乖乖束手就擒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