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赵老爷子浑厚苍老的声音在这个不足100平的青瓦木房内萦绕,他佝偻着身子,一手拿着泛黄的《道德经》,一手捋着他花白的胡子,摇头晃脑的在木屋里踱步,他眯着眼念完了老子《道德经》中第八十一章中的第一句,然后等着坐在四方桌前的小姑娘跟着念。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不知道过了多久,木板房内依旧安静得只听见呼吸。

  “嘭!”赵老爷子用手拿着书使劲往小姑娘的脑袋上一拍,只听“哎哟”一声,小姑娘立马回过神来,捂着脑袋,小嘴嘟着道:“爷爷,你打我干嘛?”

  S酷匠网!首发

  “干嘛!”赵老爷子声音一沉,身体就由内而外散发着一种不寒而栗的威严,吓得小姑娘直打哆嗦,“让你不好好念书,在哪里想什么呢?”

  “我……我……”小姑娘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她在想什么,其实他想得问题可多了,比如:爷爷为什么不让她像其他人一样送他去学堂读书,又比如小朋友们总是说爷爷是臭道士,不愿意跟她玩耍,再比如其他小朋友都有爸妈,她的爸妈呢……可是这些她都不敢跟爷爷说。

  “我什么我,有话就快说,别支支吾吾的!”

  “爷爷,我想跟小雅他们一样去上学堂!”小姑娘低着头,两只小手揪着衣角,弱弱的道。

  “想上学堂啊?”赵老爷子背着手,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

  “嗯……”小姑娘微微点头,她很怕她的爷爷,因为爷爷只要不高兴就会罚她练习基本功。

  “哼……难道爷爷的学问比不上学堂里的老师?”

  “不是的爷爷……”对于赵老爷子的学问,小姑娘是深信不疑的,只是自她懂事以来就一个人跟着爷爷读那些生涩难懂的经文,除了无聊还是无聊,小雅告诉她学堂可好玩了,老师讲课生动有趣,还有许多小朋友一起玩。

  “不是……”赵老爷子横眉楞眼的看着小姑娘,吓得她不敢再提上学堂的事,“那是什么?”

  “因为……因为……”小姑娘低着头,两颗水晶葡萄般的眼珠不停的左右摇摆,她的额头冒着细细的汗珠,他不敢说是因为和爷爷读书无聊,如若她因为无聊而不愿意跟爷爷读书的话,那么爷爷一定会重重的责罚她,不让她吃饭,还要蹲马步、踢腿端碗等等。

  “因为什么?”赵老爷子浑厚的声音压得更低沉,给小姑娘造成一个无形的压力。

  “因为爷爷教的东西都没有用处。”这一直都是她内心的想法,现在都什么年月了,谁还一天到晚的读经文,讲修行,讲悬壶济世,将捉妖布道啊。

  “放肆!”小姑娘话音刚落,赵老爷子就一掌拍向那年事已高的四方桌上,“这些都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你居然敢说没用!”气愤的赵老爷子一把将手扬起准备一巴掌扇过去,可是看见这个没爹妈的孩子,终究下不去手,“去给我蹲马步,直到太阳落山为止!”

  “蹲就蹲!”小姑娘看来是到了叛逆的年纪,第一次这样顶撞爷爷,可是又不敢太过顶撞,倔强的在烈日下蹲马步。

  赵老爷子坐在屋檐底下的长木凳上,一手拿着老掉牙的烟斗一手支着龙头拐杖,眯着眼看那倔强的小姑娘。

  “丫头,知道错了么?”

  “爷爷,您说您做了这么多年的道士,你见过鬼怪,见过神仙么?”小姑娘语气中带着些讽刺的意味。

  “道士?呵呵……”老爷子听了小姑娘的话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好笑,他深深的吸了一口土烟,微微仰着头将口腔里的烟吐出来后才缓缓地说:“丫头,谁告诉你我是道士的?你以为我教你的那些《奇门遁甲》”《黄帝内经》、《周易》、《太平经》,那些兵法,相术,风水你以为都是用来捉妖的?”赵老爷子有些得意的反问小姑娘。

  “村里所有的人都说你是臭道士!”其实也不是所有人都说赵老爷子是臭道士,只有年轻人喜欢这样叫,而老一辈的人对赵老爷子那是相当的敬佩,好几次村里的人都想让赵老爷子当村长,可是赵老爷子说什么也不当,但凡村子里哪家有什么大事小事都会找赵老爷子商量。

  “丫头,听好了,你爷爷我不是什么道士,我是无宗门第三百四十七代掌门人!你若把我的学问都学好了,我就把我这掌门之位传给你!”

  “爷爷,你当我还是三岁的小孩子啊,你不就是我们赵家的当家,还掌门呢,自己给自己当掌门!”

  “死丫头,越来越不像话了……”赵老爷子双手握着龙头拐杖,死劲的敲着地面,发出咚咚咚的声音,“罢了罢了,现在的年轻人都不相信这些了,等你长大了你自己会明白的,给我站马步到太阳落山,我下山拿些东西。”赵老爷子说着,慢悠慢悠地转身回房拿了一个包,便下山了。

  小姑娘哪里是什么善男信女,赵老爷子前脚一走,她后脚便立刻跑到屋檐下的摇椅上躺下,她闭着眼,伴着摇椅一前一后摆动的节奏哼着他们这里口口相传的小曲,好生惬意。

  她叫朽株,是十八年前赵老爷子在舞阳河畔的一株腐朽的树桩上捡来的孩子,那年赵老爷子的孙子犯下族规,被逐出匏瓜寨,膝下再无子女,看见这名女婴生得十分乖巧可爱,便将她带回匏瓜寨,取名为赵朽株。一晃眼朽珠从一个襁褓女婴变成如今亭亭玉立的大闺女。

  皎洁的月光洒在幽静的青山上,青山绿水环绕着天山,微风拂面,鸟叫虫鸣。

  朽株悠闲的躺在青山中一颗千年榕树上,她闭着眼,上半身靠着榕树的主干,一手放在腹上,一手随意的下摆着,身披一件银质的黑色斗篷风衣,赤着脚,脚上的银铃随风响动。

  今晚的她异常的烦躁,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闭眼脑海里总是会出现村子里的小伙伴们嘲笑她没爹没妈的情景,白天惹爷爷生气,爷爷下山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的事。睡不着,索性她就来到这里听风细语。

  风儿送来淡淡的花香让她神清气爽,小鸟时不时的啼叫着,虫儿也为她唱着安眠曲,很快她那颗烦躁的心便静下来,慢慢地进入梦乡。

  “怎么我们绕来绕去还是在这里?”

  “怎么办?怎么办?”

  “大家先别慌,我们先在这里住一晚,等天亮了我们再想办法!”

  “不行不行……这里太阴森了,我可不敢大晚上的在这里睡。”

  “……”

  零星的话语伴随着越来越大的风吹进朽株的耳朵里,谁?谁这么晚还在这荒郊野岭,难道是偷情的小情侣,朽株想着,并没有太在意。

  “救命……救命……”

  风中隐约传来救命的声音让朽株警觉起来,她立刻站起,一手扶着树干,闭着眼,集中精力寻找声音的来源,当她确定这些声音是从东北方向传来时,她的眉头不由得拧作一团。

  她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去一探究竟,因为青山的东北方乃是匏瓜寨的禁林,供养着许多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唯一可以说得清楚的就是那里也供养着他们村子里的老祖宗,非重要节日那里是禁止进入的,没有族中长老的允许,擅进者是要被逐出村寨。

  “是谁胆子这么大,擅自进入禁林!”朽株心中暗想,“一定不是寨子里的人,要不要去救他们?”她眺望着远方,风越来越大,三千青丝随风舞动着,她的指甲深深地嵌入肉里面。

  “沙……沙……沙……”怒风吹得整个青山的树左右摇曳,深林里的沙沙声并不能掩盖那急促的呼救声。

  异风肆起,吹得朽株有些站不住脚,身上的银铃也在风中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怎么会突然起这么大的风。”朽株一只手掩面挡风,一只手紧抓着树干,她抬起头,艰难的睁开眼睛,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看向天空的月亮。

  月光仍旧皎洁,一团青幽的行云缓缓地在月亮上路过,待月亮再次出现时,月亮四周却是迷雾缠绕。

  “救命啊……”

  “救命啊……”

  呼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

  她掐指一算,心中暗想不好,子时一过,就是五月初五,乃五毒月中最毒的日子,俗称五毒日,且不说五毒日是“天地交泰九毒日”的第一日,会有很多毒物出没,就连平日青山禁林里出现的野兽都是十分难对付的。

  想到这,朽株顾不上太多,纵身一跃,飞奔向青山禁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赵婉雅说:

亲们,第一次来这里写文,大家多多关照哟,有什么意见和建议都可以留言哦,我的文还不成熟,希望大家多提提意见

《无宗门之朽珠传》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