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个人分成两组,靳还珠、钟浩辰、上官沁和霍靖云一起坐一辆车从前门进去,穆无殊,古青凤,罗莎和沈佳颖开车在雅典娜歌舞厅附近停车,然后由古青凤和罗莎将车开到后门以保证不会被发现。

  “就这儿吧,再靠近就太扎眼了。”无殊说完,罗莎利索的踩刹车将车子停在离雅典娜歌舞厅不远处的一个小巷子里。

  无殊和沈佳颖对视一眼“我们先走了,自己小心点,注意信号。”虽然知道对方不会对人物疏忽,无殊还是习惯性的叮嘱了一句。

  “知道了。”罗莎打个响指表示明白。

  这边无殊和沈佳颖按照昨天踩点的情况故意装作四处乱逛的样子将周围的情况观察一边,确保没问题才缓缓向歌舞厅走去。

  “哇,你的面具好漂亮,在哪里买的?”

  “用得着买吗,九爷送的,今天晚上雅典娜好像要办什么假面舞会,听说是洋人的玩意儿,挺新鲜的,我们可都是从烟姐那里领的。”

  雅典娜舞厅门口几个女人叽叽喳喳的攀比着自己的衣服首饰,“假面舞会”几个字落进了无殊的耳朵里。

  “无殊,你怎么了?”沈佳颖见无殊发呆,不由得问道。

  无殊摇摇头“没什么。”

  想了想还是走到那几个女人身边掏出一叠钱道:“几位姐姐你们说的假面舞会是什么,听起来很新鲜的样子,给妹妹说说呗?”

  那几个女人原本被无殊打扰到是有点不耐烦的,看到那一叠厚厚的钱却是一下子眼睛发光,争先恐后的道:“我知道我知道,雅典娜的九爷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说是要办一个假面舞会,就是大家都带着面具,谁也不认识谁,一起跳舞喝酒。”

  “真的,你们的面具好漂亮啊,我也想去玩玩儿,不知道哪里可以买到这样的面具,什么时候开始呢?”这个时候的无殊像极了一个虚荣贪玩儿的庸俗女人。

  偏偏这些舞女只要有钱什么都好说,一个个儿积极的说着自己知道的消息“面具进去以后跟酒保要就可以了,不过你们外来人要付钱的,这个可不便宜呢,我听说八点半就要开始了,去晚了可就没了。”

  “这样啊,那我先去了,这点钱就给各位姐姐买点点心吃。”无殊笑着将钱递给其中一个女人,故作紧张的跑向大门处。

  沈佳颖一直跟着无殊,那几个女人的话她自然也是听到了的,看着无殊故意装成一个舞女去跟那些女人套近乎,沈佳颖只觉得好笑。

  “无殊,你说这算不算是老天爷也看他不顺眼呢?”沈佳颖温柔的眼眸中满是戏谑的看着无殊道。

  无殊笑“的确,我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巧的事情,我们进去把这个消息告诉她们。”

  “好啊,我很期待呢!”沈佳颖一改往日温柔的样子,有点调皮的道。

  想当然的,霍靖云一行人早已经到了舞厅,霍靖云和靳还珠坐在雅座上各自手边放着一杯红酒,钟浩辰完全一副花花公子的样子搂着靳还珠在舞池里跳舞,时不时的撩拨几句,逗弄的靳还珠气急败坏。

  “怎么这么早就来了,说好的一起,据然放我鸽子。”一进门就看到了上官沁,无殊故作抱怨的说道,顺手从路过的服务生手里拿了一杯酒,坐在上官沁身边,妖艳的红色礼服犹如盛开的玫瑰,那叫一个妖艳。

  上官沁不以为意的笑道:“誰让你们那么墨迹,华先生都等不及了。”随即低声道“你们怎么进来了?”

  无殊轻抿一口杯中的红酒鼓作气恼的道:“就你有理由,下次不要跟你一起了。”话落,压低了声音道:“八点半以后有假面舞会,那个时候更方便动手。”

  “假面舞会?怎么会这么巧?”上官沁在美国留学四年多,对假面舞会这种东西自然不会陌生。

  这边两个人聊着,另一边沈佳颖坐在了霍靖云身边“大哥,你们怎么走得这么快,我们紧赶慢赶还是没赶上。”

  “这不是来了吗?”霍靖云声音依旧冷酷。

  沈佳颖也不介意,故作好奇的道:“大哥,听说这里有什么假面舞会,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这是在变相的向霍靖云汇报自己打探到的情报。

  “是吗,那我们也玩儿一下。”霍靖云那冷冰冰的声音说出这样的话有点怪异,沈佳颖却是很开心的,她们的意见得到许可,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吴金宝和情报查到的一样,八点差不多的时候果然出现在了雅典娜。

  t酷:s匠网jt首zQ发:

  看到吴金宝,靳还珠跟钟浩辰低语了几句,钟浩辰点头,两个人牵着手向休息区的雅座走去,正好是吴金宝习惯用的座位附近。

  吴金宝不知道是不是自知坏事做尽,还是习惯了帮会的风气,每次一出门都前呼后拥至少是个打手簇拥着。

  吴金宝要去自己惯用的作为势必要经过还珠坐的位置,果然,进门走了不到十步,吴金宝就看到了一声神秘紫色的还珠。

  “这位小姐,我们又见面了,还真是有缘啊!”

  “吴老板。”上官沁布不冷不热的打一声招呼,故意表现出一副勉强的样子,上一次自己对这个男人可是不假辞色的,要是态度转变的太明显,只怕要引人怀疑。

  吴金宝一副惊讶的样子“原来小姐认识吴某,倒是吴某孤陋寡闻竟然不知道这么漂亮的小姐的方面,还请赐教。”

  明明是一个江湖草莽,说穿了就是一个有点势力的流氓,却硬是要做出一副风流公子的样子,咬文嚼字的,上官沁只想甩头走人。

  总是心里各种不愿,脸上还是不显山不露水的道:“吴老板谬赞了,我叫水心,很普通的名字。”脸上的表情还是很生硬,明摆着不愿多谈。

  吴金宝好像没看见上官沁不乐意的神请,兀自道:“上一次遇见小姐就觉得小姐气质出众,魅力非常,不知吴某是否有幸请小姐喝一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