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意见?”无殊冷冷的看一眼那个女人,浓妆艳抹,看着就像个花孔雀。

  “神气什么呀,男人婆。”那女子被无殊冰冷的眼神看的心里一滞,却又觉得没面子,强自梗着脖子刻薄的道,生怕别人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啪”一个耳光落在那女人脸上,整个大厅都静了下来。

  只是一瞬,那女人反应过来顿时尖叫道:“啊啊啊!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眼睛一转,朝着门口进来的男人嗲着嗓子告状:“吴老板你终于来了,你看这两个贱人,我都说了我是你的人了还敢这么嚣张,根本就没把吴老板您放在眼里。”

  “谁敢欺负我的宝贝儿?”西装革履的男人一手揽在女人的腰上不安分的移动,那双冒着精光的眼睛却盯着上官沁,眼里冒着让人恶心的邪光,穿着固然精致,却跟这优雅的西餐厅的气氛及其不符。

  无殊看着那男人恶心的样子,下意识的看向靳还珠,心道幸亏今天没有叫罗莎那丫头出来,嘴上却道:“是我又怎么样?”

  :酷)#匠☆v网首发

  “好好好,好一个泼辣的美人儿,我吴某人还就喜欢这样的小辣椒······”

  吴老板大驾光临,鄙店真是蓬荜生辉,这两位小姑娘看着就是毛躁不懂事的,不知吴老板能否给徐某一个面子,大家和和气气的喝酒吃饭,今天这顿,就算徐某头上了。

  “吴某倒是不知,徐经理还是行侠仗义之人哪,到也罢,既然徐经理开口了,吴某便给徐经理这个面子,两位小姐,后会有期。”

  “我倒希望后会无期。”上古沁冷冷道,她隐隐约约能猜到无殊这样闹的目的,可是这个男人却是太讨厌。

  那男人倒也不气恼,冒着精光的眼睛饱含深意的看了无殊二人一眼便抬脚离开,他身边那女人恶狠狠地瞪了无殊一眼,却也无可奈何的跟着离开。

  “两位小姐受惊了,为了补偿二位,两位小姐今天可以进入我们餐厅的贵宾包间用餐,请二位小姐移步。”

  让服务生送走那惹人烦的男女,徐经理客气的说道,典型的商人姿态,客套却不生硬。

  “这么说我们两个倒是因祸得福了,谢谢经理招待。”无殊和上官沁对视一眼说道,很显然她们都不相信对方会为了这么一点小事而做出什么赔偿,事出反常,就去看看他们有什么目的好了。

  进了包间,那徐经理客气的道:“不知二位小姐可是江州的陈老板介绍来的客人?”

  虽然在问话,那眼神却是一直停留在无殊的脸上,和当初陈瑞一样,激动,又有点迟疑。

  “我们倒是认识一位陈老板,只是不知道和徐经理说的是不是同一个人了。”无殊思索着说道,心下已经确定这个人要么是穆家的人,要么就是洛家的人了。

  “陈老板让客人转交一枚戒指。”徐经理说道,俨然已经激动的不行。

  穆无殊缓缓的抬起自己的左手“可是这一枚?”

  “属下徐江见过大小姐。”看见那枚戒指,徐经理一下子从一个圆滑世故的商人变成了铁血刚毅的军人,向穆无殊行礼的姿势犹如轻松一般笔挺。

  “徐叔不必多礼,现在不是军中,父亲也离开多年,无殊替父亲谢谢徐叔。”

  谢谢你,即使父亲去世那么多年却依然遵守诺言,明明是一员虎将,却心甘情愿的埋没在这灯红酒绿中。

  “小姐折煞属下了,这一声徐叔,属下当不起。”徐江听到无殊的称呼连忙推辞。

  一旁默不作声的上官沁却是若有所思的看着无殊,之前只以为无殊家里有点钱,现在看来没那么简单啊。

  正想着,却只听穆无殊道:“对了徐叔,忘了介绍,这是我的好朋友上官沁。”

  “徐叔好。”靳还珠点头致意。

  徐江连忙道:“既然是小姐的朋友,便是我徐某人的朋友,上官小姐不必客气。”

  坐在沙发上,,穆无殊直接道:“徐叔,我这一次来上海想喝我的几个姐妹做点生意,不知道徐叔有没有什么建议?”

  无殊的话没有挑明,但是她想徐江应该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果然,徐江闻言愣了一下,随即道:“不知道小姐有几个姐妹,想做什么生意?”

  无殊笑:“我六个姐妹,有两个是做衣服的,我也没什么主意,就想着先开个成衣坊,徐叔你觉得怎么样?”

  无殊想过,突然出现六个生面孔的女孩子,不管是在哪里都会引起注意,上面给的据点虽然宽敞,但是不能保证不会暴露,而成衣坊不管是店员还是老板,哪怕全是女孩子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所以无殊才决定以成衣坊作掩护,建立一个临时的据点。

  话说到这里,上官沁已经明白无殊的打算了,虽然有点感慨无殊财大气粗,却不得不承认,无殊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成衣坊,倒是适合女孩子做,属下这里有几家店铺的房契,大小姐可以去看一下,然后自己选择。”

  徐江说道,眼神慈爱的看着无殊,像是一个父亲看着自己的女儿。

  “那就谢谢徐叔了,我跟姐妹们商量一下,定好以后再来找徐叔帮忙,徐叔可不要嫌我烦啊!”无殊笑嘻嘻的说到,和陈瑞徐江这些人说话就像小的时候跟父亲身边的那些军人们说话一样,不由自主的就放下了那一身坚硬的防备。

  从餐厅出来,上官沁就一直看着无殊。

  走了许久,无殊突然开口道:“徐叔和陈叔不一样,他祖辈是满洲正白旗的贵族,上下等级森严,他们军人都习惯自称属下,当初父亲劝过很多次都不停,然后就由着他了。”

  “你要成衣坊是想做据点?”上官沁问道,好像关于徐江的那些话她没有听到似的。

  “只是暂时的打算而已,还要跟教官他们商量一下,如果不成的话,就当我自己想赚点钱玩玩好了。”

  无殊不在意的说到,虽然说多一个据点对他们来说是好事,但是这次大家来上海是执行任务,所有的事情都是上面安排好的,如果霍靖云或者钟浩辰其中一个人不同意的话,她这个据点就建不成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