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练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眨眼间已经是一个月以后,这天晚上刚结束一天的集体训练,谍影特工队的队员们正在召开睡前卧谈会。

  “爱你们说教官们是怎么想的啊,前段时间明明说了要单个训练的,突然有进行集体训练,是不是说我们的训练快要结束了?”

  喝着沈佳颖靳还珠特意调配的睡前饮料,罗莎问道。

  没错,就在进行了三个星期的惨无人道的单个训练后,教官组又把她们集结在了一起进行集体训练。

  这让六个姑娘都疑惑不解。

  “大概是吧,我们从进入最初级的训练营到现在也有半年多了,除了那三次考核之外就没有执行过任务,也该让我们练练手了。”

  古青凤叼着一颗苹果含糊不清的说道,说真的,她还真有点想去执行任务呢。

  正说呢,嘟嘟嘟嘟急促的哨声响起,六个人一怔飞快的换了衣服赶向综合训练场。

  “报告教官,谍影特工队前来报到,请指示!”这个人无疑是无殊。

  在单个训练结束以后,六个人一致推选综合能力最强的无殊作为谍影特工队的队长,在霍靖云和钟浩辰不在的时候统领小队。

  日本人长驱直入,过不了多久就会进攻上海,现在,上面要求谍影特工队奔赴上海协助上海军统方面给日本人制造障碍,阻止日本军队攻入上海,回去收拾东西,十分钟后,出发!

  酷1匠'网i}正&{版^首发☆‘

  任务说来就来,没有给谍影特工队一丝准备的时间,却没有人抱怨,虽然她们在封闭的训练营中,但是前段时间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的消息她们还是知道的,收到这个任务的第一时间除了愤怒,就只有激动。

  愤怒日本人贪心不足占了我中华那么多领域还不知足,激动她们可以为抗战出一份力量。

  或许这六个年轻的女孩子暂时还不太懂什么民族大义,可是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阻止日本人侵略自己的家园。

  绿色的民用卡车里,霍靖云严肃的道:“这一次任务上面并没有做详细的安排,我们只要见机行事,凡是可以阻碍日军进程的事情,都在任务范围内,还有,这一次日军也很有可能向侵占南京时一样派出大量的特务渗透到上海,甚至还有可能有正规军,我们任务的重中之重就是把这么鬼子全都给揪出来。”

  “你们觉得我们从哪方面着手比较好?”钟浩辰道,上面安排的任务虽然没有作出具体安排,军统方面却是有一定的情报的,那些情报是他们展开任务的基础。

  霍靖云言简意赅的道:“假币、屯粮、搜寻特务。”

  “教官的意思是日本方面打算用假币扰乱上海的经济,跟我们打经济战?”

  沈佳颖突然道,作为上海资本家的千金,她早些年在欧洲留学,家里又是做生意的,对这些是比较敏感的。

  “屯粮是为想存储战争资源?”

  无殊紧接着道,日军侵华本就是远道而来,几遍后勤保障在完善,军需补给也会有不足的时候,所以这是打算拿着中国人的资源来打中国人了?

  罗莎一脸愤愤然道:“真不要脸,抢了我们的东西还来占领我们的国家,简直就是强盗。”

  “别捣乱,听教官怎么说。”古青凤捅她一下,提醒道。

  罗莎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

  “大致就是这样,其他的要等我们到了上海再进行摸索。”霍靖云道。

  他没说的是,上海军统方面他并不觉得可以信任,日本特务渗透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军统上海站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上面发出询问电报以后才说了那么几乎,却是寥寥几笔,根本没什么作用。

  一路行驶到了一处秘密据点,是一座看起来还不错的小别墅。

  “就是这里啊,看起来还不错。”罗莎提着箱子四处打量着,看起来不像是来执行任务的,反而像是来游玩的。

  “视野开阔,占据制高点,易守难攻,确实不错。”观察了一下,沈佳颖也不由得发表意见。

  上官沁坐在沙发上道:“休息一下吧,说不定以后就没什么休息的时间了。”

  “好啊,正好也有点累了。”古青凤闻言一屁股坐下,眼睛还不停的看着,这别墅比起她老家来,不知道好处了多少倍。

  “咦,霍教官呢?”看够了华丽的别墅,罗莎这才注意到霍靖云没有跟他们一起进来。

  她一出声,几个女孩子这才发现霍靖云竟然不在。

  “他应该有事出去了,还有,罗莎,忘了来的时候怎么说的?”无殊冷声道。

  此时的上海虽然还没有被日军攻占,可是特务却是无处不在的,还教官教官的叫。

  罗莎脸色一变,歉然道:“对不起,我叫习惯了一时改不了口,我会改的。”

  她不是傻子,当然明白这里暴露了身份有多危险。

  “好了没事,这不是在家里吗,以后注意就好了。”沈佳颖连忙打圆场。

  “好了大家刚到都先休息一下,尽量保持常态,不要太敏感了。”钟浩辰出声叮嘱道,来到这里就免不了要出去,这些都是新进特工,万一要是太紧张神经兮兮的,还什么都没做就暴露了,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消息半响,无殊站起来道:“上官陪我出去一趟。”

  “好。”上官沁也没有问她去那里,直接答应。

  “小心点。”沈佳颖叮嘱道,虽然不知道无殊去做什么,但是她知道无殊不是任性的人,出去自有她的理由。

  “放心吧。”无殊嘴角微弯。

  马克西姆西餐厅,无殊和上官沁坐在作为上,悠闲的喝喝着红酒,聊天。

  “这位小姐,请问您的牛排要几分熟?”服务员恭敬的问道。

  “全熟。”无殊头也不抬。

  服务员顿了一下,劝道:“这位小姐,我们这里的牛扒是专业英国厨师做的高档牛排,全熟有点老,你要不要考虑换一下?”

  “我说要全熟,你听不懂?”无殊语气有点不悦,小脸儿微沉。

  那服务生正要说什么,一个尖酸的声音突然插进来“土包子,吃牛排居然还有吃全熟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