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靖云沉默不语,却是挽起了自己的袖子,露出那一道刺眼的血痕。

  无殊看到的却是他抓袖子是露出的右手上的那两排牙印,都半个月了还没好,看起来咬的挺严重的。

  “还疼吗?”下意识的问出口。

  胳膊上的伤是训练时留下的,谁都不可避免,所以她没必要道歉,可是这个牙印却是实实在在的自己欠他的,理应问一下。

  霍靖云眼神奇怪的看了无殊一眼,转身就走,就在无殊以为他又要装高冷的时候却只听他道:“你自己咬一口试一下就知道了。”

  自己受了枪伤都可以正常那个训练了,那家伙手上的两排牙印竟然没有消失,无殊有点尴尬,觉得自己咬的太狠了,可回过头来,却又觉得那家伙肯定是太娇嫩了,不然那么点伤口,怎么可能留这么久。

  跟在霍靖云身后,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无殊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和无殊一样,接受完上午集体的体内能训练以后,其他人也开始了自己的专项训练,上官沁的爆破则是由钟浩辰负责,据说这家伙也是从外国某个名牌学科大学毕业有在德国服过兵役,不管是医术还是爆破方面在国内都是首屈一指的。

  “研究炸弹最重要的是什么?”钟浩辰懒懒的靠在椅子上看着上官沁演示了一般自己的操作方法,然后提问道。

  &V更q新….最快:上1酷-匠‘c网+P

  “爆炸威力。”上官沁很想说这不是废话吗,不过,鉴于这家伙暂时顶着个教官的名头,所以忍住了。

  钟浩辰像个流氓似的摇着手指头道:“NO,NO,NO,一为注重威力的炸弹只适合在正面战场上使用,我们特工用的炸弹,有时候威力并不需要太大,很可能我们我们研制出来的炸弹只需要炸死一个人或者销毁一份文件就可以,这样的情况下,对炸弹的威力要求并不是很高。”

  “所以,是炸弹的造型?”上官沁皱眉道,顿了顿又道:“或者说,我们要做的是怎样方便携带,不容易被发现?”

  钟浩辰的提醒让她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确实,向她们这样的条件,要有大量的大威力炸弹并不难,难的是怎么携带炸弹而不被敌人发现。

  “聪明。”钟浩辰打个响指赞赏道,对这个学生他倒是很欣赏,专业技能不错,性格也很沉稳,如果弄呢更活泼一点的话就完美了。

  “你研制安放炸弹的本事我见识过,我也没什么能教你的,现在你要做的就是了解目前世界上各种类型的炸弹,包括国内外最先进的炸弹和乡村山里那些没有任何科学性可言的土炮,你们以后使用炸弹的机会多,但是更多的时候拆弹的技能才是保命符,所以你就跟着我学习拆弹。”

  “我知道了,不过,教官你说的炸弹的外形我觉得等有时间可以叫无殊一起来研究,她脑子里鬼点子比较多,说不定比我们这样规规矩矩的人反而更有优势。”

  “这个再说吧,我们先开始。”钟浩辰终于坐正了身子拿起桌子上各种炸弹模型开始演示起来,上官沁也随即进入了状态。

  沈佳颖因为性格细心,又对数字极其敏感,所以成了谍影特工队当仁不让的通讯兵,此时,她正在一间安静的房间里接受电讯的学习和训练。

  特工营最初训练的时候大家对这些都有一定的接触,不过仅限于发报和对着密码本接收电报,而沈佳颖现在学习的却是更深参差的密码破译,也就是说只要学得精,沈佳颖不光是谍影特工队以后的通讯兵,甚至还能截获敌人的情报加以破解利用,可以说她以后就是谍影特工队的眼睛和耳朵。

  教沈佳颖的是一个之前不认识的女教官,不苟言笑,却对密码有着走火入魔般的热情。

  比起无殊等人一对一单调的训练,古青凤几人这边就热闹多了。

  古青凤和罗莎本就是一刻不斗嘴就嫌烦的主,再加上靳还珠是不是地这边掐一下,那边打一下,真是好不热闹。

  “罗莎给我下来,我让你攀绳梯,你干嘛呢?”

  看着像个猴子一样掉在绳梯上面荡秋千的罗莎,蓝迷迭手中的鞭子挥的猎猎作响。

  “蓝教官,好歹我们也认识这么久了,你放轻松一点呗,我一定不回偷懒的,我只是想让教官您乐一下啊,啊···蓝教官别,我马上下来。”

  另一边也在怕绳梯的古青凤和靳还珠看到罗莎这个样子一时间也是哭笑不得。

  蓝迷迭是特运营里格斗数一数二的老牌特工,这一次也被安排到这里来训练谍影特工队,本来是为了加强难度将绳梯的下端给解开了,高度也增高了不少,却不想被罗莎当秋千玩儿了。

  幸亏蓝迷迭习惯了板着一张脸,不然,这会儿只怕是要跳脚奔溃的。

  “靳还珠罗莎对打。”稍许,蓝迷迭开始训练是那个人的格斗。

  “教官,那我······”

  古青凤迟疑着道,本来她和罗莎是负责后援一组,应该一起训练的,可又多了个靳还珠,这就成三缺一了。

  “你跟我打。”蓝迷迭冷冷的丢出这么一句。

  “啊,你···”古青凤张大了嘴巴,她连无殊都打不过,蓝教官被被到这里来当格斗教官就已经代表了她的格斗非同一般,自己凑上去岂不是只有找虐的份?

  “有那么一身蛮力,还每逢出任务都受伤回来,我都替你觉得丢人。”

  蓝迷迭嘲讽道,古青凤却是俏脸一红,没有反驳,只是有点惊讶的道:“蓝教官,您怎知道的?”

  自己力大无比这件事就连无殊那些队员们都不知道,因为执行任务过成功一般都是用枪或者炸弹,和敌人打斗的时候别人也没空注意自己,训练的时候为了防止打上搭档,她一直都是控制着力道的。

  “你为别人着想控制力到是没错,但是这也让你没有机会将自己的力量发挥出来,现在,不要有所保留,向我攻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