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甘心的窝在卡车后面,无殊用没受伤的手摆弄这上官沁拆下来的炸弹。

  正苦恼呢,眼睛却落在离卡车不到三米的一丛竹子上,转头看看对方放枪的地方,这会儿又来了几个人,沈佳颖他们打的困难。

  “打火机给我。”将炸弹藏在车轮后面,无殊匍匐着到霍靖云身后。

  霍靖云看她这个时候没有武器还过来捣乱顿时口气有点不好“回去!”

  “打火机。”无殊固执的道,她一点都不想跟这个男人接触,但现在她们是一条线上的蚂蚱。

  不知道无殊要做什么,霍靖云却还是趁机放了几枪,将打火机给了她。

  只想让她尽快离开危险地带。

  无殊也不多说话,拿了火机机灵的躲回卡车后面。

  将炸弹从车轮后面拿出来,三下五除二将其他七零八碎的东西全拆了只剩下雷管,贼兮兮的爬到那一丛主子后面,抓住一根有小孩手腕粗的主子慢慢的将竹子拉弯。

  用早前解下来的鞋带将炸弹绑在主子顶端,直接将竹子枝头压在地上,点燃其中一根引线,对着敌人的方向嗖的一下放开。

  上官沁她们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响了一下,然后就看到她们刚才还噼里啪啦枪声四起的地方火光照天。

  “哪儿来的炸弹?”罗莎的手还保持着射出微型弩的动作,一脸大写的蒙蔽。

  “是无殊。”沈佳颖走到几人的身后道,刚才她夺了司机的司机的手枪和敌人作战,才没有赶过来和小伙伴儿们一起玩儿。

  古青凤还在拿着一杆步枪警戒,没空过来说话。

  敌人被解决了,上官沁比较好奇无殊的炸弹是怎么弄过去的,她对几个人道:“走,过去看看。”

  几个人过来后就看到无殊一副很虚弱的样子被霍靖云抱在怀里,呆愣了一下古青凤连忙问道:“无殊你受伤了?”

  “我没事。”无殊淡淡的道,转脸神色不郁的看着抱着自己的霍靖云“放我下来。”

  霍靖云却像是没听到似的,直接对司机道:“继续开车。”

  自己抱着无殊径直上了卡车车厢。

  怀里把这一个人,他却轻松地跳上了差不多一米多高的车厢,好像怀里的无殊一点重量都没有似的。

  剩下几个人面面相觑,还是上官沁比较冷静,回过神来道:“走吧。”

  哦,好,几个人迟钝的反应过来,一个个跟着上了车。

  一次小型的战斗,因为大家没带武器,避免跟敌人发生正面冲突,倒是没有人死,只是大家都躲的比较狼狈。

  和司机一起的一个年轻士兵将手电筒,医药箱拿过来递给最靠外边的靳还珠,一语不发的回到驾驶室里。

  “霍教官,你先把无殊放下来,我替她处理伤口。”古青凤吞了口口水道。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今天晚上的霍教官好恐怖。

  霍靖云一言不发的将无殊排在怀里,却将受伤的那边一边身体让了出来。

  “教···教官?”古青凤吞了口口水结结巴巴的道,眼睛却看着脸色惨白的无殊。

  .最新h“章{,节Q,上酷$匠网

  无殊的的伤口分别在左肩膀和左臂上,要脱衣服检查的,霍教官你这样是几个意思?

  “你去前面。”无殊本来就受伤了,这会儿被霍靖云这么抱着,烦得很,语气实在是好不起来。

  霍靖云完全不搭理她,直接对古青凤道:“检查伤口。”

  古青凤看看无殊苍白的小脸,再看看霍靖云万年不变的冰块脸,决定还是听霍靖云的,毕竟无殊这会儿没什么战斗力,霍靖云可是没受什么伤的,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再说了只是露出个肩膀,看看也没什么。

  这样做了一番心理建设,古青凤认真的检查起无殊的伤口。

  左边的袖子完全被血浸透,一扯动衣服,就钻心的疼,最后古青凤直接拿了剪刀将无殊的衣服剪开。

  “嘶”黏在伤口上的布料被扯开,无殊还是疼的倒吸了口气。

  看着无殊被血染红的肩膀,古青凤紧张的手心直冒汗,她接受了特工训练,也杀过人,但是那都是远距离射杀,而且一般都是敌人,现在眼睁睁的看着无殊血染的身体,她好像又回到了那个血腥漫天的时候。

  “嘶,青凤醒醒······”扯着布料的剪刀戳在伤口上,痛的无殊咬破自己的唇瓣,却还是不停的吸气。

  古青凤还没反应过来,手里的剪刀就已经易了主,霍靖云一把夺过剪刀看着古青凤的眼神像是要用眼神杀死她。

  “无殊,对不起。”终于反应过来古青凤看着痛的整个脸都扭曲了的无殊,愧疚的要死。

  “这个时候你想什么呢,想让无殊痛死啊!”罗莎看着一向好强的无殊疼成那个样子,忍不住责怪古青凤。

  古青凤自觉心里有愧,再加上刚才想起的事情,情绪有点低落,难得的没有回嘴。

  无殊突然开口道:“好了,我没事,快把子弹取出来吧,再这样下去我才是真的要疼死了。”

  古青凤刚才那样的表情,无殊自己也有过,不难想到她刚才在想什么,无殊心里也是极不好受。

  古青凤沉默的为无殊检查伤口:“手臂上的是贯穿伤,没什么大碍,肩膀上的有点麻烦,我没有麻药。”

  处理好了胳膊上的伤口,古青凤皱着眉头犯了难。

  无殊肩膀上的子弹卡在骨头中,不取出来是不行的,但是要做手术的话,却没有麻药。

  “没关系,把子弹取出来吧,现在还不知道要被送去哪里,最好到达目的地前把自己单取出来。”

  无殊淡淡的道,眼睛微微闭着,不知道是在思考问题还是太虚弱了。

  “那怎么可以,没有麻药你会疼死的。”这下就连一向淡定的上官沁也淡定不了了。

  “就是啊,无殊,没有麻药好疼的。”罗莎也跟着附和,虽然是古武世家的传人,但是她一向是比较怕疼的,没有麻药取子弹,想想就觉得好疼。

  “疼一下比没命的好。”麻药虽然能让她避免疼痛,但是说真的,这个时候让她失去神智陷入昏迷,她还真的不放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徐静宁说:

  啦啦,我可怜的闺女又受伤了,心疼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