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营不留不干净的人,既然你们执意要维护古青凤这个不干净的人,那就一起受罚吧。”

  一向和蔼的季向平冷着脸丢下这样一句近乎冷酷的话转身便走了。

  上官沁和沈佳颖还有靳还珠都神色复杂的看着无殊,本来古青凤获救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可是这样的事情却让无殊一个人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她们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无殊,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对不起!”季向平走了出去,跟着她的教官组守卫也走了,蓝迷迭手一抬,押着古青凤的两个卫兵就松了手。

  古青凤走到无殊面前,一脸愧疚,她只是性子直爽,却不是傻子,刚刚主人明明已经动了杀意了,却在和无殊打了一通哑谜后又放了自己,一定是无殊答应了主任的什么条件。

  “说的什么话,别忘了我们是一个整体,大家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无殊故作轻松的拍怕古青凤的肩膀,心里却明白,这一次交易,只是个开始,以后会有各种理由来利用自己手中的情报网。

  古青凤一脸的感动,眼睛红红的活像只兔子,眼巴巴的看着无殊感动的说不出话来。

  “行了,咱也别为难几位教官了,走吧。”上官沁直接走到了蓝迷迭面前,伸出双手。

  靳还珠沈佳颖和罗莎一一照做。

  蓝迷迭一言不发,从身边的守卫手中拿过手铐,一一铐在除了古青凤(她从一开始就被拷上了)之外的五个人的手腕上。

  “看什么看,还不回去,明天照常训练。”邹娜一改妩媚诱惑的样子严肃的吼了一嗓子,围在无殊他们寝室外面的学员们一下子做鸟兽散。

  从始至终,霍靖云就那样站在门口,一句话都没说,眼神好像在看着房间里,却好似又什么都没看,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这也是在你的计划之中吗?”经过他身边,无殊轻声问道,平静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霍靖云知道,从离开哈尔滨之后,她的声音就一直这个样子。

  张了张嘴要说什么,无殊却已经抬脚走了出去。

  大概是她们几个人的态度好,或者又是笃定没有人可以逃得出几百名特工的驻扎地,守卫们只是跟在无殊她们几个人身边,并没有像看守真正的犯人一样粗鲁又严格的押着。

  走出学员宿舍楼,过来几个人守卫拿着黑布条将无殊她们的眼睛蒙起来“接下来就交给霍教官了,我们还要回去跟主人复命,就不送了。”

  眼睛被蒙着,无殊几个人只听到邹娜这番话,然后将响起了踢踢踏踏的脚步声,接着是汽车声。

  古青凤突然大声道:“蓝教官,对不起,我为之前的冲动之下说的话向您道歉。”

  蓝迷迭帅气的脚步一顿,寒冰般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却是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哪怕,她知道,那些孩子们,都看不见。

  绿色的民用卡车在江州夜晚的街道上晃晃悠悠,不知驶向何方,车厢里只卡车行驶的声音,几个人都闭着眼睛或假寐,或者休息。

  突然间,靳还珠睁开了眼睛“有炸药。”低低的,刻意压低的声音却叫醒了最为警惕的无殊和上官沁,两个人还没你弄清楚怎么回事就先将身边的罗莎和沈佳颖古青凤捅醒。

  “怎么回事?”大家都醒了,上官沁这才问道,无殊已经利落的将手伸向沈佳颖的头上,女孩子的钢卡都特工来说是最便捷的钥匙。

  “不知道,我只是问到了火药的味道,很近。”靳还珠说道,手伸向无殊,这些人中,只有无殊一个人会开锁。

  而最先发现炸弹的是靳还珠而不是无殊或者上官沁这个爆破专家,自然是因为靳还珠常年玩儿毒药,练就了一个狗鼻子,完全是凭着味道感觉到的。

  “大家仔细搜一下,看看在哪里?”无殊打开大家的手铐最后才开自己的,顺便提醒道。

  “要不要通知一下霍教官?”古青凤问道。

  “问什么,还不定就是人家放的呢,你一问,直接让人家把我们重新抓起来算了。”

  罗莎没好气的道,青凤被陷害,虽然确实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她是清白的,但是霍靖云一直不发言,她就是不爽。

  “别胡说,这汽车要是炸了,我们大家都得死,相信霍教官没那么蠢。”沈佳颖低声呵斥道,这个温柔的女孩子认真起来还是蛮有气势的。

  无殊一言不发,用装在靴子里的匕首划开卡车上蒙着的布直接爬到前面驾驶室外面。

  咚咚咚,大半夜的车床被敲响,一转身就看到一个人影,司机吓了一跳,车子打了个弯儿弄得全车人仰马翻的,好在有惊无险。

  霍靖云板着脸正要开口训斥,就听无殊了声道:“停车,车上有炸弹。”

  虽然还没有找到炸弹,但是还珠能问答火药的味道,就说明这车上真的有炸弹。

  炸弹!

  司机一听吓得连都白了,霍靖云看着无殊,少时,他开口道:“开到那边林子里。”

  特训营本来就远离闹市区,这才走了一会儿完全就是在荒郊野岭了。

  f酷w匠网首(发NT

  “霍教官。”几个人下了车立刻按照平时训练的队列站好。

  看着一个个摘了蒙眼的布条,还打开了手铐,霍靖云冷哼一声,苦苦的道:“罗莎古青凤警戒,穆无殊沈佳颖靳还珠排查,上官沁准备拆弹。”

  “是。”六个人齐齐应道,立刻按照霍靖云的命令展开工作。

  对于他们六个在押的犯人,霍靖云如此信任,六个人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挺感动的,当下也不再纠结霍靖云的冰山脸,该干嘛干嘛。

  “真是奇了怪了,就这么大个破车,愣是找不到,真是邪了门儿了。”靳还珠第N次趴在车底下嘀咕。

  “还珠,你的鼻子该不会失效了吧?”罗莎倒是不紧张,还有心情开玩笑。

  “你皮痒了我可以帮你松松。”靳还珠不客气的威胁到,找寻的动作却是没停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