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莎说的头头是道,蓝迷迭一时没有出声。

  邹娜转身看着古青凤道:“你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去,还出现在机要室附近?”

  “我今天闹肚子,靶场那边有一种草药可以治拉肚子,我去找药。”古青凤故作冷静的道,眼睛却不停的看着无殊和上官沁的方向。

  她记得无殊说过,越是紧张的时候就越要保持冷静,这样才不会给敌人伤害自己的机会。

  邹娜步步紧逼:“那为什么要出现在机要室附近,别告诉我那里也有草药。”

  “是有人叫我,一个男的,穿的是教官组的衣服,他说主任找我,教官你知道,机要室就在主任办公室隔壁的。”被抓过来这么久,这一次古青凤倒真的淡定了,找到叫自己的那个人就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了。

  “什么人,现在看到还能认出来吗?”邹娜问道,脸上表情却有点奇怪。

  古青凤忙不迭点头:“能,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出来。”

  “我去。”邹娜在蓝迷迭耳边耳语一番,夺不走了出去,蓝迷迭跨立站在古青凤面前,像个门神。

  “今天晚上不对劲。”上官沁在无殊耳边说道。

  无殊点头“希望只是一次考核,如果青凤真的是被陷害,那才叫糟糕。”

  上官沁点头,从看到古青凤被人架着进来的时候她就觉得这是一场考核,但是在教官没有开口之前谁也不能肯定,所以他们也不能排除古青凤真的是被人陷害的可能。

  更新G:最(快=。上Hd酷|$匠%网

  “青凤会没事的吧?”罗莎刚才还耀武扬威的说了一通,这会儿却可怜巴巴的看着上官沁和无殊,希望得到安慰。

  “会的。”无殊难得温和的拍了拍罗莎的脑袋,罗莎也没有炸毛,乖乖的站在沈佳颖身边,握着沈佳颖的手。

  从始至终,没有一个人怀疑古青凤真的是共产党,或者说,就算古青凤真的是共产党,她们也都无所谓。

  这等待的十分钟对二组的每一个人来说就像是十年那么长,看到季向平进来的那一瞬间,六个人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儿。

  “让她过来。”季向平一进来也不废话,直接让古青凤过去认人。

  古青凤紧张又气愤的走过去,将穿着教官组服装的男人一个个的看过去,却是满心失望。

  “没有。”看到最后一个人古青凤失望的道,那声音甚至有点绝望,作为一个预备特工,她太清楚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她可以随便指出一个人来顶罪,但是她的良心不允许自己那么做。

  “特训营不留有疑点的人。”季向平负手而立,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却让所有的学员都变了脸色。

  罗莎第一个没忍住奔了出来:“不可以,青凤她是被陷害的。”

  “如此轻率的下结论,就不怕别的学员们寒心嘛?”靳还珠也忍不住开口,虽然知道自己的言语只怕是没有什么用,但是任由自己的队友被陷害而不出声,她无法做到。

  “我以性命保证,古青凤不是共产党。”沈佳颖上前一步和罗莎靳还珠站成一排,声音依然娇弱,却不乏决然的气势。

  “我们也可以用性命保证,古青凤绝不可能是共产党。”上官沁和无殊对视一眼,也上前和队友们站成一排。

  五个女孩子,各有风姿,相同的是那一份同生共死的决心。

  古青凤看着一个个维护自己的小伙伴用了眼眶“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们会死的······”一向粗线条的女汉子也忍不住留下了眼泪。

  靳还珠呛声道:“哭什么哭,出息,你最好别让我后悔!”

  罗莎故作可爱的吐吐舌头,俏皮道:“就是就是,这么大了还哭,你还是准特工呢,真是······”

  古青凤被两个小伙伴闹得哭笑不得,只是红着眼眶看着几个小伙伴,有这样几个小伙伴,她就是死也知足了,只是遗憾,受了这么酒的训练,却没来得及杀鬼子,竟然要是在不知道那个小人的手里。

  无殊看着眼睛红的像个兔子似的古青凤,突然转身对蓝迷迭道:“教官,上次我被误伤,教官还没给我一个交代呢?”

  蓝迷迭挑眉,这个时候说这个干吗?

  “我用这个交代换青凤一命,不知教官能否做主。”无殊冷静的开口道。

  上一次自己受伤虽然不是什么大事,可是特训营却一点动静都没有,这只能说明,有人要护着陈雪,或者她还有什么利用价值,让教官们动不了她。

  “无殊······”古青凤诧异的看着无殊,倒不是感动,而是无殊这个时候提出这样的条件,在别人眼里就是不知天高地厚了,毕竟一个学院在训练中受伤,教官完全可以当成是意外来处理的。

  虽然蓝迷迭当时说了要给无殊一个交代,可是谁知道是不是在敷衍呢?

  “你上次考核时那些消息是从哪里来的。”一字作壁上观的季向平突然开口道。

  无殊脸色猛然一凛,消息,说得好听,那可是货真价实的情报,季向平这个时候提出这样的问题分明就是用古青凤的命威胁自己交出那条情报链。

  一条完整的情报链,一个出生入死的战友,季向平一句话就给无殊挖了一个坑死人的陷阱。

  别人都是一脸茫然,上官沁和靳还珠却是惊了一下诧异的看着季向平,沈佳颖则是担忧的看着无殊,上次短暂相处,她看的出来无殊是把陈叔看的很重要的,这样的抉择,无殊要怎么选择。

  垂眸思索片刻,无殊抬眸道:“消息是道上的几个朋友给的,主人若是有需要,无殊可以引荐。”

  这话就算是妥协了,情报链还是掌握在无殊手里,得到的情报却要跟季向平共享,听着只是轻飘飘的几句话,可是只有做情报工作的人才知道,在这乱世,尤其是作为远东国际政治经济中心上海的后花园的江州建立一条完整而又安全的情报链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徐静宁说:

  无殊不可能一直一帆风顺,她并不是一个成熟老牌特工,只不过是遭逢家变之后表现的有些沉稳而已,要成为一个合格的特工,她需要磨练,邹娜蓝迷迭甚至季向平这些老特工就是她的磨刀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