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娜难得严肃的站在众多卫兵面前大声说道,看着穆无殊她们的眼中充满了审视和探究。

  “敢问教官,以往丢失的文件是关于哪方面的?”靳还珠冷声道。

  邹娜这个样子分明就是已经笃定了窃取文件的人就是古青凤,还将怀疑的矛头指向了她们整个二组。

  “共党!”邹娜红唇微启,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沈佳颖脸色一白,上官沁和无殊靳还珠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如果说是日本人,大家还可以为古青凤辩解一番,可是共产党,谁不知道国共合作只不过是台面戏,这个特训营里最怕的不是跟日本人扯上关系,而是共产党。

  党内哪一个人不是谈赤色变。

  “不可能,青凤绝对不是共产党。”罗莎突然大声嚷道,引得大家都看着她。

  一直没有说话的蓝迷迭冷酷的道:“理由,光凭声音大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

  “青凤从一开始就是跟我一起训练的,来江州之前就是,她没有任何训练经验,共产党怎么可能派一个菜鸟来潜入党内,而且共产党难道能未卜先知嘛,就那么笃定青凤能够进入特训营?”

  罗莎说的头头是道,蓝迷迭一时没有出声。

  邹娜转身看着古青凤道:“你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去,还出现在机要室附近?”

  “我今天闹肚子,靶场那边有一种草药可以治拉肚子,我去找药。”古青凤故作冷静的道,眼睛却不停的看着无殊和上官沁的方向。

  她记得无殊说过,越是紧张的时候就越要保持冷静,这样才不会给敌人伤害自己的机会。

  邹娜步步紧逼:“那为什么要出现在机要室附近,别告诉我那里也有草药。”

  “是有人叫我,一个男的,穿的是教官组的衣服,他说主任找我,教官你知道,机要室就在主任办公室隔壁的。”被抓过来这么久,这一次古青凤倒真的淡定了,找到叫自己的那个人就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了。

  “什么人,现在看到还能认出来吗?”邹娜问道,脸上表情却有点奇怪。

  古青凤忙不迭点头:“能,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出来。”

  “我去。”邹娜在蓝迷迭耳边耳语一番,夺不走了出去,蓝迷迭跨立站在古青凤面前,像个门神。

  “今天晚上不对劲。”上官沁在无殊耳边说道。

  无殊点头“希望只是一次考核,如果青凤真的是被陷害,那才叫糟糕。”

  上官沁点头,从看到古青凤被人架着进来的时候她就觉得这是一场考核,但是在教官没有开口之前谁也不能肯定,所以他们也不能排除古青凤真的是被人陷害的可能。

  “青凤会没事的吧?”罗莎刚才还耀武扬威的说了一通,这会儿却可怜巴巴的看着上官沁和无殊,希望得到安慰。

  “会的。”无殊难得温和的拍了拍罗莎的脑袋,罗莎也没有炸毛,乖乖的站在沈佳颖身边,握着沈佳颖的手。

  从始至终,没有一个人怀疑古青凤真的是共产党,或者说,就算古青凤真的是共产党,她们也都无所谓。

  这等待的十分钟对二组的每一个人来说就像是十年那么长,看到季向平进来的那一瞬间,六个人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儿。

  “让她过来。”季向平一进来也不废话,直接让古青凤过去认人。

  古青凤紧张又气愤的走过去,将穿着教官组服装的男人一个个的看过去,却是满心失望。

  “没有。”看到最后一个人古青凤失望的道,那声音甚至有点绝望,作为一个预备特工,她太清楚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她可以随便指出一个人来顶罪,但是她的良心不允许自己那么做。

  “特训营不留有疑点的人。”季向平负手而立,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却让所有的学员都变了脸色。

  罗莎第一个没忍住奔了出来:“不可以,青凤她是被陷害的。”

  “如此轻率的下结论,就不怕别的学员们寒心嘛?”靳还珠也忍不住开口,虽然知道自己的言语只怕是没有什么用,但是任由自己的队友被陷害而不出声,她无法做到。

  “我以性命保证,古青凤不是共产党。”沈佳颖上前一步和罗莎靳还珠站成一排,声音依然娇弱,却不乏决然的气势。

  “我们也可以用性命保证,古青凤绝不可能是共产党。”上官沁和无殊对视一眼,也上前和队友们站成一排。

  五个女孩子,各有风姿,相同的是那一份同生共死的决心。

  古青凤看着一个个维护自己的小伙伴用了眼眶“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们会死的······”一向粗线条的女汉子也忍不住留下了眼泪。

  靳还珠呛声道:“哭什么哭,出息,你最好别让我后悔!”

  罗莎故作可爱的吐吐舌头,俏皮道:“就是就是,这么大了还哭,你还是准特工呢,真是······”

  古青凤被两个小伙伴闹得哭笑不得,只是红着眼眶看着几个小伙伴,有这样几个小伙伴,她就是死也知足了,只是遗憾,受了这么酒的训练,却没来得及杀鬼子,竟然要是在不知道那个小人的手里。

  无殊看着眼睛红的像个兔子似的古青凤,突然转身对蓝迷迭道:“教官,上次我被误伤,教官还没给我一个交代呢?”

  P最新AS章K…节上!(酷5(匠L‘网js

  蓝迷迭挑眉,这个时候说这个干吗?

  “我用这个交代换青凤一命,不知教官能否做主。”无殊冷静的开口道。

  上一次自己受伤虽然不是什么大事,可是特训营却一点动静都没有,这只能说明,有人要护着陈雪,或者她还有什么利用价值,让教官们动不了她。

  “无殊······”古青凤诧异的看着无殊,倒不是感动,而是无殊这个时候提出这样的条件,在别人眼里就是不知天高地厚了,毕竟一个学院在训练中受伤,教官完全可以当成是意外来处理的。

  虽然蓝迷迭当时说了要给无殊一个交代,可是谁知道是不是在敷衍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徐静宁说:

  这世界上最铁的感情就是战友情,谁说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