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无殊一听“少来谁不知道你们两个一个鼻孔出气的,要不是因为你,他会这么小气嘛?”

  “既然不愿意,那你就找着胆子赔偿吧,让后勤帮你买也行。”霍靖云提出了一个这种的方法、“要赔偿也行,告诉我秦叔在哪里?”无殊趁机提条件。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她可以确定霍靖云就是当初的那个人,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长的不一样,但是她相信自己的直觉,而且霍靖云也从来没有否认过。

  “我说过是他自己不愿意见你,等时机到了,他会自己来找你的。”提到秦晓,霍靖云语气微软。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让他没办法来找我?”无殊疑惑,秦晓对自己就像父亲一样,只要是自己的要求,他从来都是满口答应,如果没事他没有理由不来找自己。

  霍靖云沉默,无殊只当他是默认了,扯过桌子上的赔偿单冷声道:“你最好祈祷他没事,不然,就算跟你没关系,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之前霍靖云说要带她去南京,却将她送到这么一个集训营,虽然最终的目的一样,但是无殊心里不是不怨的。

  “那小丫头来找你了?”无殊一出门,一个轻佻的声音响起,可不正是刚才上官沁说的奇葩主任钟浩辰。

  霍靖云冷冷看他一眼不说话。

  “那小丫头刚刚脸色可不是很好看,你惹人家姑娘生气了?”好像没看到霍靖云一脸生人勿近的表情,钟浩辰八卦嘻嘻的凑到桌子边问道。

  “营里需要一个化学实验室,就交给你了。”冷冷的吐出一句话,让却钟浩辰瞬间变了脸色。

  只见他下一刻毫无形象的趴在了霍靖云面前的桌子上“靖云,我才是你兄弟,你不能重色轻友!”

  “我相信你能做到的。”男人冷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想了想继续道:“经费的话,你可以找穆无殊商量,当然怎么让她松口就是你的事了。”

  霍靖云对钟浩辰确实是很放心的,很少有人知道,这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花花公子副主任是一个普林斯顿大学医学院的博士生,还是德国皇家军事学院的优秀毕业生。

  “无殊,大魔头怎么说的?”无殊一出门就看到两个贼兮兮的脑袋,还有三个假装在看别人训练的队友,一时间只觉得哭笑不得。

  “控诉失败,赔偿,不过可以让后勤的人去买,这张脸是暂时保存下来了。”

  无殊故作庆幸的道,别以为她不知道这几个家伙就等着看自己出糗。

  “这么好说话,大魔头转性了?”罗莎有点遗憾,原以为可以看到无殊小妮子对战冷面大魔头的好戏来着。

  想起那张天生被人欠了八百万的脸,无殊就没好气:“好说话,你去跟那个讨厌鬼说说。”

  “额,我还是不要以身犯险了。”罗莎讪讪的道,天知道她有多么不想面对那个大魔头,如果是蓝迷迭和邹娜是魔鬼的话,霍靖云就是魔鬼中的最凶残的魔鬼,没有之一。

  这段时间都市常规训练,每天晚上九点以后学员们就可以回到寝室休息,当然还是不得外出。

  无殊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发呆,想着秦叔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音信都没有。

  “在想什么?”上官沁拿着两杯红酒走过来,将其中一杯递给无殊,这是她在国外留学时形成的习惯,每晚睡觉前必须要喝一杯红酒,不然睡不安稳。

  无殊接过轻轻抿了一口:“没什么,你说第三次考核是什么?”三次考核对特训营里的每一个学员都无比重要,前两次考核都还是一到月底就进行的,这一次超过了十多天了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听到无殊的话,上官沁皱起了眉头:“不知道,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总感觉,这一次考核之后我们的一切就都要变了。”

  她的直觉一向很准,但是这次,上官沁很不喜欢这种预感。

  C?酷匠3网uL正=版、首发

  “从我们进入这个集训营的时候大概就注定未来的日子不会太平安了。”无殊叹口气说道,仰头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上官沁无语的白她一眼:“你能不能优雅一点,这可是我珍藏的好酒。”专门从法国带回来的上好的红酒那样子牛饮似的灌下去,上官沁真心觉得肉疼。

  罗莎和沈佳颖窝在沙发上聊天,靳还珠百年不变的在一边捣鼓她的那些毒药,无殊站起身要去放杯子,扫了一圈疑惑道:“青凤呢?”

  无殊一出声,众人才发现古青凤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出去了,这么长时间竟然没有人发现。

  “会不会出什么事啊,这个时候出去被外面的人发现了会受罚的吧?”

  沈佳颖担忧的道,特训营每天晚上九点以后就不允许在外面自由走动了,随意外出的人确实会被罚的。

  靳还珠也放下了受伤的东西冷声道:“应该没事,我今天看她跑了好几趟厕所,应该是闹肚子。”

  “就是就是,她中午连饭都没吃来着。”罗莎在一旁附和,六个人中大家感情都不错,但是她的性子和古青凤比较合得来,所以她跟古青凤呆的时间比较长。

  “我去卫生间看看。”无殊说道,正要走,寝室门却被粗鲁的踹开。

  紧接着一排排士兵闯了进来,荷枪实弹,将六个人为了个密不透风,为首的蓝迷迭和邹娜都是一脸的严肃,霍靖云站在门口,神色一如既往的冷酷,门口全是跟过来看热闹的学员。

  古青凤被两个士兵押着,衣服有些皱,头发也凌乱不堪,看上去很是狼狈。

  沈佳颖下意识的朝古青凤冲过去,却被士兵拦住“邹教官这是干什么?”看着古青凤狼狈的样子,沈佳颖着急地问道。

  “机要室的机密文件三番四次泄露,主任再三强调九点以后不准学员私自出现在训练场,古青凤不仅出现了,还出现在机要室附近,恰恰今天晚上有人闯入机要室,你们有什么说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徐静宁说:

  青凤是被人陷害的,这是肯定的,大家猜猜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