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他长得好帅啊,我好喜欢他!”女学员们在看到霍靖云的那一瞬间心里如同小鹿乱撞,一个个的冒着星星眼儿发起了花痴。

  男学员们则鄙夷的看着女学员,心道再帅也没用,规矩在哪儿放着呢,谁敢触犯。

  最M{新章!$节上B酷匠网●

  “我叫霍靖云,以后担任你们的训练教官,希望以后合作愉快。”霍靖云像是没看到底下的各种小动作,简单明了的介绍了一下自己,说了等于没说。

  蓝迷迭似乎已经对这样的情况见怪不怪,看他没有再说话的打算直接道:“那这里就交给你了,待会儿我会把学员的相关资料送到你那儿。”

  “谢谢。”霍靖云转身说了一句人已经走下了高台。

  “现在,谁能解释一下刚才是怎么回事?”波澜不起的语气让人分不清他心里是作何打算。

  半响没人搭话,气压愈发的低沉,刚才一直没出声的秦霜雪忐忑的开口:“霍教官没什么事的,大家只是闹着玩儿而已。”

  “闹着玩儿,现在是闹着玩儿的时候吗,这个地方是让你们闹着玩儿的地方吗?”还是那副要死不活的语气,却明显的是要整人的节奏。

  “教官,是她们,是她们拉帮结派合起伙儿来欺负我。”看到霍靖云这样子,陈雪以为霍靖云要追究责任连忙跳出来指着无殊她们告状。

  冷漠的视线落在无殊几人身上:“你们怎么说?”

  “教官不都看见了吗,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就是了,何必追问。”无殊冷冷道,那语气跟靳还珠那冰块有的一拼。

  像是没听到无殊的话,又像是参考她的意见,总之霍靖云下了一个让人很意外的命令:“二组聚众闹事野外负重拉练十公里,现在开始。”

  “三组,自己队员被人欺负默不吭声,就这样的队友,还有意思说自己是特工,综合训练十次,五点之前必须完成。”就在陈雪幸灾乐祸的时候,她自己的倒霉差事也落了下来。

  “其他两组继续训练。”酷酷的留下一系列的命令,霍靖云刚毅的背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我的妈呀这个该死的什么狗屁教官,我刚才还夸他呢,就是个小气鬼,无殊不就是揭穿了一个事实嘛,这就恼羞成怒公报私仇了!”

  罗莎背着背囊气喘吁吁的跑着还不忘吐槽那个让她这么累的教官。

  “行了,别说话了,省点力气吧,还有两公里就完了。”沈佳颖也是跑的娇喘不停,只是比起罗莎那累的跟狗似的样子相比还是优雅许多。

  无殊和上官沁不快不慢的跑着,倒不是太狼狈。

  不过很显然的上官沁不是罗莎,眼尖的发现了什么,她迟疑了许久还是问道:“怎么回事,你跟那个教官认识?”

  她觉得以无殊的性子当时那种高情况下应该是懒得说话的,却意外的说了一句像是挑衅的话,让人不得不怀疑。

  “不知道。”无殊淡淡道,保持着均匀的速度跑着,虽然有点累倒也不至于太狼狈。

  “认识就是认识,不认识就是不认识,你自己怎么会不知道?”上官沁翻个白眼有点无语。

  “我认识一个跟他同名同姓的人,但是长得不像,不过,就算这样,该来的他躲不掉的。”

  无殊说着说着突然很激动。

  上官沁奇怪的看着她:“不认识就不认识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无殊闭嘴不说话,两个人沉默的前进。

  许久上官沁突然想起了什么蹬蹬跑到无殊面前:“你别告诉我霍靖云就是你说的那个渣男?”

  惊疑不定的语气表示她被自己的想象给吓到了。

  “恭喜你答对了,但是现在我们还在受罚。”无殊愣了一下,倒是没想到她自己能猜出来,但是很快又淡定了,上官沁本来就善于察言观色,知道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什么,霍教官是欺负无殊的那个男人?!”不得不说八卦的力量是无穷的,原本还要死不活的古青凤和罗莎一听到上官沁的话瞬间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奔了上来,连原本在前面的靳还珠都返了回来。

  沈佳颖同情的看着无殊:“无殊你完了,他绝对是认出你了。”

  本来学员之间这么一点小矛盾根本就不会有人理会,可是霍靖云却正儿八经的惩罚了两个小组,很难保证不是公报私仇啊。

  “谁玩了还不一定呢,你们不要忘了她是穆无殊啊,这个霍靖云得罪谁不好啊居然得罪无殊,这不找死呢吗,哈哈哈!”罗莎倒是一点都不为无殊担心,毕竟她可是在无殊手上栽了不知道多少回了,她对无殊整人的本事有着绝对的信心。

  靳还珠双手抱胸凉凉道:“别高兴太早了,无殊就算有本事一时半会儿也不能拿他怎么样,我们未来的一个月可是在他手底下呢,不光无殊,我们几个也吃不了兜着走。”

  特训营目前都是小组行动,不管立功受罚都是全员的事情,无殊倒霉,她们几个也逃不了。

  “无殊啊,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阿弥陀佛霍靖云那个冰山就交给你了哦!”

  古青凤哭丧着一张脸苦哈哈的说道,不是她不讲义气,那家伙看起来实在不太好惹啊,一来就给她们一个下马威,呜呜呜她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再磨叽下去恐怕要再加十公里了。”无殊白了她一眼凉飕飕的撂出一句绝对可以让古青凤大惊失色的话。

  看着无殊潇洒的跑在前面的背影,古青凤恨不得抽自己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招谁不还,偏去惹无殊,明知道她不说则以一说就是噎死人不偿命,还不吸取教训。

  罗莎象征性的拍拍古青凤的头,怜悯的道:“可怜的娃啊,迟早要被无殊折腾成精神病,啧啧。”

  靳还珠几人对罗莎早已无语,直接无视她潇洒的跑了过去。

  “轰隆”爆炸的声音响起,无殊懊恼的想捶胸顿足,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为什么没有一次成功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徐静宁说:

  好吧,这才是正面对上了,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