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释,我需要一个解释。”蓝迷迭看到有人认似乎没那么生气了,语气也稍微缓和了一些。

  zz看)正版_M章节上酷%7匠4网s

  “我接到命令刚想往上楼,可是不知道从哪儿出来了一个女人,身手很好,我没动两下就被她制服了,枪也是她开的。”

  柳妮虽然胆子小,但是毕竟在特训营训练过的,紧张归紧张答案却不含糊。

  “女人,那她去哪里了?”蓝迷迭继续追问,对柳妮之前的话却不置可否。

  “我被她用枪低着一时不方便动,枪声响后大厅就乱了,楼上的人也度跑下来,等我转身才发现我后背抵着的就一根棒子,她人已经不见了。”

  大概是觉得自己一个预备特工被人给耍了,柳妮一直低着头,声音也是小小的。

  “报告!”突然,学员队伍中无殊大声的喊了一声,引得大家都回头看着她。

  蓝迷迭走了一下眉头扬声道:“说。”

  “柳妮说的那个女人我昨晚应该在狙击镜里见过,但当时我的狙击阵地有人闯入,等后来我再通过狙击镜观察的时候她应该走出了我的视线,那时候应该是已经进了酒店了。”

  “你怎么就能肯定你看到的就是袭击柳妮的那个女人?”邹娜似乎对无殊的话表示怀疑。

  无殊看了邹娜一眼沉声道:“按照柳妮说的那个女人身手极好,而且反应也很灵敏,我之所以会注意到那女人就是因为她在进酒店之前在酒店门前观察了近五分钟,而且她的步伐也跟不会武的女人不一样。”

  无殊的声音掷地有声,语气也是底气十足。

  “行了,都散了吧!”季向平突然出声解散了学员。

  学员们一下子鸟兽群雨散,无殊小组和柳妮却被留了下来。

  突然柳妮惊叫道:“对了,我想起来了,那个女人胳膊上有一个很奇怪的符文,看着像是一种花,是红色的。”

  “是正红还是粉红?”无殊急忙问道,有点失态。

  “应该是粉色偏血红色,对的,就是这样,好像掺了血似的,就是那种颜色。”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觉得无殊帮自己解围,柳妮并没有拒绝回答无殊的问题。

  蓝迷迭也没有在意无殊越俎代庖,冷眼看着无无殊道:“有什么问题?”

  无殊回头朝上官沁招手,上官沁了然的上前朗声道:“日本一些家族和黑道社团还有流派都有属于自己家族的族徽,刚才柳妮说的那个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日本山口家族的樱花族徽。”

  “山口。”邹娜低声重复一声,突然几步走到无殊面前身体以一个扭曲的角度倾到无殊面前:“你绑架的那个日本特使是哪个家族的。”

  无殊听着嘴角一抽:“北辰家族,也是日本一顶一的大家族,还有我那是俘虏,不是绑架。”

  “不管是什么,两个大家族的人突然出现在江州这么个小地方着实令人诧异。”

  邹娜把玩儿着自己的手指状似自言自语的说道,眼睛却看着无殊要笑不笑的,看的无殊没什么感觉,古青凤几个却是浑身发毛。

  “邹教官,您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你这么看着,我发憷。”终归还是罗莎忍不住,弱弱的求饶。

  邹娜总算是大发慈悲站直了身子正儿八经的问道:“你们是怎么知道关于日本那些家族的东西的?还有,你虽然进特训营之前就有一定的基础,但是你是怎么看出来那个女人的不一样的,刑侦这一类的我可没教过。”

  “那些族徽在日本上流社会不是什么秘密,只是樱花是日本的国花,敢拿樱花做家族族徽的应该不只是大家族这么简单。”

  邹娜的问题不难,但是要真回答的话就得牵扯到秦晓,只是无殊暂时还跟外人提起这些。

  “行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你们先回去吧。”季向平不耐烦的挥手,这件事情显然不是这些学员们可以独立解决的。

  本来安排十天完成的任务,结果才两天就完成了,剩下的时间自然也就要恢复正常训练了,罗莎恹恹的趴在座子上装死。

  “无殊,你不是狙击手吗,怎么会从那房间里冒出来?”休息够了,古青凤疑惑的发问。

  罗莎一看有八卦听立即来了精神:“就是就是,还带个蝴蝶面具,跟行走江湖的侠女似的!”

  沈佳颖虽然也好奇却耐着性子没有发问,她虽然不知道无殊怎么会出现在那房间里,但是邹娜没有责怪无殊擅离职守那就说明无殊的离开是经过邹娜批准的,说不定还是邹娜安排的,剩下的等着无殊解释就行了。

  “你们怎么上去的,我就是怎么上去的,还有,这个面具其实是我顺手牵羊拿的一个歌女的。”

  无殊懒洋洋的把自己扔在沙发里看着罗莎满脸惊奇的样子只觉得好笑,这丫头明明她自己身手也不错却总是星星眼的看着别人,好像自己有多脆弱似的。

  上官沁看着无殊被队友们围攻的差不多了几步坐在无殊对面双手抱胸酷酷的道:“我比较感兴趣的是你在进入酒店之前跟什么人交的手?”

  “肯定是那什么山什么本的狗屁特使呗,你不都看到了吗?”不等无殊说话,罗莎抢白道,还鄙夷的看了上官沁一眼,仰着脖子邀功似的看着无殊,要知道无殊可是她的财神啊,哄好了好处多多,嘿嘿。

  靳还珠似乎是看不下去了,冷叱一声对罗莎道:“瞧你笑得那猥琐样儿还鄙视上官呢,那什么狗屁特使在无殊手里根本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他能让无殊这么狼狈?”

  说到狼狈几个人才注意到无殊衣服和头发都有点乱,甚至手背和脸上还有几处不怎么重的擦伤。

  “你该不会又遇到那个男人了吧?”上官沁看着无殊突然咬牙切齿的表情迟疑的说道,只是再看看无殊那样子几乎没什么悬念了。

  上官沁是比较了解无殊的,只是其他几个人还云里雾里的,“哪个男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