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沈佳颖的声音听在耳中,邹娜皱了皱眉头起身趁乱走出了早已混乱不堪的大厅。

  细长的手电筒状似不经意的闪了三下,无殊从狙击镜里看到那光秀眉微皱,随即狙击镜朝邹娜的方向晃了一下表示自己明白。

  “你就乖乖在这儿睡一觉,是死是活就看你的造化了。”将早前五花大绑的男人拖到一个角落里,无殊一个手刀砍晕那人冷冷说了一句,走到边缘将绳索绑在栏杆上熟练地滑下。

  楼道里里的枪声打乱了所有的安排,沈佳颖她们正和那些人展开激烈的搏斗,穆无殊走到门口看到陈雪和徐慧正焦急的拿着枪往里面张望。

  无殊也不说话直接跑进去直奔二楼却在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想起什么从怀中掏出一块血红色的蝴蝶面具戴上。

  枪声和打斗使得华丽的酒店凌乱不堪,却也方便了无殊浑水摸鱼,畅通无阻的到了二楼转个弯儿从配电室外面的水管一路摸过去正好是刚才与沈佳颖她们打斗的人出来的房间。

  灵活自如的跳进房间里却在下一秒一个空翻躲在了背朝窗户的沙发后面。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生硬的汉语让无殊无比确定这个拿枪对着自己的人是个日本人。

  无殊懒得说话,猫着腰悄悄移动脚步,瞅准时机一脚将离沙发不远的一个椅子踢过去,趁势跃起在那人闪躲的空隙一个肘击动作连贯的夺枪按压将那人摁在地上。

  酒店大厅里的人早已能跑的跑,跑不了的找角落也躲了起来,二楼楼道更是打得火热。

  突然冰冷的声音响起:“都住手,否则我要了他的命!”

  听到这个声音罗莎染血架在一个人脖子上的小手一顿却被那人抢了先机手臂上被划了一刀,不深,却够长。

  “小人。”罗莎愤恨的咒骂一声不顾胳膊上的伤反手一刀捅进那人的胸口。

  原本喧闹的楼道因为这个带蝴蝶面具的女人的出现一下子安静下来,罗莎张嘴就要叫无殊,却被沈佳颖眼疾手快的拽住。

  “放了他。”原本还算得上宽敞的楼道因为打斗聚集了不少人,服装各异的人眼神凌厉的盯着无殊,却是清一色的男人。

  无殊从门口出来,后面无人,周围小组队员和日本人混杂在一起,无殊冷眼看着一切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在思量着退路。

  “你们几个要是不想事情闹大的话最好在警察赶来之前离开,还有你们,你们的长官是死是活全由你们自己决定。”

  嘴上不停的说着话,横在男人脖子间的手指却有节奏的弹动。

  所有人的视线都胶着在无殊和被她绑架着的日本人身上,上官沁的眼神却落在无殊的手上。

  看着无殊不停的弹动的手指,上官沁微愣一下,随即若无其事的退出混乱的人群。

  “你有什么条件我们都可以商量,只要你放了先生。”对面的日本人表现出的高度紧张让无殊满意的在心里点头。

  刚才就在这人身上发现一份类似于证件的东西,好像是什么特使,现在看来果然挺重要的。

  “只可惜,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杀鬼子。”无殊故意做思考状拖延了半天才一字一顿的说道,清晰无比的话气的那些日本人胸口起起伏伏的。

  “你······”被无殊勒住脖子的日本人也气得不行。

  靳还珠的出现打断了那人即将出口的咆哮:“闭气!”

  似乎除了一声警告什么都没发生,可是那些日本人却一个个儿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干得不错。”无殊将手里的人像扔死猪一样撇开,赞赏的朝靳还珠竖起大拇指。

  靳还珠挑眉一笑“那是必须的!”

  “封锁二楼,这个我们带走,其他人交给教官来处理。”无殊看着像一滩泥一样倒在自己脚边的日本人道。

  她们虽然是学员,但也是特工,几个女孩子抬着这么多人出去太引人注目了。

  “那我去通知教官,你们从后门出去。”沈佳颖看了无殊一眼当机立断。

  “嗯。”无殊点头转身对上官沁道:“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待会儿在车上回合。”

  “行,小心点儿,注意安全!”上官沁知道无殊有秘密,也不多问只是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

  “知道了,放心吧。”无殊嘴里答道,人已经走到了楼梯口。

  来到对面的大楼顶,无殊却是蒙了,刚才扔在这里的人不见了。

  无殊看着自己扔人的地方恨不得把那块地瞪出个洞来,没有别人来过的迹象,转眼一想,却觉得那个人身手那么好能逃脱也不是什么值得意外的事。

  “大家这次都表现不错,任务完成的很出色,在此,对全体学员提出嘉奖!”

  特训营的训练场上,季向平负手而立讲的激情澎湃,要知道上头布置下来的半个月的任务竟然在两天内完成了,他这个特训营主任可是头一个受益人啊。

  学员们也是激动得不行,相较于无殊她们正面火拼的考核,其他三个小组上一次的考核更加隐蔽,这一次真刀实抢的激战激起了这些年轻人满腔的热血。

  “但是,功是功,过是过,今天二组和三组的行动中,是谁擅自开枪打乱了原来的任务部署?!”

  季向平的话一说完,蓝迷迭就板着脸站了出来,本就不喜言笑的脸上此时此刻更是布满了寒冰般的冷酷。

  本来这次世纪酒店的任务不是蓝迷迭负责的,但是蓝迷迭只她们的主教官,学员们本就畏惧她,她这一生气学员们都战战兢兢的站在台下大气儿都不敢出。

  “是自己站出来还是被人揪出来,不过要是被揪出来了这后果你可要想清楚了。”邹娜还是一如既往的歪在墙边修着自己的指甲,嘴里说出来的话却让学员们心里一惊。

  酷t.匠网/唯j一a正F版,“其Q他Y)都是盗)^版E

  “报,报告,是我。”一个细小的声音响起,大家回头一看竟然是一向不胆小的柳妮。

  三组的人一看到柳妮出来一下子变了脸色,站在她旁边的莫瑾瑜不安的拽了拽她的袖子示意她想清楚了再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