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色横生的眼睛瞪了无殊一眼:“你撒手之前能不能吱一声?”

  “吱”无殊听话的吱了一声道:“搞定了?”

  靳还珠被她弄得无语,随即翻个白眼很无奈的吐出两个字:“废话”这意思自然就是成了。

  “你们两个到底在说什么呀,不过还珠,你居然有那样的爱好,没看出来啊!”古青凤调侃的看着靳还珠,很显然,她将刚才靳还珠的行为归咎为泡帅哥的花痴行径了。

  无殊好整以暇的看着靳还珠,也不打算帮她解释,靳还珠白她一眼边走边道:“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看到个男人就走不动路,那样的货色倒贴我都嫌恶心,是无殊觉得那个男人是日本人,让我去的。”

  说着又狠狠的瞪了无殊一眼,指使她的是她,看她笑话的也是她,也不想想,她的好戏是那么容易看的嘛?

  “啊,那我们都走了还怎么找到他啊?”罗莎一听到是日本人瞬间来了精神,脑子都转的比平时快了许多。

  靳还珠冷笑一声:“等你,鬼子都回大本营了。”

  “上官和佳颖已经去盯梢了,我们回去准备一下。”无殊说道,她们现在还是学员,出了一把配备的手枪之外其他的武器都只能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去领取,而且,发现的情报也要向教官汇报一下。

  回到宿舍不久,电话就响了起来:“无殊,那个人确实是日本人,他刚才进了西郊的一项民宅,不过之前还去了一趟世纪酒店,我怀疑那里也有他们的人。”

  “我知道了,你们先回来吧,不要打草惊蛇,我先向教官汇报一下再讨论下一步行动计划。”

  电话是上官沁打过来的,她的日语比较好,性格沉稳,旁边又有沈佳颖这个细心的人,跟踪日本人,她再合适不过了。

  “知道了,我们马上回来。”上官沁大概是用公用电话大的,也没有多说什么。

  特训营办公室,季向平坐在办公桌前严肃的看着无殊:“你是说你们这么快就发现了日本人的踪迹?”语气里有着明显的怀疑。

  毕竟十天的任务这么快就找到了人,这次的任务不管对哪个小组来说只要找的了人就相当于完成一半了。

  邹娜和蓝迷迭站在一边没说话,不过态度应该也是跟季向平一样的。

  无殊也能理解,毕竟这次确实是巧合,于是解释道:“我们去吃饭的时候遇到一个形迹可疑的人,为防万一跟了过去,没想到真的是日本人。”

  “人现在在哪里?”季向平激动地站了起来。

  “有一部分在西郊一所民宅,还有世纪酒店也很可疑,但是还没有确定。”沈佳颖和罗莎说过那样的话,上官沁和沈佳颖也跟踪人到了那里,但是没有查证,所以无殊也不好把话说得太肯定。

  季向平想了想道:“你们先出去。”

  “是。”无殊等人应声出门。

  “主任,我觉得可以试一下。”蓝迷迭是无殊她们的直属教官,她相信无殊她们在这种大事上还不敢撒谎。

  邹娜歪歪扭扭的靠在墙上,用她那特有的九曲十八弯的声音道:“我也觉得可以一试,只是不知道这个小组是踩了什么狗屎运了,从进入这个集特训营就好像没什么难得住她们,是不是太顺利了点?”

  有时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我们要的是结果这个以后再说,既然你们都觉得可行,那就把人都召回来晚上行动。”季向平抬手打断邹娜的话盖棺定论。

  还是训练场上,季向平站在高台上布置任务:“邹娜你晚上带一组和三组去万国酒店那里人多眼杂,动静不要太大了,蓝迷迭你带二组和四组去西郊,七点准时行动,确保一网打尽。”

  “这次是任务,也是你们的第二次考核,带队教官会在任务过程中记录你们的表现,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

  任务部署完,是每次不变的考核前的讲话。

  “是”年轻的学员们一个个精气十足的回应。

  汽车上,邹娜将世纪酒店的平面图分发给每一个人,叮嘱道:“世纪酒店每天晚上都有人在大厅跳舞,你们扮成不同身份的人进入,陈雪,徐慧你们两个守住前门,王娜,柳妮守住后门,秦霜雪莫瑾瑜跟我一起进去找到上官沁和沈佳颖,摸清楚日本人的具体位置,穆无殊在世纪酒店对面找到合适的制高点配合撤退,靳还珠罗莎古青凤配合我们在找到日本人后快速制服控制现场,都清楚了吗?”

  “清楚了!”三辆汽车通过电话实现对话,队员们干脆利落的答应让邹娜满意的点头。

  “好了,就在这里分开,待会儿分头进去,不要扎堆引人怀疑。”之前的任务虽然完成的还算不错,却是在空旷无人的郊区,这是第一次在闹市区执行任务,邹娜还真有点担心。

  “是。”无殊利落的跳下车,提车手里的狙击步枪直奔世纪酒店对面的一座高楼。

  其他人也陆续下车,到最后每辆车里只剩下两个人。

  ¤酷=…匠ex网*永Da久:免4^费C看0小:说‘,

  世纪酒店对面正好是一家商务楼,这会儿已经没什么人了,无殊迅速的找好制高点,世纪酒店门前大概三百多平米的地域全在射程内,无殊满意的点头。

  这边邹娜带的人陆续进了国际酒店展开各自的行动,无殊校对好狙击枪找地方架观察四周的地形以确定撤退路线。

  直觉的有陌生人临近,无殊不动声色的退回去手握在了枪上。

  楼梯口笃笃笃的脚步声响起,无殊端着枪站在拐角处屏住呼吸:“别动。”

  警告的声音成功的让男人止步,无殊却丝毫没有放松警惕:“把外套脱下来。”

  那人似乎愣了一下却还是听话的开始脱外套,无殊直觉的这个人不应该这么乖,正要开口却在下一刻男人托着大衣的手迅速扬起长长的风衣缠在无殊的无殊托着的枪杆上。

  无殊不做犹豫果断的放开了枪抽出匕首直直朝那人刺去,那人身手也不赖,反应敏捷的躲过无殊的匕首右手抓住无殊握着匕首的手腕,左手在无殊腋下狠狠一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徐静宁说:

  无殊即使是猪脚,也不是万能的,不可能每一次任务都考她自己出色地完成,但是作为主教,无殊需要一个出彩的机会,所以就让她踩踩狗屎运吧,偶真的素亲妈,灭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