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了。”罗莎摊手。

  “我们也没有。”沈佳颖和古青凤几人对视一眼说道。

  “那就散了吧,我先休息了。”无殊起身回到自己的床上脱下外套,脖子上吊着的印着繁杂图样儿扳指滑出来,无殊看着看着就发起了呆。

  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无殊一跳:“想什么呢?”

  “没什么,有事吗?”无殊不动声色的将扳指放回怀里,看着抱胸站在自己面前的上官沁。

  上官沁走到无殊的床边坐下,眼睛看着窗外道:“这次的任务显然就是一次考核,日特潜入江州城非同小可,我觉得上面不可能只让我们这些学员去对付那些老练狠辣的日特,你怎么看?”

  “不管是不是考核,有日本人在是真的,对我来说只要是杀鬼子,其他的都无所谓。”无殊不在意的说道。

  她之所以会进入特训营完全是因为霍靖云有恩于他,并且霍靖云明言这里能杀更多的日本人,所以她听他的,但如果这里只是没完没了的考核的话,那她就要重新考虑一下去留问题了。

  “那她们怎么办,难道你要因为你一个人影响她们的前途吗?要知道小组排名最后的一组那是被送去当活靶子的。”

  上官沁似乎有点生气了,语气不想平时那么冷漠。

  无殊微笑:“放心吧,我是那么自私的人嘛,有我们两个在,她们不会沦落到那种地步的。”

  上官沁的语气不善,无殊并不生气,因为她知道上官是真的担忧队友们的未来。

  “行了,你心里有数就行,我睡了,你也早点睡吧。”上官沁看着无殊脸上淡淡的微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她并不是一个擅长表达感情的人。

  “嗯,晚安。”无殊淡淡道。

  玛丽皇后西餐厅,六个人只差去查旅社的古青凤和靳还珠还没有回来,罗莎下巴兜在桌子上耷拉着两只手活像一只晒太阳的大狗。

  “哎,来了来了,这边!”突然她又像吃了兴奋剂似的萌的朝窗外招手。

  无殊正想招来服务生点菜,却瞥见对面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警惕的环顾四周才在自己对面的位子上坐下来。

  “无殊,我一直以为你清心寡欲来着,没想到还有这爱好啊?”注意到无殊的眼神,沈佳颖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也看到那男人。

  无殊却没有理会她的调侃,直接道:“佳颖,你跟我换下位子。”沈佳颖的旁边正是靳还珠。

  “好啊!”沈佳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却也没有多问。

  “什么事?”见无殊大费周章的搬到自己身边,靳还珠下意识的询问。

  无殊故作女孩子亲密状趴在她肩上:“别回头,装作听我说话,对面那个男人应该是个日本人,你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我们远距离跟踪他。”

  靳还珠一边笑着点头一边道:“我有一种药只要让他沾上点儿就行,但只能保证三天。”

  至于无殊是怎么发现的,她却没有问,她知道无殊是个特殊的人,而且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

  “你待会儿想办法弄一点在他身上,顺藤摸瓜说不定这次任务就成了。”无殊在她耳边叮嘱。

  “你就等着瞧好吧!”靳还珠得意的道,制毒是她的强项,用毒自然也不差。

  罗莎是恨不得这个世界永远不安静才好,刚才咋咋呼呼吓了一餐厅的人,这会儿眼珠子又转了回来:“无殊姐姐,你怎么能跟还珠勾肩搭背的,你看上官都吃醋了。”

  甩她一个酷酷的眼刀,上官沁特高冷的道:“行了,既然人都来齐了说说吧,大家都有什么收获?”

  “我们查了一上午没什么收获,而且那些旅店只要多给钱它就可以不登记,就算有可疑的人入住,我们也查不到。”古青凤有点沮丧的说道。

  罗莎也意兴阑珊的托着下巴道:“我们连日本人的影子都没见着,况且就算是我也不会傻到跑去大酒店住啊,人来人往多不方便啊,不过我在世纪酒店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那个老板可能不是中国人。”

  说到后半句,罗莎突然有了精神。

  n{更、…新最u快)上gY酷●s匠0%网

  “怎么说?”无殊开口。

  “那个,我只是感觉哈,感觉他对那些住客不是很热情,甚至有点看不起的样子,那鼻孔朝天的样子让我想起了以前在北方时日本人对中国人的态度。”

  提到日本人,骨子里嫉恶如仇的罗莎愤怒的皱了皱小鼻子。

  “这我倒是没感觉到,不过他对客人确实有些敷衍。”沈佳颖小心斟酌着措辞说道。

  靳还珠突然开口:“不只世纪酒店,我听说最近有好几家大酒店都换了老板,有的连服务生也换了。”

  “你们怎么样?”她话落眼神转向上官沁和无殊。

  “有几个可疑的地方,但不是很确定,不过现在应该不需要再到处打听了。”无殊摇晃着酒杯里的红酒心情颇好的道。

  靳还珠了然的点头。

  “你们两个在打什么哑谜啊?”古青凤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一脸的雾水。

  无殊却是笑而不语,少时她突然道:“吃完饭你们先回家吧,我和还珠还有点事情,晚饭前回来。”

  古青凤还想追问,却被上官沁摁住。

  “哎哟,不好意思先生,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吃完饭,靳还珠正准备出去却不小心被台阶绊了一下,幸好前面有人,正好扶住了那人的胳膊。

  男人倒是没为难她,反而很绅士的扶起她还叮嘱道:“我没事,小姐穿着高跟鞋,以后走路还是小心些。”

  “谢谢!”靳还珠虚弱的笑笑,将一个不小心崴到脚的弱女子演的淋漓尽致。

  这时候无殊走过来故作责备的道:“早就跟你说了别穿这么高的鞋,现在好了,自作自受了吧。”

  说着抱歉的朝那个人笑笑,和沈佳颖两个人一起扶着靳还珠出了门。

  “就说她最臭美了。”罗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闲的没事在旁边插了一句,倒是显得更真实了。

  出门拐了一个弯儿,无殊不客气的将手撒开,靳还珠被她突然的动作搞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堪堪稳住身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