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青凤本就是个心直口快暴脾气的人,蓝迷迭从一开始就没一句好话,甚至只要学员们稍微犯错就恨不得踩在泥里挖苦,这一次沈佳颖愣是没拉得住她。

  “蓝教官对不起,青凤她只是比较冲动,并没有恶意的。”见蓝迷迭朝古青凤走来,沈佳颖以为蓝迷迭是要惩罚古青凤,其他学员们也心思各异,却都紧张的看着蓝迷迭,又等着看好戏的,也有替古青凤担心的。

  出乎大家意料的是,这次蓝迷迭并没有像大家想象的一样大发雷霆,而是定定的按着古青凤半响才道:“是我错了,你说的没错。”语气平淡,却让人感觉到了她从心底里散发着的悲伤,转瞬即逝。

  “蓝教官怎么了?我怎么感觉她好像不太对劲儿?”蓝迷迭一向以冷漠干练的形象示人,是以很多学员都发现了她的异常,连一向神经大条的罗莎都迟疑的嘀咕。

  酷A匠)(网x/唯m@一(正@o版,其(。他(a都&是●*盗¤版

  古青凤脸色有点难看,她只是心直口快比较冲动,却不是没脑子,蓝迷迭那么明显的情绪变化她只要不瞎就看得出来。

  “心直口快不是你的错,但是你的心直口快也不能成为无底线的伤害别人的理由,你说的那些话确实没错,但愿几年或者几个月后我还能听到你这样的豪言壮语。”

  邹娜一摇三摆的走过来站在古青凤面青冷笑着说道,那妩媚的脸上带着一抹嘲讽的笑容,也不知道是在笑这些少年少不更事,还是想起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往事,那脸上的神情似乎跟蓝迷迭有点像。

  说完这话,邹娜也径自去了办公室,季向平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古青凤小组所在的方向,扬声道:“好了,散了吧。”

  突然的集合,突兀的解散,自从进入特训营从来没有那一次的开会是这样的混乱有压抑。

  “我是不是说错话了?”学院们三三两两的散开,古青凤不安的看着无殊和上官沁,这个时候她下意识的以来小组里最冷静理智的两个人。

  “别担心,蓝教官她们应该是有什么特殊的经理才会情绪起伏那么大,跟你没关系。”无殊问声细语的安慰道,心里却疑惑是什么样的经历让蓝迷迭和邹娜那样老练的老特工产生那么大的情绪波动。

  上官沁也安抚的拍拍她的肩膀说道:“别多想,他们是都是老特工,什么事情没经历过,也就一时的触动罢了。”

  却是从根本上来说,古青凤并不知道蓝迷迭和邹娜经历过什么,她刚才说的那些话本身没什么错,只是恰好勾起了她们一些不好的回忆而已,不知者无过,谁都没有理由责怪古青凤。

  “算了,不说这些不高兴的事情了,我们出去吧,既然能出去就不要再吃食堂了。”沈佳颖不忍心古青凤情绪低落,提高了声音活跃气氛。

  罗莎也跟着附和:“对啊,虽然说食堂的饭菜也还不错,可是老是吃一个地方的菜会腻的耶,我知道一个地方物美价廉,带你们去哦!”

  罗莎本来就是长相甜美的那种女孩子,这会儿故作可爱的撒娇卖萌,萌的几个人心都化了。

  “我说你收着点行不,这是特训营,不是蒙养院?”靳还珠受不了的吐槽,虽然知道她是想转移古青凤的注意力,可是能不这么没下限嘛?

  罗莎梗着脖子叫嚣:“你是羡慕还是嫉妒?”

  她虽然也很为自己这一副小白兔样儿烦恼,可是输人不输阵啊,老爷子耳提面命的教条可不能忘了。

  “我嫉妒,嫉妒你白痴的智商吗?”靳还珠状似不可思议的指着自己的鼻尖拔高了声音问道。

  “你才白痴,我智商要是不高能跟你这个木头一起活这么久还能像个正常人一样活着?”罗莎性子跳脱,口才也不是盖的,遇上靳还珠这个一般不出口,出口不一般的也是醉醉的。

  “好了你们别吵了,自己蠢就好,别殃及到我们这些无辜人士。”沈佳颖揉着脑袋只觉得头疼,自己这几个队友冷的像个冰块似的一天到晚都不见得说几句话,热情的跟全身上下着火似的,没个消停的。

  罗莎吐吐舌头朝靳还珠哼一声不再说话,虽然大家认识的时间都差不多,但或许是因为沈佳颖的性子充满了母性,罗莎这个调皮鬼倒是挺听沈佳颖的的话的。

  “你们有没有什么比较想去的地方,大家一起啊?”缓和了气氛,沈佳颖笑盈盈的说到,毕竟是南京的大家小姐,即使遭逢家变,她还是众人中最渴望都市生活的那个。

  罗莎捂着肚子可怜巴巴的看着沈佳颖转同情分顺便拉票:“现在是晚餐时间,不管有什么事情,都先吃了饭再说。”

  因为小组都是集体出动,所以每一次要去哪里做什么都是少数服从多数,这会儿拉票绝对是最明智的。

  “你就知道吃?”古青凤本来就喜欢跟罗莎斗嘴,只不过刚才因为蓝迷迭和邹娜的话有点情绪低落,刚感觉好一点就听到罗莎要吃东西,本能的跳出来跟她斗嘴。

  “你难道不吃?”罗莎斜眼瞪她,中午十二点多吃的午饭,到现在她就不信她的胃是铁打的,还能不饿。

  “我当然要吃,只是没你那么亢奋,跟猫见了鱼似的。”古青凤咬牙反击,以为她会为了争一口气放弃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吃到的美味佳肴?她才没有那么笨。

  眼看几个人罗里吧嗦就是不出门,一边的上官沁抱着胳膊淡淡的出声提醒:“再不出去大门就要关了。”

  “走了走了,就你磨磨唧唧事儿非。”古青凤仗着自己个子高挑很轻松的伸手在罗莎脑袋上像拍小狗似的拍一下,成功的惹得罗莎炸毛儿。

  “青凤的这恶趣味,真是苦了莎莎了。”沈佳颖站在无殊身边感叹。

  无殊不以为然“有吗?我怎么觉得她们两个乐在其中。”

  “倒也是。”沈佳颖笑道,拿着罗莎和古青凤扔在一边的便衣跟着几个人往外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徐静宁说:

  特工学员们的二次考核来了,想看的亲们戳一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