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颖,你先别哭,我觉得这件事另有蹊跷,你把当时的情况跟我说一下。”上官沁过来手搭在沈佳颖的肩膀上无声的安慰。

  “嗯”沈佳颖只当是上官沁在安慰自己,却还是应了“我没有想打无殊,我当时不敢开枪的,真的不敢,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自己还没任何感觉,无殊就已经受伤了,而我的手指却是扣动了扳机。”

  沈佳颖到现在还疑惑不已“身为特工居然控制不好自己得请,你教我说你什么好。”

  蓝迷迭气急败坏的拿着教鞭指着沈佳颖气得说不出话来,倒是邹娜从一开始没怎么说话。

  半响,等大家都安静下来了邹娜才道:“上官沁,说说你的看法。”

  上官沁听到邹娜的声音知道事情还有转机,撤走放在沈佳颖肩膀上的手站起来冷静的道:“佳颖的射击成绩我们大家有目共睹,就算她紧张或者是一时走神但不至于自己有没有准备好开枪都不知道,而且那一枪射的确实很突兀,我们刚才是三个人一起射击的,这次罗莎在安慰她,但是青凤还在,两个人的秒表都是一样的,所以佳颖提前开枪射击本就是个意外。”

  上官沁条理清晰,斟酌着字句说道,训练中受伤是常事,但是她不希望自己的队友莫名其妙的受伤,连一个应有的交代都没有。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想故意害无殊?”相对于情绪激动的罗莎古青凤和沈佳颖,靳还珠倒是很冷静,听完上官沁的分析,靳还珠若有所思的问道。

  上官沁不置可否,只是淡淡道:“真相是什么样子要查了才知道。”

  来特工营,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安排的,他们小组的每一个人都是跟日本人有着血海深仇的人,可是其他小组就不一样了,多得是官员富家子弟,冲着升官发财来的,谁都不能保证这些人中有没有鬼怪,毕竟这种边荒马乱的时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也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邹娜听到上官沁的话倒是眼神微闪,随即严肃的道:“这件事教官组会严格审查的,你们不要乱嚼舌根。”

  说着大步出了医务室。

  “无殊醒了。”晚上,因为无殊受伤暂停训练的几个人都守在病房里,罗莎一看到无殊眼睛微动便激动地吼道。

  “无殊,对不起,你还好吧?”沈佳颖一直守在无殊的床边,才眯了一下就听到罗莎的尖叫,连忙睁眼扑过去愧疚的问道。

  无殊虚弱的睁眼,看着哭红了眼眶的沈佳颖调侃道:“我本来没事,可现在我怕要疼死了,姐姐眼泪是咸的。”

  “噗嗤。”古青凤笑出来,靳还珠也笑道:“还能开玩笑,看来死不了。”

  “挨佳颖一枪就死了,你就算下地狱我也会鄙视你的。”上官沁一如既往地高冷,却别扭的看着无殊受伤的肩膀,满眼的担心。

  “好了,你们都不要围在这里了,我没事,要不你们带我回宿舍吧?”大概是为了方便管理也是培养小组默契,每一个小组都被安排在同一个宿舍里,虽然人有点多,但是好在空间够大,环境也还不错。

  :酷d匠=r网正;f版7,首8◎发}

  “不行,你上午才手术完,要再这里休养一下。”沈佳颖立即出声阻止。

  连一向组线条的古青凤也道:“就是就是,上午才手术,现在就回去,就算那两个魔鬼教官也不会这么残忍的。”魔鬼教官是训练营的队员们给蓝迷迭和邹娜取得外号。

  “我有事要做。”无殊看着队友们紧张兮兮的样子忍不住哭笑不得,心里却是暖暖的,自从家里出事以后,好像很久没有这种温暖的感觉了。

  “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非得现在做呀,你还是好好躺着吧。”沈佳颖因为自己打上了无殊愧疚的不得了,现在看到无殊刚醒来就乱跑要不是顾忌无殊的伤势,都要将无殊强制性的摁在病床上了。

  上官沁却在这时候出声道:“算了,反正宿舍离医务室也不远,想回去就回去吧,在宿舍修养也是一样的。”

  上官沁并不知道无殊要做什么事情,但是直觉告诉她无殊这时候赶着回宿舍一定是有她的理由的,所以也就出声帮着无殊,毕竟这么多人中虽然都是队友,但是无殊是她最看的顺眼的一个。

  “上官,你怎么也跟着胡闹?”罗莎也不赞同的说道,她并没有注意到无殊的异常,但是对她来说受了伤就得修养这本来就是应该的。

  “好了上官说的也没错,回去就回去吧,我们这么多人陪着还出事咱也别训练了,直接跳楼自杀算了。”靳还珠大概是从上官沁的态度上看出了点什么,提高了声音说道。

  “好吧。”沈佳颖拗不过这几个人,自发的起身作势要扶着无殊。

  无殊也知道她的心思,知道自己要是不让她做点什么的话她会一直愧疚下去,也就不推辞让她扶着。

  “你好好休息啊,教官说了训练可以拉下,但是考核不会手下留情,你要是急着训练反而误了考核,可就得不偿失了。”几个人将无殊送回宿舍,怕打扰到无殊休息,也没敢多留,沈佳颖不放心的叮嘱了两句也就走了。

  上官沁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折回来了,看着睡不着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天花板的无殊好整以暇的道:“说说吧,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都已经猜到了吗?”无殊翻个白眼不想搭理她。

  上官沁直起懒洋洋的靠在门框上的身子道:“真的是她?”语气有点气愤,却并不意外。

  “我想不通是为什么?”无殊看着上官沁道,她受伤的时候所有人都围过来了,远远近近凑热闹的,幸灾乐祸的都有,可是唯独一个人好半天才过来,那是三组的陈雪。

  当时她就在二楼,虽然离她们射击训练场有点远,但是却恰恰在沈佳颖的右后方,做手脚的话并不是没可能,而后面她的反应也很自然的出卖了她,当然,上官沁是怀疑,无殊却是看见她向沈佳颖的方向扔了什么东西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徐静宁说:

  这段时间更新都是雷打不动的两千字,宁子认真吧,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