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靖云像是没看到无殊和穆元凯伤心悲痛的表情,冷冰冰的道:“这对他来说是解脱。”日本人的疫苗虽然不知道具体有什么效果,但绝对不会好受,穆敬轩也是明白这一点才会有那样的要求。

  “爷爷,家里有矿产生意吧,火药库在哪里?”无殊突然问道,日本人伤她家人杀她父亲,这口气不出,她心里不痛快。

  穆元凯一时没反应过来,霍靖云却像是明白了无殊要做什么,直接道:“工用炸药达不到你想要的效果。”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算了?”无殊铁青着一张脸,几乎要随一口银牙,她的家人的苦,其实白受的。

  “藤田的宅邸住院地下有十多个特制的手雷,明天早上天亮的时候应该炸了。”霍靖云冷冷的的说了句。

  无殊愣住,藤田的宅邸,想了下突然惊呼:“特高课?”惊讶询问的语气,求证的眼神看向霍靖云。

  霍靖云一脸云淡风轻的点头,无殊和穆元凯却是惊得说不出话来,藤田的宅邸,别人不知道,他们这些天天防着被日本人算计的人会不知道么。

  藤田浩野以私人宅邸为名,将特高课设在之前一个资本家的宅邸,现在,这个人说藤田的宅邸下面有十多颗手雷,不就相当于说明天天亮的时候整个特高课就会被炸上天了么?

  “你原本也是打算拿到东西后明天早上离开?”无殊问道,除了这个答案她想不到别的。

  霍靖云虽然是个军人,但也不至于热血到专门往藤田浩野的府邸埋暗雷的地步,所以,只可能是他原有的计划,而自己遇上他很有可能才是个意外。

  “没错”霍靖云点头。

  这是个不眠之夜,在安睡的人们不知道的地方,有人辗转难眠,譬如偷鸡不成蚀把米的藤田父子,譬如失去父亲的无殊和失去儿子的穆元凯。

  “让开让开······”气势凶凶的变异骑摩托车呼啸而过,后面日本宪兵进步相随,一大早,把整个城市弄得乌烟瘴气,鸡飞狗跳的。

  赶早集的人们虽然害怕,却还是忍不住人天性的好奇暗暗讨论:“这是出什么事了,怎么日本人都出来了?”

  “你不知道啊,今天早上日本头头的家被炸了,那场面,半边天都被映红了···”一个人一脸的你怎么还不知道的神情得意地说道。

  另一个人很配的惊讶道:“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居然有人敢炸日本人的家,不过炸得好,这帮狗日的就该消消他们的气焰,敢在我们中国人的地盘儿上这么嚣张,要是洛军长在就好了,他小鬼子保准两个屁度都不敢放!”

  “是啊是啊”旁边的人附和,可见洛海宁在哈尔滨百姓心中是怎样的存在。

  近郊外的树林里,无殊和穆元凯忍痛将穆敬轩活化,因为霍靖云说日本人研究出来的病毒,就算人死了还可以靠尸体传播,无殊跪在穆敬轩墓前,恭敬地磕了三个头道:“爸爸,你放心,你的心愿,我来完成,爷爷和妹妹我会照顾好的。”

  “丫头,你······?”穆元凯迟疑地看着无殊,不知道该说什么,无殊站起来看着穆元凯,眼神从未有过的认真:“爷爷,请别阻止我,这是两个父亲共同的心愿,如果不这样做,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

  穆元凯知道,无殊也知道,穆敬轩年轻时最大的心愿就是参军报国,只是,他是穆家唯一的血脉,肩负着穆家的荣辱,所以,他放弃自己的心愿,守着穆家,但现在,他不在了,无殊想替他完成他的心愿。

  洛海宁就更不必说,戎马一生,离开时还穿着最爱的军装,无殊怎么能忘记这些安逸的生活。

  “哎,你已经长大了,想做什么,就自己决定吧,爷爷支持你。”穆元凯看着似乎一夜之间长大的孙女,千言万语之化作了一声叹息,造化弄人啊!

  “我要跟你走。”无殊走到霍靖云面前,坚定的说到。

  他知道霍靖云的身份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但是没关系,她不在意,她现在只想让自己变强,这样,就没有人可以伤害她在乎的人了。

  “不行。”霍靖云想也没想的拒绝。

  谁都知道,这个时候的无殊绝对是一门心思的想报仇,军营不是绿林好汉的土匪窝,特工营也不收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的人,即使这个女人有点身手。

  或许她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特工,但绝不是现在。

  无殊咬牙:“为什么,因为我是女人?”照这个人昨天说的,她应该是军人,现在的军队并没有不招收女人的规矩。

  Aa最{新'章+y节G上酷k匠网

  “现在跟我去,你能做什么?”霍靖云冷冰冰的问到,无殊却哑然,是啊,自己现在能做什么,昨天能从顾家逃出来已是侥幸,如果没有这个男人帮自己,别说救人了,自己还能不能活着都难说。

  “我明白了。”无殊黯然,虽然明白他的意思,但还是失望,不过,很快她振作起来,两家人的仇放着呢,她没时间自怨自艾。

  众人正打算离开,校长的声音在树林里响起:“穆无殊,你果然在这里,还是藤田大佐聪明,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离开这里!”

  “陈兆丰!”无殊咬牙切齿,要不是这个小人搞鬼,日本人怎么会这么快找上穆家,她现在活剥了他的心都有了。

  “难为穆大小姐还记得我,不过,现在你说什么都晚了,昨天之前你或许还有个讨饶的机会,今天,你就陪这些人下地狱吧,这样,黄泉路上,我爹一个人也不至于孤单了!”

  陈兆丰就像疯了,无殊正要拔枪,陈兆丰从树林里面走了出来,无殊眼睛愤恨的盯着前来的人:“陈兆丰,有种冲我来,跟顾家人没关系,你放了他们!”

  这个卑鄙小人竟然抓了顾家人当筹码。

  “穆无殊,你不是很能跑么?继续跑啊,我倒要看看你跑了,这些人跑不跑的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