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殊气愤的说道,她只是想平平淡淡的过日子,洛家当初出事,他的父亲最后一句叮咛就是不要报仇,让她好好活下去,长大以后有过报仇的想法,也被穆元凯压下去了,可是这些人为什么就这么开眼呢?

  自然这样,那就大家一起痛苦吧,至少,她的家人受的苦她要全部换给藤田浩野,冷冷的眼神扫站在旁边一脸仇恨的瞪着自己的陈兆丰一眼:“蠢货,连自己的杀复仇认都搞不清楚,还妄想报仇!”

  陈天龙确实是死在自己枪下,却是被藤田浩野拉去做了肉盾,无殊这样说也不算是推卸特任。

  藤田浩野黑着一张脸不耐烦的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只是想藤田公子陪我走一程而已。”无殊冷冷的说道,下一刻,冷冷的声音瞬间变得凌厉:“不想让他死,立即把外面的便衣集中到院子里来,我给你五分钟时间,五分钟以后,如果还看不到你的那些手下,那我们就一起上天吧,有这么多人作伴,我也算是赚了。”

  藤田浩野知道,无殊其实就是想救顾家人和穆敬轩,但是他现在实在摸不准无殊到底要怎么做,尤其是无殊居然敢一个人闯进来他是怎么也没想到的,所以,下意识的就觉得外面一定有人在帮无殊。

  唯一的儿子就在她手里,再怎么不愿意也得照做:“让外面的人全部撤回来。”

  藤田浩野话一落,身后的便衣立即跑了出去。

  不到五分钟,整个院子里沾满了藤田浩野带来的便衣,顾家人都被集中在一个角落里,时不时地传来女人的哭声。

  “很好,多谢藤田大佐了!”无殊冷冷一笑,左手不知道拿了什么东西出来,整个院子一下子被浓烟笼罩,呛得人真不开眼睛,不过一会儿,重物倒地的声音此起彼伏。

  那些日本便衣一慌就本能的用日语咒骂起来,院子里乱哄哄的,却没有一个人向无殊发起进攻,一是看不见,而是想站起来也没力气。

  “卑鄙,穆无殊你胜之不武!”陈兆丰有气无力的骂道,从刚才无殊说那句话他就一直沉默,这会儿不知道是被逼急了还是怎么的,张嘴就骂,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比起你和你那个汉奸爹还差一点。”穆无殊看也不看他说道,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放在藤田浩野身上道:“藤田大佐,你的人够多,可惜,好像不怎么聪明,怎么就忘了穆家的老本行呢?”说完,径自去看穆敬轩。

  “爸,醒醒。”刚才一直没机会来仔细查看,现在靠的近了穆无殊才发现穆敬轩几乎全身都被血染了,这也难怪,在穆家的时候,穆敬轩为了不让藤田浩野伤害穆元凯,一直说难听的话激怒藤田浩野和陈天龙,陈天龙的鞭子全打在了他身上。

  无殊小心的替穆元凯松绑,扶他靠着柱子坐下,见他一时半会儿醒不来,想想还是先安排顾家人离开。

  给顾家的人服下解药,无殊把情况说了一下,顾天雪的父亲和哥哥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上量了一下,决定遣散家谱,举家搬到上海去。

  “舅舅,外公,是穆家连累了顾家,我会带着爷爷和爸爸妈妈去南京,如果你们来了南京,一定要来找我,让我替妈妈尽尽孝心。”顾家人一直对无殊不错,对无殊和小研宁那个亲外孙女儿几乎没有区别,无殊也难得的除了在穆家之外的人面前露出了小女儿姿态。

  酷\匠yl网}首4v发,S

  顾老故作生气状道:“你这丫头说的什么话,顾家和穆家本来就是一体的,再说,今天要不是你,我顾家就落在藤田那龟孙子手里了,那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到时候,我真要去了南京,你就是赶我,我也要在你那里赖上两天。”

  顾天阳也笑着摸摸无殊的脑袋小道:“咱们的无殊跟你爸爸一样,是个大英雄。”

  无殊知道他说的是自己单枪匹马冲进藤田浩野的包围圈的事,不好意思的道:“其实,今天还多亏了我一个朋友帮忙,不然我怕是只能跟藤田浩野同归于尽了。”

  这是事实,说起来,无殊对霍靖云还真是满心的感激,没想到自己一时兴起之举,居然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有没有危险。

  不过,不管怎样,现在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而且以她的性子,大概不愿意面对这么多人,所以她笑笑道:“外公,我朋友还有事,就不来见你们了,你和舅舅赶紧安排大家离开吧,省的夜长梦多。”

  “好,那你注意安全。”知道穆无殊要带着穆敬轩去找她的朋友,顾老没有多说什么,只安排了顾家的一个打手帮穆无殊背着穆敬轩。

  无殊出门走了不到两分钟,就在一个路口遇到了霍靖云,知道他没走,无殊并不意外,只道:“我们去找爷爷,明天一大早出城。”

  霍靖云刚才既然没有离开,这会儿自然就不会离开了,点点头表示答应。

  穆元凯之前去了穆家一个公开的药铺,料到会有人受伤,无殊让李叔送穆元凯去药铺也算是为了避免抓药的时候被日本人发现了。

  “爷爷,秦叔回来了么?”将穆敬轩交给大夫,无殊这才问道,秦晓跟穆敬轩一起去的,现在却不见踪影,只怕是凶多吉少,不过,无殊还是抱着希望问穆元凯,万一秦叔找不到自己,回来跟爷爷报信儿了呢。

  正说呢,一整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无殊警惕的举起了枪:“谁啊!”

  “小姐,我,秦晓。”门外的声音有些虚弱,却让无殊一阵欣喜,连忙打开门:“秦叔,呀,你受伤了,快,进来。”

  又是一阵手忙脚乱,大夫还在处理穆敬轩的伤,一时腾不出手来,无殊咬咬牙:“我来。”她在大学里学的就是医学,却从来没有单独做过手术。

  “你会?”一直不出声的霍靖云开口,毕竟是枪伤,一般医院里的大夫都不敢做这种手术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