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自己离开吧,今晚有可能会丢了命,我们没有经历保护你。”无殊撂下一句话自己已经下了车,汽车后备箱是穆元凯为秦晓和几个保护无殊的护卫准备的枪支弹药,还有一把无殊的生父生前最爱的阻击枪。

  无殊正要拿起那把枪,一只大手比她更快的拿起那把阻击枪:“目前这把枪在我手里才能发挥让最大的价值。”清冷的声音带着倨傲,无殊诧异的看向他:“你知道我们今晚有可能九死一生。”

  像是在询问,又是在提醒。

  “我知道。”三个字吐出口,人已经退出一米开外,显然不欲多说的样子。

  无殊也不再多说对李叔道:“李叔,宁宁就拜托你了,这里有十万块钱,你带着无殊先在城南别院躲几天,宁宁要听李叔的话知道么,如果三天之内我还没来找你,就请你带着宁宁去南京找我父亲的部下,拿着这个,她们对照你说的做。”将穆元凯给的虎头扳指递给李叔,无殊拿起武器从容不迫的走向穆家大院的后门。

  “大小姐放心,只要我活着,小小姐就不会有差错。”耳朵里听到李叔诚挚的保证,无殊小脸儿上露出从听到消息后的第一个微笑。

  小研宁稚嫩的小脸上挂着担心,却一言不发,她知道姐姐要做很危险的事情,但是她也知道自己安全对姐姐来说是最好的安慰,小手握的紧紧的,如果她大一点,强一点就不会只能靠别人来保护自己,还让姐姐担心了。

  如她所料,藤田浩野一入夜就动手了,整个穆家大宅被肃杀的气息笼罩着,无殊带着秦晓拿着枪从后门摸进去,依着对穆家的了解一路摸到前厅。

  穆元凯和穆敬轩被绑在大厅的柱子上,因为角度问题看不见顾天雪,无殊呼吸一滞,穆元凯和穆敬轩身上的鞭痕和血迹让她几乎忍不住冲出去,秦晓死死地按着暴怒的无殊,眼里满是心疼,这个孩子,活的太苦。

  轰的一声响,院子里熊熊烈火燃起,很快就传来嘈杂的声音,叫骂声,叫人救火的声音,还有受伤的人的惨叫声。

  无殊冷静下来,她知道是霍靖云行动了,趁乱从侧门进入大厅,借着屏风的掩护观察大厅里的兵力部署状况。

  门口两侧各守着一个便衣,配备手枪,穆元凯和穆敬轩身边各有一个便衣,几乎抬手间就可以近距离射杀他们,大厅中央陈天龙和藤田浩野坐在沙发上,沙发后面还有十个便衣,配备步枪。无殊蹙眉,这样的部署,就算她能救下爷爷和爸爸,也脱不了身,她来可不是想同归于尽的。

  “大佐,刚才是有人在外面投掷了燃烧弹。”刚才发生爆炸式出去看形势的便衣向藤田浩野报告。

  “穆老板,看来你的孙女还是个有情有义的女孩子啊,这样的女孩在下真的不忍心回了啊,你真的不考虑下我的意见?”藤田浩野是一个情报工作人员,他很会把我人的弱点。

  穆元凯却是也被刺激到了:“小人,我穆家就算灭门也不会落在你们日本人手里,在中国,你们永远是侵略者,我相信无殊能够理解我。”

  穆元凯气愤的说到,心里却在担心无殊到底怎么样了,刚才院子里的爆炸是不是无殊做的,那个孩子,如果知道了的话,真的有可能会回来的。

  穆敬轩被绑在穆元凯对面的柱子上,看到悄悄摸过来的无殊惊得瞪大了眼睛,好在还算比较镇定没有叫出来,在无殊的示意下若无其事的转过头继续佯装愤怒的瞪着藤田浩野和陈天龙。

  “穆老板还真是高风亮节,就是不知道你儿子的骨头硬呢,还是你的嘴硬呢?”陈天龙在藤田浩野耳边嘀咕了几句,不怀好意的看着穆敬轩说道,威胁旳意味不言而喻。

  穆元凯悲愤地看了儿子一眼大气凌然道:“我穆家没有一个是孬种,我相信我儿以我穆家为荣!”穆元凯浑浊的双眼饱含悲愤的泪水却丝毫没有犹豫。

  说着一副从容就义的样子,陈天龙本来就没想让穆家人活着,这会儿也是被穆元凯激怒了,拔枪就要剂上穆元凯的脑袋。

  “啪”一声响,陈天龙拿枪的手一僵,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就那么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藤田浩野身后的一个便衣上前一步,翻过陈天龙的身体,只见后脑勺上一个血洞还在冒血。

  “一枪毙命,大佐,有狙击手!”那个便衣慌忙拿起枪走到藤田浩野身边报告到。

  藤田浩野几乎在听到报告的第一时间闪身到了靠墙的射击死角,然后才挥着指挥刀厉声道:“渡边,带人出去看一下,外面到底怎么回事?!”

  凌厉的声音已经很明显的显示出他的怒气,只是一个资本家而已,以为轻轻松松就能搞定,只带了一个小队的人来,最重要的是竟然不知道对方有狙击手,让自己陷入困境,对于一个老牌情报工作人员来说是严重的失误,对于一个军人来说也是莫大的耻辱。

  )酷Qi匠*n网首F发◎

  无殊趁乱摸上前躲在粗壮的柱子后面安抚的拍拍他的肩膀,给穆元凯松绑,然后从侧门出去绕到穆敬轩背后解开束缚。

  在穆敬轩耳边耳语几句,从腰间拿出催泪弹滚到藤田浩野那边动作迅捷的带着穆元凯出侧门,穆敬轩虽不是军人,但是年轻时也做过一些驰骋沙场的英雄梦,加上家里有条件,身手虽不说多好,至少也算敏捷,在催泪弹的掩护下要离开不是什么问题。

  “八嘎,这是怎么回事,人呢?!”催泪弹效果一过,藤田浩野间人不见了,气急转身就朝身边的人一耳光。

  “大佐,有人劫走了穆元凯和穆敬轩!”被扇耳光的便衣顾不得脸上的疼痛立即回到。

  藤田浩野发泄过后也冷静下来了,沉着声音吩咐道:“马上封锁城门,贴出通告全城通缉。”

  原本依着穆家在哈尔滨的影响力是打算私下解决的,但是事情闹到这个地步,穆家人绝对不会吃这个闷亏,倒不如先下手为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徐静宁说:

  昨晚有点事情没来得及更新,今天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