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对无殊的话他自然是坚信不疑的,无殊在哈尔滨上大学,这几年东北有不少日本军人安排了人在各个学校里,甚至有的学校直接开了日语专业,无殊自己也学了一点。

  酷匠网唯“一◇H正^v版,,其他都R是t`盗版W

  秦晓淡漠的脸上出现仇恨,他当初是洛军长的副官,一应事情再清楚不过,对日本人,是打从心底里仇恨,厌恶。

  “秦叔,我要救他。”不知道秦晓的心思,无殊只是坚定地说道,虽然不知道这些日本人为什么会追杀这个人,她只知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秦晓当即同意,除开对无殊的百依百顺不说,就凭他军人的血性也断不会容忍日本人在自己面前全身而退。

  “老爷给你的枪和镖囊带了么?”秦晓从腰间拔出枪迅速的上膛,然后问道。

  无殊不说话,直接拔出枪上膛,顺便拍了拍自己的腰间表示镖囊在身上。

  “好,对方五个人,看样子应该是特高课的便衣,你就在这里,情况不对就回到车上,小心点。”秦晓说着几个翻身跃到了离无殊三四米远的一个草丛里,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霍靖云被这个小姑娘跳跃的思维搞得有点想笑:“没什么不能说的,我从特高课拿了点东西,对藤田浩野来说很重要的东西。”

  “藤田浩野,那老鬼子又出设么幺蛾子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这穷乡僻壤的,要是你愿意,跟我们一起走吧,过几天我们要去南京,还会回城一趟,到时候你就可以进城去你要去的地方了。”

  一听到藤田浩野的名字,无殊下意识的撇嘴,小嘴儿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

  秦叔去处理尸体了,才过来就听到无殊说着话,防备的看着男人道:“无殊,我们还要耽搁好几天,人家若是有事岂不是耽搁了。”

  这荒郊野外,虽然因着无殊的请求和对日本人的厌恶憎恨救了这个男人,但要一起走还是不放心的。

  “我叫霍靖云,军统南京站行动处长,今日多谢二位相助,到南京以后有事可以到军统办事处找我。”对于秦晓的担心,霍靖云表示理解,战争年代,不多张几个心眼,什么时候脑袋掉了自己都不知道。

  无殊没有秦晓想得那么多,对她来说打日本人的就是好人,轻轻脆脆的道:“我叫穆无殊,你身手不错,有机会再见,讨教讨教。”

  霍靖云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刚刚就觉得诧异,现在看来,这个看起来娇娇的小姑娘内里是个好战分子,这么一想就不觉得奇怪了。

  不过:“穆无殊,城里的穆元凯是你的什么人?”这一代比较知名的穆家并不多,他也是看着对方的汽车才说的,毕竟,这个年代用得起汽车的人还真不多,真个哈尔滨市里,有这样的轿车的人两只手都数的过来。

  “那是我爷爷,你认识他?!”救了一个人,还有可能是爷爷的旧识,无殊很意外。

  “不认识,但是穆家的名气在哈尔滨还是挺大的,不过,有一个坏消息,你可能暂时不能离开了。”霍靖云说道,语气很是严肃沉重。

  无殊心里咯噔一下,一股不祥的预感慢慢升起:“什么消息?”语气有点急,这种预感从昨天穆元凯突然安排她离开的时候就有,却没有像现在这么清晰惊人。

  “昨天晚上我在藤田的办公室里听到今晚要对穆家下手,灭门。”淡淡的两个字从他微薄的唇中吐出,就好像在说今天气不错似的,无殊却只觉得天都要塌了。

  眼神复杂的看了霍靖云一眼,转身道:“秦叔,回去!”

  秦晓默不作声,去叫李叔让人把车开过来,她知道,无殊虽然年轻,但是她决定了的事情,没有人可以改变。

  “看在你的消息的份上,如果愿意跟我们一起回去吧。”说完无殊径自上车,她知道对于霍靖云来说,穆家比路人还陌生,他没有义务就穆家人,但是在全家人的安慰面前,请原谅她没有那么理智。

  霍靖云面色不改上了车,多年的特工生涯让他习惯了面无表情,即使有什么想法也绝对不会摆在脸上。

  无殊时不时的看怀表,已经是四点多,希望还来得及,灭门,她绝对不愿意在经历一次。

  十几年前那鲜血遍地的场景又一次浮现,无殊痛苦的抱住头,强迫自己不再去想。

  一进城直接驱车回家,在离穆家不远处的一个路口一直沉默不语的霍靖云突然开口:“你们是打算就这样冲进去?”暮色降临,冬季的哈尔滨异常的寒冷,才七点不到,整个城市就已经笼罩在夜色中,无殊觉得霍靖云的声音跟这东北的夜晚一样冷。

  “你自己离开吧,今晚有可能会丢了命,我们没有经历保护你。”无殊撂下一句话自己已经下了车,汽车后备箱是穆元凯为秦晓和几个保护无殊的护卫准备的枪支弹药,还有一把无殊的生父生前最爱的阻击枪。

  无殊正要拿起那把枪,一只大手比她更快的拿起那把阻击枪:“目前这把枪在我手里才能发挥让最大的价值。”清冷的声音带着倨傲,无殊诧异的看向他:“你知道我们今晚有可能九死一生。”

  像是在询问,又是在提醒。

  “我知道。”三个字吐出口,人已经退出一米开外,显然不欲多说的样子。

  无殊也不再多说对李叔道:“李叔,宁宁就拜托你了,这里有十万块钱,你带着无殊先在城南别院躲几天,宁宁要听李叔的话知道么,如果三天之内我还没来找你,就请你带着宁宁去南京找我父亲的部下,拿着这个,她们对照你说的做。”将穆元凯给的虎头扳指递给李叔,无殊拿起武器从容不迫的走向穆家大院的后门。

  “大小姐放心,只要我活着,小小姐就不会有差错。”耳朵里听到李叔诚挚的保证,无殊小脸儿上露出从听到消息后的第一个微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